Yuring's Web Page

Home

board

Author

class

link

life & love

 

最近更新日期:2020年01月05日

116.哥哥跟弟弟的數位文化素養(2018.08.18)

115.悼念高雅俐(2017.03.25)

114.繪圖板啟用元年(2012.08.20)

113. 太空戰士、對於「不專心」的內疚、妹妹背著洋娃娃(2012.08.19)

112.「妳還要不要嫁人啊?」(2011.11.19)

111.世界對稱日(2011.11.02)

110.安慰付出關心的人(2011.03.16)

109.Rilakkuma-Rirakkuma(2010.10.21)

108.伯樂逝矣!(2010.04.19)

107.根特大學的書塔(2010.01.28-2)

106.普朗坦與莫瑞圖斯印刷博物館(2010.01.28-1)

105.魯本斯之家(2010.01.27)

104.有關係就沒關係(2010.01.20)

103.悸動(2010.01.17)

102.Amsterdam下機第一天(2010.01.16)

101.請抽號碼牌掛號(2009.06.21)

100.人跟人相處的賞味期(2009.04.30)

099.研究室的P III 800(2009.04.11)

098.信福大哥走了(2009.03.24)

097.傳教士與非洲人(2009.03.08)

096.好溫暖的簡訊(2009.02.09)

095.遇到倫敦十八年來最大雪(2009.02.02)

094.牛津、愛丁堡(2009.01.30)

093.英國民宿雜感(2009.01.19)

092.出了機艙門(2009.01.16)

091.雙B跟Toyota(2008.09.07)

090.非洲學長的影片(2008.09.02)

089.成績公佈(2008.08.29)

088.無米造就巧婦(2008.08.24)

087.意外(2008.07.14)

086.A'dam(2008.07.07)

085.淪陷與光復(2007.09.25)

084.請找吳寶玉(2007.08.29)

083.上班囉!(2007.08.10)

082.母語可以不必穿制服(2007.08.06-1)

081.加入IAH十週年的首度演出(2007.07.31)

080.太陽公公好辛苦(2007.07.29)

079.Jutta走了、【一日工程今結束】(2007.05.18)

078.日日春(2007.04.29)

077.阿姆斯特丹的DIY海鮮麵(2007.02.16)

076.阿姆斯特丹大雪(2007.02.08)

075.混淆也是一種美(2007.02.02-2)

074.意識混淆(2007.02.02-1)

073.Sigrid的小鍋子(2007.02.01-2)

072.十五週年紀念(2007.02.01-1)

071.向老闆要工作(2007.01.30)

070.什麼時候放寒假(2007.01.16)

定期德國豬腳會  餐會 最後更新日期:2006.01.25

069.變老和成長(2006.08.20)

068.不是芒果(2006.8.17)

067.初識蕭泰然老師(2006.08.08-3)

066.有心也要有"用"(2006.08.08-2)

065.晨間禮拜(2006.08.08-1)

064.原則與彈性(2006.08.05)

063.開啟Floppy Disk中的AmiPro檔﹙2006.07.30﹚

062.初吻(2006.06.13-2)

061.大人不在家(2006.06.13)

060.上美的話 Sióng súi ē ōe(2006.06.11)

059.嗷嗷待哺(2006.06.08)

058.打黑工的日子(2006.06.06)

057.牛奶與牛、樹與森林、成就與包袱(2006.05.20)

056.陪阿舅到舅公家拜年(2006.02.02-2)

055.Wikipedia維基百科!危機百科?(2006.02.02)

054.退休年限消失的年代(2006.01.26)

053.東京五天(2006.01.22)

052.Yahoo被Google了嗎?(2005.05.14)

051.上墳(2005.04.06)

050.教宗過世的安寧心境(2005.04.03)

049.Einen guten Rutsch ins Neue Jahr!(2004.12.31)

048.平安夜SkypeOut(2004.12.25)

047.聖誕夜的平安vs.莫札特的安魂曲(2004.12.24)

046.書目分類(2004.11.24)

045.奶嘴情結(2004.11.23)

044.與煩惱和平共處(2004.11.21)

043.現代人的3Q(2004.10.14)

042.Google 新聞臺灣版(2004.09.10)

041.誠品與城邦(2004.09.09)

040.跳躍式的創新(2004.09.05)

039.壹咖啡與Bossa Nova的下午(2004.09.01)

038.臺語 & 臺文(二)﹙2004.08.30﹚

037.回不了家(2004.08.29)

036.大長今(2004.08.27)

035.澎湖(2004.08.22)

034.內衣外穿(2004.08.15)

033.回雙連(二)﹙2004.08.08﹚

032.回雙連﹙2004.08.01﹚

031.臺語 & 臺文(一)(2004.07.21)

030.懷念(2004.04.05)

029.敬弔許惠珠老師(2004.03.15)

028.記憶中最美的蘇格蘭(2004.02.01)

027.價值觀的轉變(2003.12.27)

026.聖誕「感恩」!(2003.12.25)

025.世代野火(2003.11.15)

024.優惠與腐敗(2003.06.16)

023.懷念我們的阿嬤(2003.04.19)

022.一千兩百度高溫(2003.04.18)

021.阿嬤走了(2003.04.07)

020.改朝換代(2003.02.21)

019.賣頭髮抵房貸(2003.02.17)

018.旅行資料(2003.01.25)

017.Chi-bi Maruko(2003.01.22)

016.Lisi(2002.12.14)

015.老劇院的夏天(2002.09.01)

014.湯 & 山頂(2002.07.07)

013.請求原諒(2002.06.19)

012.數位廣播DAB(2002.06.15)

011.轉檔(2002.04.20)

010.快到了(2002.04.06)

009.Yuring & Birgit(2002.03.30)

008.聖誕「快樂」?﹙2001.12.23﹚

007.歷史的呈現方式﹙2001.09.11﹚

006.電腦課﹙2001.09.07﹚

005.Windows XP & Office XP﹙2001.09.02﹚

004.Play Keyboard﹙2001.08.29﹚

003.校園民歌﹙2001.08.21﹚

002.木瓜事件﹙2001.08.17﹚

001.歷史音樂學的末日?﹙2001.08.12﹚

 

 

 

 

 

116.  2018.08.18     哥哥跟弟弟的數位文化素養

上午,八歲的哥哥要寫小二暑假的「三國志」作業。他不需要像小丸子跟小玉一樣去圖書館查書,也不必看大背包阿姨買的成套歷史DVD,他只要拿起媽媽的手機, 打開Google,嘴巴靠近手機,說了一句「三國志人物介紹」,出現了一堆資訊,哥哥開始抄寫,沒多久,作業就完成了。
 

下午,五歲上幼兒園中班的弟弟想學摺「紙陀螺」,也是拿起媽媽的手機,打開YouTube,靠近手機說了一句「紙陀螺」, 就出現一堆影片,弟弟點開一個影片,學媽媽邊按暫停邊學摺紙,沒多久,紙陀螺就摺好了。

John Hartley在2009年體察到的
《全民書寫運動》 ,已然是哥哥跟弟弟的生活日常。在兩兄弟的數位讀寫日常中,人們以五百年的印刷讀寫能力,才培養出「批判性解讀多媒體識讀」的文化,對哥哥跟弟弟數位文化素養的教育而言,儼然緩不濟急。(待續)

 

 

Top   115  回玉玲網首頁

 

 

 

 

 

 

 

 

115.  2017.03.25     悼 雅俐

五週內第三帖 Musikwissenschaftlerinnen 的訃聞。

在霧峰聽妳細數為父親留下的一張張家譜獎狀花費心思製作的檔案,
捨不得妳受到的壓力(榨 !?),趕去新竹看妳,
這支
最後的編織的結局,多麼希望妳來得及擁有!

從今天起,
家譜、獎狀、檔案,
塵歸塵,土歸土。

此刻妳 平靜躺臥父旁,
留下我 收拾心慟的殤。

 

Top   114  回玉玲網首頁

 

 

 

 

 

 

 

 

 

 

 

 

 

 

114.  2012.08.20     繪圖板啟用元年

  整理好書房,準備開始工作。但是急著開工就馬上遭到報應。昨天試著用筆電上的觸控板更新了大半年沒寫的網頁,今天早上手腕竟然痛到哀哀叫,好不容易兩個禮拜已經有起色的復健,前功盡棄。用指尖頂觸控板,用的力道依舊跟握滑鼠使用的肌腱部位相近,只好使出最後最奢侈的一步棋:繪圖板。做了功課,相中了可以筆跟觸控併用的Bamboo Pen and Touch。從來沒用過繪圖板,記得20年前在維也納看詩恩用過,那時以為只有他們學工程的才會需要。前兩年出書時,在出版社也看美編在用,我以為是精密製圖才會使用。昨天打電話去問詩恩,他提醒我至少買A5尺寸,早上請教出版社的美慧,她跟我介紹的廠牌,與詩恩的建議不約而同。在兩位多年使用者的加持之下,我下午就到巷口的TK敗回來練。James說:「沒圖沒真相」!

 

  

  正面:整片大約A4紙大小
 

  

  背面:還蠻亮的蘋果綠,最右邊打開,可放無限套件
 

  

  簡易規格:實際感應區約A5大小

 

練了一個晚上,完全不需要滑鼠幫忙,可以從頭到尾只用筆,偶爾左手幫忙拉捲軸,雖然右手握筆浮在半空畫繪圖板, 因為還不習慣,力道不均,不過有使用智慧型手機滑動概念的幫忙,練起來應該沒問題。如果有個速成班就好了,可以提示一些「眉角」,省下自己猜測那95頁手冊上虛無飄渺的形容詞。1992年在維也納買了第一臺筆電,當時詩恩就幫剛開始擁有個人電腦的我跟玲夌,開了速成班。這次的大整理,還好好的保留了他幫我們上課的筆記!

 

雖然晚了十幾二十年,畢竟 It's never too late:今天開始我戒掉滑鼠的「繪圖板啟用元年」了!
 

Top   113  回玉玲網首頁

 

 

 

 

 

113.  2012.08.19     太空戰士、對於「不專心」的內疚、妹妹背著洋娃娃

(1)太空戰士
  最近因為肌腱炎,醫生讓我成了「太空戰士」,不過療不佳。現在每天 還得去復健科報到,做雷射跟超音波熱療,勉強有起色, 但是距離痊癒路,還頗有一段,除非我戒掉使用滑鼠。

  原來:我已經開始去復健科了,過去一直以為那是退休後才會去的地方!

  

 

  2005年不只體重從68公斤降回55公斤,家裡也從一個人用三臺電腦,清到只留一臺NB。趁復健期間,既然不能開電腦,就做了一次痛快的清理,把已經四年半沒時間整理的書房清了一下。繼2005年人身空間大瘦身以來,下手最重的一次,甚連20多年來跟著我飄洋過海、東奔西跑都沒有丟的衣服鞋子也沒放過,清掉了76公升垃圾袋五大袋!好笑的是,為了清它們,還拜讀了那本《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結論當然是:「統統丟掉」。

 

  

  整理前:地板跟桌面都淪陷了

 

  

  整理後:都忘了,原來我書房是有窗子的喔?!

 

 

(2)對於「不專心」的內疚

  回臺灣後最緬懷的過去是,從前很容易可以專心讀完一本又一本的書。老是自問有多久沒好好坐下來讀完一本書了?別說一本書,連文章都要分期付款的看,美其名是每天閱讀各大報, 現在根本成了請APP代讀的標題主義者。我上次讀完、而且「精讀」一整本書,是去年六月Umberto ECO的《別想擺脫書》,只有他的書,還仍然保有不顧一切廢寢忘食的衝勁。只不過,用功的讀、也貼了那麼多記號,想要再回頭再看這些摘記,根本就難!

  

 

  這幾天,也一口氣讀了 博客來書店這個月(八月)剛上架的《數位併發症》。整理一下這幾年已落伍的「E世代」、「N世代」這些名詞,跟現在新流行的「S世代」、「D世代」對照一下。還記得那一堆的「xxx世代」吧?

D世代 = Digital 數位世代
E世代 = Electronic 電子世代
M世代 = Multitasking 多工世代
N世代 = Net 網路世代
S世代 = Screen 螢幕世代
X世代 = Excluding 被排擠的世代
Y世代 = after X Gen. 20世紀的最後一個世代(1980年代至世紀交替出生者)
Z世代 = after Y Gen. 1990年代之後出生者

 

  為了不能握滑鼠,就改用手機工作。去年十月淘汰智障手機,開始死馬瘋之後,生活上最大的轉變是:徹陸族(數位移民),轉變成水路兩棲族(從數位移民轉型的類數位原住民)!Bauerlein說,數位原住民,這些生下來就在數位生活下長大的特性是:快速、多重、隨機、及時、 只愛有趣不喜歡嚴肅;而看著數位從無到有發展的數位移民們,有著恰巧相反的性格:慢條斯理、按步就班、鄭重其事。而我就是那個卡在中間、正試著不用「數位移民教學法」去迫害這些「可憐」數位原住民們的夾心餅乾。事實上,真正「可憐」的人,又好像是正設法讓自己成為兩棲類的我吧!雖然社會價值觀教導我們做事對人要「專心一致」,爸媽從小就不准我們「一心二用」,不過,社會價值觀不斷在隨時代調整,以前叫我們要「打倒共匪」,現在不就又推給「那時代」了嗎?爸媽後來也直接對我們說,他們因為「跟不上時代」,所以才把我們送去上學。

 

  最近一些促銷數位電視機的廣告,有的就像推銷歐洲旅行團17天遊17國包山包海一樣,同一個螢幕,既可上網又可看電視。偏偏我就是不要上網跟看電視得「切換」二選一的螢幕;我要的是同時邊上網邊看電視,不須切換螢幕的,這才是我的需求!還有,不要給我分割視窗!

 

  曾幾何時,我已經不再「專心」了:邊看電視、邊上網改作業、手機LINE同時回好幾條訊息、 而廚房鍋子上也正在煮麵,這些事都同一時間一起做,誰說會做不好?還會很有效率的全部一起完成呢!大飯店的大廚們不都是同時好幾個爐子一起燒菜的?只是,過去自己對於這個「不專心」一直很內疚,內疚於從小被教導的社會價值觀,覺得「不專心」 = 「不好」!現在,這種「不必要」的內疚,也總算可以大方的「統統丟掉」了。這十幾年來,不一直都是同時進行好幾篇論文的?!

 

 

(3)妹妹背著洋娃娃

為什麼電話是用「打」、用「撥」的?不都是用「按」的嗎?
還有,為什麼哥哥爸爸去打仗就很偉大?很多人不都設法要「免除兵役」嗎?
為什麼妹妹要「背」著洋娃娃?洋娃娃不是都放在推車用「推」的嗎?  (當然,洋娃娃還會叫媽媽的這種靈異故事,就不用我多說了!)

 

  新店客運上常有很多可愛的年長客人,車門開了,一個歐巴桑「爬」上來(年紀大了,那高高的車門檻,真的是用爬的),問說:運將先生,車票什時要「拆」(tiah,臺語「撕」的意思)?如果是我,會問司機先生,何時「剪」票?不過二十歲以下的人,可能會很疑惑,車票不是 用「刷」的,就是用「Bee」的,應該叫做「刷票」或「Bee票」吧?
撕票、剪票、刷票、Bee票:好有歷史畫面啊!

 

Top   回    112   113   114   回玉玲網首頁

 

 

 

 

 

112.  2011.11.19     「妳還要不要嫁人啊?」

1998年元月8日在維也納博士口試通過當天,我打電話到Boston跟賴永祥長老報喜,電話那頭長老娘劈頭第一句話就說:
 「妳還要不要嫁人啊?」。 這幾年常回憶起那時長老娘問話。
 

第一次見到長老娘,也是我第一次去拜訪賴長老時。1996年元月12日為博士論文尋題,到Boston拜訪賴長老。當天發生的,在《聖詩歌》前言裡,已經詳述。因我無知引發了尷尬場面後,居中緩和的,就是敬愛的長老娘。

  

  1996年元月12日於Boston午餐後,左起:奕秀、長老娘、賴長老、我

 

1998年1月22日第二次再訪Boston,與賴長老討論中文版論文修改事宜,在賴長老家住了三天(1/22-1/24),當晚長老娘親自煮波士頓大龍蝦。還有一幕畢生難忘的場景,時常浮在眼前:一個快80歲的老太太,在Arlington半山腰上倒車... ...。
 

第三次打擾是2003年8月1日去加拿大 Halifax 開 IAH 年會前,取道去拜訪兩天(8/1-8/3)。這次去拜訪時,我在筆記裡寫道:「賴長老夫婦的閱讀能力都很強,尤其看著80多歲的老夫婦,有著60多歲的矯健,雙方隨時以流利國、臺、英、日語溝通交流。長老娘拉著我的手,在訴說週遭逆境時,賴長老流露出的包容眼神,讓人感動。衷心感謝上帝帶給他們的福份。

最近這幾年,我開始每日兩餐的進食習慣,時常想到去Boston拜訪賴長老夫婦的情景。終於體會到,我後兩次拜訪時,為了照顧當時還是一日三餐習慣的我,對於80多歲的長老娘而言,真是件很打擾的事。由於長老娘的疼愛,讓我在上賴長老的課時,免於舟車勞頓,衷心感謝!

再一次見到長老娘是2006年5月28日,她隨賴長老返臺。盧牧師作東,一桌宴請時的再相見。

前兩週(11月5日)收到賴長老寄來的信,是10月29日在復健醫院裡,為長老娘88歲慶生的一系列照片。我正納悶,今年八月才看到盧牧師去探望長老娘夫婦的週報,當時一切安康,怎麼現在會在「復健醫院」呢?隔天11月6日馬上收到賴長老的信:陪伴賴長老65載的長老娘已經走了!

今天是長老娘告別禮拜的日子。感謝上帝,賜給她在世如此豐富的生命,以及令人懷念的足跡!
 

Top   111  回玉玲網首頁

 

 

 

111.  2011.11.02    世界對稱日

今天是獨一無二、千年一次的「世界對稱日」:20111102-聽了廣播才知道的,再怎樣忙,也要留點紀念吧!
最近這一年實在太忙了,沒有閒情逸致寫心情,偷到一點時間,也寧可放空,養精蓄銳。
尤其被突如其來的暑修學生,跟不小心答應寫的三篇論文,11月了,到現在還沒時間「放暑假」!
好家在,再怎麼忙,也有機會跟老朋友們聚聚,例如,到新竹參加研討會後,跟30年不見的苡君碰面... ...。
還有,六月底七月初整修了臥室壁癌,打掉幾十年的老衛浴,換新後,整個啵亮的感覺,還真想把書桌搬到浴室去喔!

 

Top   回    110   111   112   回玉玲網首頁

 

 

 

110.  2011.03.16    安慰付出關心的人

週二下午三點多,正要進教室上課,驚訝的從手機接到 Trixi 自維也納打來的電話,問我要不要到她那避一避,她那有 地方睡。福島的輻射飄到臺灣的謠言在歐洲蔓延,跟1993年中共對臺打飛彈時一樣,奧國的情勢總是比臺灣當地還吃緊,倒是臺灣本地的人老神在在:衷心感謝 Trixi 這通令人感動的關心電話。臺灣沒事,只是成天在各式媒體恐嚇下,不得安寧。震後 mail 給從福島嫁到茨城縣的 Minako,隨即得到平安的回報,她馬上問了 James 在東京現況。2005年去看她時,James 也在場,所以知道有這麼個表弟在東京。茨城縣又震起來 了,應該再問問 Minako,是否有我可以幫忙的?

就這麼巧,地震當天 James 人在臺北,兩個月前就買到便宜機票,計畫三月初利用學校放假時回臺北,三月中回東京兩天後,再飛舊金山十天,探望媽媽跟即將臨盆的妹妹。他在地震後兩天回到東京,待在東京的兩天,買水困難,腦筋動到自動販賣機上。昨天簡訊問人在舊金山的他,他還是說十天到了就回東京。也好,可以從美國帶些物資回東京。

媒體只報有事的地方,畢竟日本還有阪神跟其他地方沒事。這些天也收到朋友好心轉寄的一堆網路謠言,說一小時後輻射將飄到菲律賓,要大家準備逃等等。千萬別跟著人云亦云,從 Trixi 打電話來後,我的電腦上就掛了兩個網址,早上起床回 email 時,跟看天氣一樣,順手關心一下。我把這兩個 link 傳給 Trixi,也讓她安心不少 。畢竟,被關心的人,能安慰付出關心的人,就是有福的確據:

1. 原能會每五分鐘更新一次的「及時環境輻射偵測」:http://203.69.102.242/gammadetect.php
2. 中央氣象局每天更新的風向偵測圖:http://www.cwb.gov.tw/V6/forecast/fcst/I04_data.htm
 

Top   109  110 111  回玉玲網首頁

 

 

 

 

109.  2010.10.21    Rilakkuma-Rirakkuma

今年(2010)七月特地到日本靜岡,看了老朋友小丸子,也發現了小丸子跟小玉的合體。
   
順便認識了新朋友懶懶熊 Rirakkuma 跟它養的黃色小雞 Kiiroitori。
(Rirakkuma現在已註冊為Rilakkuma = 日語relax輕鬆+kuma熊,Seven叫它「拉拉熊」)。
帶回一隻懶懶熊大布偶(中)、一個懶懶熊眼鏡座(左)、
一隻懶懶熊手機吊飾(前,因為太大太招搖,決定放家裡「供」起來),跟一個黃色小雞 手機座(右)。


Seven最近出了六款Rilakkuma,我只「相」中其中三種。
這個禮拜請研究室小朋友喝咖啡,集了九點去換購(懶得喝24杯)。
 
加上日本帶回的,變成一家族(只收集喜歡的)。好滿足!
 
Seven供應了六種,如果是自己生的六個小孩,長得不討自己喜歡,還是得看。
收集品的好處是:
可以只挑自己愛看的

Top   108  109  110  回玉玲網首頁

 

 

 

108.  2010.04.19    伯樂逝矣!

伯樂逝矣!

去年夏天拜訪 Dr. Angerer,竟是最後一面。
上帝今晨把他接走了。

1998.3.16 博士授階當天
合影於Dr. Angerer 辦公室

最後一面:2009.7.24
合影於 Dr. Angerer 夫婦家客廳的書牆前

Top   107  108 109 回玉玲網首頁

 

 

107   2010.01.28-2    根特大學的書塔

這次換旅館,早餐雖然很一般,但可以很營養、很飽,好好的吃過早餐,一整天都不再餓。

0. 餐前依序:一杯果汁、一顆不削皮的蘋果,最後再一碗乳酪拌穀物、堅果、乾果等豐富加料的Muesli

1. 製作前的完整素材 2. 加上咖啡喔! 3. 製作後的成品,可以開始吃了


Koffie Verkeerd(顛倒咖啡):從2005甲亢痊癒後,幾乎已經把咖啡「戒」掉了。但是這次在阿姆斯特丹發現一種喝了不會心悸的咖啡,就是這種「顛倒咖啡」(咖啡跟牛奶的比例顛倒,九成牛奶,一成咖啡)。一般旅館牛奶是冷的,加入咖啡會降低咖啡溫度,這個旅館用咖啡機沖的Koffie Verkeerd 牛奶是熱的,整杯仍是熱騰騰的。

1. 空杯 2. 約80%熱牛奶
   
3. 約10%奶泡後開始加入10%咖啡 4. 加入咖啡後

一般特藏遞索書單後,至少都要等一兩小時,才能看到書。Trixi 教我一大早出門,圖書館開門就到,節省等書浪費的時間。但旅館的早餐都七點開始,好好用過早餐,可省去找午餐吃的麻煩,也省時間。這十天下來,每天的食慾就只兩餐:八、九點早餐,下午三、四點再一頓晚餐就夠了。再者九點後出門,車票有折扣。所以還是都等吃完早餐才走。

比利時根特大學圖書館還有個先進的地方令人讚許:我在上午訂好掃描,付了錢後,下午回到旅館,就收到附了密碼的email,叫我去它的FTP下載掃描檔 ,連CD-Rom都免了。根特大學有座特別的書塔(Boekentoren,Gent),收藏三百萬本書,24層樓,64公尺高,從外觀 可清楚的看入整棟塔內的一層層書樓,非常壯觀。我去看的書就放在這座塔中。

同樣是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皇家圖書館,大機器就比較無法變通,一定要層層上報,再用傳統紙本寄Invoice到臺灣,等我從銀行匯款後,簽字寄回,才幫我製作掃描檔,再寄CD-Rom來臺灣給我,整個過程最快一個月。從圖書館網站就可嗅到那份傲氣:只有荷文跟法文網頁。好像在說:甚麼,不懂法文不懂荷文,來這做甚麼?當場三個館員,一個用法文發指令、一個翻成荷文,再一個幫我翻成英文,而且跟我的英文一樣,貳貳六六。還好,過程總算順利!這時我的德語也派不上用場了,事實上,怕碰到對德語不友善的比利時人,基本上在比利時我也很少用德語啦。

感覺上,荷蘭航海國的背景,對外人的接納度與世界觀就寬多了。在荷蘭,訪客可用英文、法語、德語,再來才用荷語溝通,每個人都至少有兩個以上的選擇;依附在荷蘭跟法國之間的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因為多法裔,法語強勢,其他鄉鎮大多是以荷語為母語的市井小民,跟荷蘭相對較之下,比利時還沒有荷蘭全民國際化的本錢。有點像在臺灣,除了中文、臺語,其他就是鴨子聽雷,試試看外國人去鄉下的Seven講一下英文,店員會先嚇一跳,然後開始,除了幾個單字,簡單問答,加上Body language,還談不上「交談」。


這是荷文維基的圖檔:
http://nl.wikipedia.org/wiki/Bestand:Gent_Boekentoren3.JPG

Top   106  107  108 回玉玲網首頁

 

 

 

106   2010.01.28-1 普朗坦與莫瑞圖斯印刷博物館

十七世紀大航海時期,在尼德蘭被稱「金色年代(Gouden Eeuw),精神物質發展都到達巔峰。去Antwerp,一來為了魯本斯,再來是這個城市出版事業的全盛期,剛好與我看的這些書時間重疊。1996年7月27日曾在Antwerp 參觀過一個印刷博物館,當時正在展出「安特衛普 16-18世紀複音聲樂暨器樂曲音樂印刷品特展」,印象深刻,很想再去看一次。阿姆斯特丹搭火車,每小時兩班車,兩小時車程就到Antwerp,車票價差卻從39-120不等,如果買九點後的Superdayreturn 當天往返,來回票36歐元(如果是開往巴黎的特快車,中間不停直達Antwerp,一小時可到,票價120多歐元,價差很大)。我到車站的時間,還能趕上8點54分的車,再補4.5歐元即可在九點前出發。為了多爭取一小時的停留,花錢買時間了。這個冬天,這裡冷到毛襪穿了,腳還冰冷。大雪衣穿了,還覺冷風穿透。紅葉這件毛褲不錯 (Made in Taiwan的喔),很有質感,但還是冷。零下六度上街裝備:蓋住耳朵的雙層毛線帽,當圍巾口罩用的毛線頸圈,毛衣,毛褲,護腿襪,毛襪,雪鞋。下過雪一定要到郊外走走,才不枉走一遭。冬天早上8.30天亮, 傍晚5.30天黑。前天剛下過雪,之後都在零下,到處一片白。

到Antwerp後,本想買票搭車,不過車站的Information櫃台說,全比利時各縣市的巴士地鐵票都通用,所以上週在根特買的一張十次巴士票,只用兩次,還可繼續用,太美妙了。荷蘭也是,全荷蘭的Strippen Kaart各縣市都通用,除了不能搭火車,其餘都可。不過阿姆斯特丹從2008年開始推Chip Kaart(晶片卡),很多車站用Strippen Kaart已經無法進出了。我這次買的是市中心的月票,到郊區的地鐵站,根本無法進出自動閘門,還曾經按鈴求救哩!之後只好特別為那一小時單獨買張晶片卡。

Museum Plantin-Moretus(普朗坦與莫瑞圖斯印刷博物館)
因為先看了魯本斯之家,午餐後兩點到達印刷博物館,它開到16:45。本來以為1996年來過了,或許半小時就可看完,甚至還猶豫要不要再進去一次。好在進去了,而且36間展館,我只看到第25間,就16:45了。精彩的令人意外!我看到了Boethius 那本
De consolatione philosophiae (哲學的慰藉)的九世紀抄本,是我這次一路上看到最早的古籍。

這個印刷博物館在2005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是十六世紀以來唯一完整被保存的印刷出版機構。我1996來時規模還很小, 難怪印象中半小時可看完。1997年開始翻新,準備慶祝2002年的博物館建館125週年。整個展場擴大許多,我這次看了兩個多小時還看不完。而且這次目的性較強,每一間、每一件都仔細聽(附耳機導覽)、仔細看,還做筆記,真應該再早點進來。這是Plantin家族一家六代、整個家族從1576到1876年,活躍了三百多年的住家、辦公室、出版社、印刷廠(16臺印刷機、員工80人)、書店、大小圖書館、手稿室、檔案室合在一起的龐大建築。Christoffel Plantin(1520-1589)過世後,由女婿Moretus接管,一直傳到十九世紀,才將整個企業捐給安特衛普市,做為市產,希望能永久保存這個家族的龐大資產。在許多家族企業「富不過三代」下,Plantin家族之所以可以長存三百年,可能是Plantin女婿臨終遺囑的交代湊效:家族企業應由最有經營頭腦的子女接管,不一定是長子,也未必非兒子不可。

令人驚訝的是看到許多當時的重要印刷,例如世界最早的多語新約聖經(Biblia Polyglotta,包括拉丁文、希臘文、希伯萊文、敘利亞文、亞美尼亞文等五種語文集於一冊,1568-1573年完成)、1599年的天主教紅黑雙色印刷「日用聖歌集」(Graduale Romanum)、新教的「大衛詩篇集」等(它這裡是1574版,我這次在阿姆斯特丹大學特藏室仔細看了最早的1540年版)。當時天主教與新教勢不兩立,Plantin辛苦的遊走兩方,很不容易,1583年還曾因此躲到Leiden 去開了北尼德蘭第一家出版社與印刷廠,後來Leiden 的分店也是由女婿繼續接管。

我待最久的是第3間「手稿室」,裡面除了上述Boethius 九世紀抄本外,還有1403年的彩繪聖經抄本(Bijbel van Koning Wenceslas van Bohemen,聯想到Umberto Eco的「玫瑰的名子」裡,鎮日在修道院圖書室裡抄繪手稿的修士們)。此外第14間「古騰堡室」看到了1461年歐洲第二早的36行「古騰堡聖經」巨冊,全世界只剩下14本,這本是目前全歐洲保存最好的。牆上還有一頁更早1452-1458年間完成的42行「古騰堡聖經」,這是歐洲印刷術開始的歷史真跡(還記得孟德爾頌為慶祝古騰堡發明印刷術400週年而創作的那首歌吧?後來被英國15歲的「猴死囝仔」Cummings先生拿去編成「聖誕歌曲」唱,5- 1- 1-- 7 1- 3- 3- 2... ...)。這兩間就待了快半小時。

有生之年希望能再來一趟,並且真的使用圖書館中的藏書!

Top   105  106  107   回玉玲網首頁

 

 

 

 

 

105   2010.01.27 魯本斯之家

Sigrid 週四下班後從Salzburg出發,三小時後從慕尼黑轉車,隔天早上九點才到Amsterdam,待了一天一夜,又搭週六晚上八點的夜車回去,因為週一要上班,來回24小時在火車上,就為了看我這從亞洲來的遠客,怎不令人感動!一下火車,她就先陪我去阿姆斯特丹大學特藏室「上班」,我還有東西沒看完(腦中浮現2007年Sigrid的小鍋子的景象)。我們約好下次2017年在丹麥見面,IAH於2017年會在丹麥開會,現在就得開始存錢了。

儘管荷蘭人以林布蘭為傲(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1606-1669),來了這麼多次,直到上週末,為了謝謝Sigrid 從薩爾茲堡辛苦搭13小時夜車來看我,才陪她好好去看看林布蘭之家、梵谷博物館,但我心裡排第一位的畫家還是魯本斯。第一次注意到魯本斯是我還49公斤的時候。那時因為一天吃六餐飯都胖不起來(這次Sigrid 還特別提到這件事),所以看到畫家畫的人,個個都「肉肉的」,很羨慕,特別記住他的名子:Peter Paul Rubens(1577-1640)。1989年在德國慕尼黑Alte Pinakothek 博物館看到一系列24幅「麥第奇女王的一生」,對魯本斯就一直念念不忘。1992去義大利佛羅倫斯時,曾關心過麥第奇王宮(Palazzo Medici Riccardi)。這個出過女王、教皇的麥第奇家族,影響歐洲數百年,透過魯本斯的筆,畫了下來!

長久以來的期望,就是這次下筆,能讓作品可讀性高些。會移開注意力,觀察一下尼德蘭十六、十七世紀的文物,還是跟尤紐士有關。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是 歐洲當時最大的印刷之都,法蘭德斯首府(Vlaanderen),1477年併入哈布斯堡家族前,屬於布拉邦德(Brabant,想到華格納「羅安格林」中, 那個楚楚可憐的艾爾莎吧),十六世紀時是歐洲最富有的城市。除了親自翻看典籍外(這部分就等書裡再仔細寫吧),在Antwerp 兩個跟十六、十七世紀關係密切,讓我不想錯過的點:1)魯本斯之家、2)普朗坦與莫瑞圖斯印刷博物館。

Rubenshuis(魯本斯之家)

1. 跟在林布蘭之家一樣,整個尼德蘭世代,從貴族到庶民宅第,都會介紹它們的「床」:特別短。幾個理由:1)當時的人沒有現在高大,2)跟當時的觀念有關:坐著睡可以幫助消化。3)另外還有個迷信:躺平睡覺,很像死人(在林布蘭之家的耳機 導覽說的)。因此十六、十七世紀尼德蘭的床都比較短。

2. 另一個覺得幸運的事:除了魯本斯之家的固定展覽外,剛好2009年11月28日到2010年二月底,在安特衛普的魯本斯之家有個特展「十七世紀安特衛普的藝術典藏室」(荷文原文:Kamers vol  kunst,3/25-6/27將在海牙續展)。十六、十七世紀文藝復興末期、巴羅克初期王室的Kunstkammer(藝術典藏室,或稱Wunderkammer)是現在圖書館、博物館的前身。在公共圖書館、博物館尚未興起之前,這些王公貴族的收藏,就是藝術史最有趣的追溯途徑,就連林布蘭破產前,也 擁有一堆珍奇古籍的收藏,雖然破產後被拍賣分散各地,如今林布蘭之家已經把九成又收購回來。

3. 二十年前在維也納副修藝術史時,記得有一門課,老師帶全班到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裡,就坐在那幅1651年法蘭德斯畫家David Teniers II畫的Erzherzog Leopold Wilhelm in seiner Galerie in Brüssel(威廉大公在他布魯塞爾的畫室)前,一幅幅的帶我們認識畫裡的畫,這次維也納這幅畫也被借到安特衛普展出,倍感親切。從那時起,對這種一幅畫裡有數十幅畫的主題就很感興趣。這些畫裡,可能同時包括四、五十幅名畫或雕塑,除了可以考驗自己對畫作及雕塑的認知,也許跟我學企管、學音樂學的背景有關,這兩個學門的共同點是「觸角廣泛」,我喜歡「廣」著看畫,雖然未必深入,但寬廣。

4. 記得在巴黎看過一個小展覽,確實時間地點忘了,只記得主題是一幅幅的十九世紀中後期「百人圖」般的繪畫,畫中音樂家、藝術家及文學家,如Bach、Beethoven到Chopin等人打破時空的齊聚一堂,還包括哥德、喬治桑等都被畫在同一張畫中,這種「百人圖」旁都有張說明,以數字標示畫裡每個人頭的名子,一目了然。其實舒伯特好友Moritz von Schwind也有一張類似名作「Die Symphonie」(1852),不過不太一樣, 規模小多了,那是一張連環圖,但是最下面那張合唱練唱圖,不就包括作曲家、詩人、演奏者、合唱團員等都入畫了。

5. 這次魯本斯之家展出的22幅畫裡,有從各地集中過來的相同主題「Kunstkammer」,尤其是Willem van Haecht在1628-1630年間畫的幾幅,讓我印象最深刻。一方面作畫時間敏感,尤紐士1628年來臺灣;再方面,畫中的圖不只是表面上的數十張圖,它還影射著當時的思維與象徵!一幅來自蘇格蘭比特島(Isle of Bute)私人收藏的「Art Cabinet with Anthony van Dyck's 'Mystic Marriage of St Catherine'」,是Wilem van Haecht在1630左右畫的,畫中對於文明西方與野蠻東方觀念的對比影射,非常明顯。尤紐士當時是否就為「拯救野蠻東方」而來?雖然尤紐士出身自北方尼德蘭的宗教環境,跟南方的法蘭德斯藝術家們的觀點,未必能夠混為一談。

Top   104  105  106  回玉玲網首頁

 

 

 

 

 

104   2010.01.20 有關係就沒關係

Haarlem,荷蘭(1/18,週一)
去Haarlem 前,已經連絡了半年,一直沒有回音。它有兩個館藏地,一個是北荷蘭檔案中心,一個是古書特藏中心。按照網路描述內容,我要看的書,應該是放在古書特藏中心。一早搭火車到這個小鎮,換巴士到古書特藏中心,它本應位於Haarlem 市中心的市立圖書館總館內。真是一個很小的小鎮,小鎮的人看到我這拿著地圖的外地客,還會主動友善的幫我指一下方向(在Amsterdam那個大城,誰管你啊!)

進入總館向櫃檯詢問,才知道古書部門已在去年八月搬去與北荷蘭檔案中心合併了,大概因為搬遷忙碌,難怪聯絡了半年,沒人理我。因為我要看的三本書,索書號很明確(此刻真的感謝Meertens研究中心資料庫的指引),館員說,原本今天特藏中心沒開的(對喔,今天禮拜一!Amsterdam市立檔案館也是:週末沒開,週一例行休館,一個禮拜只開四天),不過看我大老遠來,她幫我打電話問一下。啊!如果不是下錯賭注跑錯地方,一開始就去北荷蘭檔案中心,恐怕就只能吃閉門羹了,真是因禍得福。打電話的同時,順便提醒她三本書的索書號。放下電話,她說,我得走約20分鐘的路,到北荷蘭檔案中心,會有館員在那等我。

原來北荷蘭檔案中心就在火車站附近。因為先去市中心的總館,才有機會繞一下這個小鎮,一路沿著結冰的運河,回到火車站附近。一進門,門房通知館員下來接我進去。還真是層層關卡。這是一棟14世紀蠻大的古老教堂建築,特藏中心在近屋頂的隔間中。荷蘭有些「廢棄教堂」(進教堂的人越來越少,養不起修繕費了),現在重新整修當做博物館、圖書館等。館員說,原來總館的環境太潮濕,不適合藏書,搬來這裡藏書環境比較好(可以想像一下交談時的有趣畫面:我用德文問,她用英文答)。小圖書館很親切,我一個人手握那三本都四、五百歲的書,仔細翻閱、紀錄、拍照,她就坐我後面(監督)。

Utrecht,荷蘭(1/19,週二)
一早搭七點多的車到 Utrecht 大學,九點圖書館一開門,我也到門口了。拿著事先聯絡的 email,特藏室的館員說,這封信很重要(子曰:有關係就沒關係!)。不過,雖然跟我聯絡的人允諾,我到之前書會先調出來,我人到了不必等。可是館員說,那個允諾我的人最近自己在搬家,可能因此忘了幫我把書調出來。我還是得等,看一下錶九點半,正常情況下,丟單後要下午一點才看得到書。可是因為我有信,所以她幫我去書庫問問可否提早特別先送過來,我可以不必等到一點。果真「有關係就沒關係!」十點40分,書就來了。中午看完書,下午我還可以回Amsterdam 市立檔案館看下一批資料。

Brussel皇家圖書館,比利時(1/20,週三)
事先跟Brussel 的聯絡也不是很順利。網頁上只有荷文跟法文。Trixi 說,比利時人對外國人的態度有兩種,一種是只聽法語答法語,一種是不管聽到英語還是德語,都回答妳荷語。好在皇家圖書館就在中央車站旁,地圖上位置很清楚。不過下了火車,還是找標示找了一下子,它寫的是皇家圖書館旁的地標Mont des Arts(藝術之丘),還好前晚在背地圖時有瞄到。冒出地面後,很快就找到了。不過我從Amsterdam搭了近三小時火車來Brussel 已經快一點,古書部門12點到2點有午休,我得等兩點開門才能丟單,然後等下一批送書時間才能領到書看。好在只有一本書,三個館員服務(監督)我一個。這是一本1591年的書,它跟另外六本小冊子合訂在一起,原本資料上寫的信經是四部和聲複音音樂,可是仔細比對,發現它的Superius並不是給信經唱的,信經還是Monody... ...這個發現,讓昂貴的車票值回票價了。

Gent,比利時
離開Brussel,晚上住Gent,希望隔天能有比較充裕的時間看書。到旅館時,卻收到Utrecht 的email,說我昨天訂的CD-Rom已經拍好,如果可以去拿,當場可用信用卡付款。昨天離開Utrecht 時,館員原本叫我回臺灣等信,然後用銀行匯款,不能用信用卡。我想CD-Rom影印費16歐元,還要加上銀行手續費,就不只這些了。所以離開Utrecht 時,心情有點沮喪,為何不讓我當場處理完再走?今天信裡回覆的人說,昨天跟我說明的人弄錯了,不過如果我可以親自去領,可以當場付費。本來明天想在Gent 檔案室看完資料,悠哉悠哉慢慢回Amsterdam,現在得五點起床,明天一早可以在圖書館開門時到達,盡快在Gent 看完書,五點下班前,經過Utrecht 拿CD-Rom,再回Amsterdam。因為從Amsterdam到Gent的來回火車票約臺幣三千二已付,順道中途在Utrecht下車,可以省掉再一次從Amsterdam南下Utrecht的時間跟車錢(來回臺幣約五百多元)。

啊,睡吧!明天還要早起。

Top   103   104   105   回玉玲網首頁

 

 

 

 

 

103   2010.01.17 悸動

下機時到處是冰,連運河都結冰了。週末檔案館都沒開,昨天在旅館整理了前一天的斬獲。帶了三包維力炸醬麵,傍晚吃掉第一包。今天覺得應該出去溜溜自己,決定到市區的Albert Heijn 買海鮮沙拉(Zeevruchten)回來套老招:做海鮮麵。路過運河時,看到冰都溶化光了,室外溫度差不多三、四度,已沒那麼冷冽。

明天要去Amsterdam西北小城Haarlem 的市立圖書館看三本1565年的詩歌本。它是這趟行程中最不確定的,不只事先無從聯絡,網路上沒有目錄可查,只知道它在十多年前有這些資料。前天去大學圖書館特藏室,所有十多年前的索書號,現在全都改了。很好奇,明天去Haarlem 看到的東西會是怎樣的光景?這三本書裡有【十誡】、【信經】、【主禱文】跟【晚間詩歌】,如果都看到了,就可以省掉很多去海牙的時間。要去的是個陌生城市,不過荷蘭有個好用又準確的交通網站:9292ov.nl,號稱鍵入起迄點,可以把幾點幾分在哪裡轉搭甚麼車,清楚的一一列出來。這裡車子準時,所以很管用。從旅館門口搭電車到火車站轉火車,到Haarlem 後,再轉一趟巴士,共約一小時車程。不過Haarlem 市立圖書館要11點才開門,太早去也沒用。我想早上先去大學圖書館特藏室看1562年那本馬厚的詩篇集,有閱覽證就可以網路預約,昨天預約了。特藏室十點開門,我九點半出門,十點準時到,如果書已經來了,約停留一小時。中午出發到Haarlem,如果書都還在,借調順利的話,下午看三本書 時間但願足夠。

前天在特藏室摸到那本傳說中最早的1540年詩篇集,才曉得它原是雙色印刷的:譜例紅色,歌詞黑字。親眼看到手上的珍本,那份踏實與悸動,感覺一切都值得!

Top   102  103  104   回玉玲網首頁

 

 

 

 

 

102  2010.01.16 Amsterdam下機第一天

昏昏沉沉的16小時飛行裡,約熟睡了4小時。下機前複習了一下上次2008年的路線,到阿姆斯特丹機場,很順利的買了火車票到市區,轉電車到旅館。在機場的火車票購票機前排隊時,前面的人用信用卡操作機器,大多失敗,驚訝的看著我用銅板買票,還大叫: 「哇喔,她用銅板買票耶」,害我小得意了一下。用2.6歐從市區南緣的Amsterdam RAI進市區,只花10分鐘就到市區電車站,再花15分鐘轉一次電車就到旅館門口。如果花20分鐘到北邊的中央車站,還得再花半小時車程才繞到南邊的旅館。 不過這次換旅館了,從RAI得換兩趟電車,若到中央車站,有25號電車直達門口,還可順道先買月票再上車。因手上還有幾格上次剩下的電車票,決定先到旅館放行李再說。

這次住的地方門口就有25號電車,一路有每天得去的大學圖書館、市立圖書館,跟水壩廣場旁平時常去吃自助餐的De Bijenkorf,很方便。對面也有家Albert Heijn 超市跟好多家麵包店,生活機能不錯。

上次來是忘了帶無線滑鼠的AA電池,電池沒賣一顆的,只能買一整組。這次更扯!到旅館才發現,雖然記得帶電池,但是無線滑鼠的USB接頭根本忘在臺北書桌上,帶了滑鼠竟不能用。雖然NB有觸控板,不過不順手,怕誤刪資料,還是乖乖花10歐買個滑鼠比較妥當。住處附近就有個3C賣場 ,真是「好巧」!

到旅館Check-in放行李後,先去買滑鼠,然後到中央車站的交通服務中心(GVB)買月票,雖然只有兩週,帶護照跟一張照片,買一張月票比買兩次週票便宜。上次來沒多帶照片,飲恨,這次出門前記得帶了照片。去年二月去的蘇格蘭愛丁堡比較先進,當場用Webcam拍,輸入電腦後,直接列印到車票上。

買完車票已過中午,到Spui 附近V&D 旁的La Place吃自助餐,大學圖書館的特藏室就在它對面。不過閱覽證過期了,要先去後面的總圖重新繳錢辦證。出門前已經連絡了圖書館,幫我先把要看的書調出來,我可省掉等書的時間。第一天的工作很順利,抄錄、拍照、訂CD-Rom都在掌握中,這次很有系統的先做好功課才出門,大致先有概念,哪本書要比對哪幾頁,14年下來,來了六趟阿姆斯特丹,這三小時是最充實的一次。美珠老師上個月在信裡說,看到了我的進步,此刻我也感受到自己的進步,花了14年牛步經營後的進步。踏出檔案館,昏暗的天色跟零度低溫,提醒我不能敗給時差!可是,回旅館梳洗後,熱茶一杯下肚:八點多 就睡了,還是比平時在臺北的習慣,早了一個多小時。

Top   101  102  103  回玉玲網首頁

 

 

 

101   2009.06.21 請抽號碼牌掛號

「請抽號碼牌掛號!」。依櫃臺小姐指示,抽了張號碼牌等掛號。前天下午,用了快三年的印表機(HP F380)突然很大聲的「喀」一聲,夾紙後,清除夾紙仍不能繼續運作,打電話去HP客服,叫我送檢。昨天星期六光華商場附近的聯強維修站有上班,中午12點開門,送去檢查,掛號檢查費600元。好像帶印表機去看病一樣,要掛號、等檢查。半小時後宣判:主機板故障,換主機板NT$2,850。如果升級換已停產的類似新機要價才NT$1,800。於是決定換機,不過要換可以雙面列印的未停產新機。頭痛的是,上星期才剛買一批新墨水匣的(通常一年訂一次)。

三年前開始用事務機時,是因為要換掃描器,當時掃瞄器都連同彩色噴墨印表機,含在事務機內,且比單純買掃描器的價錢便宜很多。後來發現印彩色樣張很方便,就這樣用上癮了。 幻想如果有自動雙面列印就更好了,可以省每頁換面的時間,也省紙。去年換NB時,發現掃描器沒有網卡,透過Hub接到NB會不穩,有時抓不到掃描器。心想下次換機就要換有網卡的掃描器。於是我的需求就逐一浮現:掃瞄、列印、雙面、網卡。昨天出門前有先做一下功課,有概念哪些機型是掃描器加雙面列印的,只是經驗值上,網路資料通常不等於現場看到的。

在聯強等檢修的過程,先去逛了一下光華商場跟附近店家,有找到一間HP專賣店,但是東西不多,說新機型HP Pro 8000(雙面、網路、列印,NT$5,400,付現九七折)星期二可以送貨。燦坤八德旗艦店的HP 6480(掃描、雙面、列印,墨水匣只有黑色、彩色兩顆,較單純)促銷價NT$4,990,但都是拆過的「展示機」。聽到促銷價,就想到以前后主任說過,到賣場買促銷品,大多買到「孤兒」--就是即將 (或已經)停產的東西。

檢修結果出來後,決定去古亭站看看。古亭站有很多3C賣場,回程捷運10分鐘車程,古亭站出口有間頂好Welcome,對拎著大包小包的通勤族來說,走最少路較便利 ,如果沒買到掃描器,還可去買菜。先去Best,Best前身是泰一電氣,它的服務很好,店員服務品質一致,通常是我的首選。Best店員對他的產品很熟,馬上告訴我,現場有貨的雙面列印HP機型只有四種,單純列印無掃描功能NT$2,550,其它有掃瞄、傳真、無線網卡等功能的機型,價格從四千九到一萬三不等。推薦我買的HP 6500W(W=網卡。掃描、傳真、雙面、列印、網卡,墨水匣分成黑色加四色分離共五顆,較複雜),定價NT$6,990,月底前上網登 錄還送一顆NT$770的黑色墨水匣。我跟他要DM,他還幫我寫上新品特價NT$6,400,而HP 6480要價NT$4,950。其實家裡的傳真機還很OK,無需傳真功能。這次想買HP事務機,燦坤是HP指定經銷商,選擇性較多,就移駕隔壁的燦坤和平旗艦店。先過來一位看起來吊兒郎當的店員,拿著PDA查價後告訴我HP 6480售價NT$5,400,我疑惑的問他,你們每家店的價格都不同嗎?他才告訴我有促銷價NT$4,900,剛才他沒按促銷鍵。機器特性一問三不知,都要再查DM才照著唸,還念錯。此刻很懷念剛才那位Best敬業的Sales,這也許是日商跟大陸台商公司的訓練差異吧,真是讓人搖頭!後來總算出現一位對產品較熟的店員說,HP Pro 8000沒有掃描功能,且還在海上飄,意思是HP根本還沒開始賣(剛才光華商場的那家HP專賣店是吹牛的喔,若真聽信,反正他錢收了,到時也只能被他一延再延而已),HP 6480店裡都沒有現貨,要調貨。他查一下,內湖店有13台,今天星期六,調貨要兩三天,再透過貨運寄出,到我手上要下週五。

跑了光華商場、古亭站附近賣場,較便宜無傳真功能的型號(HP 6480),都沒有未拆新機,最後決定到內湖燦坤旗艦店看看。我天真的想,直接去內湖看比較清楚,臺北內湖又不是杭州西湖。先去Welcome買菜,颱風要來了,冰箱是空的,這件事會比印表機重要一點。提菜回家,吃個晚餐,反正已經知道型號,應該很快,打算兩小時來回,看能否趕上七點15倒垃圾。從新店換三趟車到內湖,34度高溫下再走十多分鐘開發中的產業道路, 五點出門,到店門口已經是傍晚七點(搭高鐵都從臺北到臺南了吧),回家倒垃圾是別想了,星期一再倒吧。到現場發現,13台都是絕版展示機,根本沒有新機。只有HP 6500W有未拆新機,店家免費宅配,星期二送貨。折騰了一天,就下單吧,星期二再來處理也好(收到後,安裝測試都很費時,這兩天可以專心處理成績、寫稿)。這個HP 6500W下午兩點在古亭站Best就看到了,價錢也一樣。10kgs重,因為從內湖搭小黃到新店太傷了,於是決定請內湖宅配。回程車上一直想,「早知道」下午在古亭站就買,從古亭站搭小黃到新店還OK,當天就解決的事,我竟然買的是最高價的機型,且跑那麼遠,還要拖到星期二 ,真是累昏頭了。

這一天,下午兩點後有點像鬼打牆。不過晚上很好睡,沒吃藥竟一覺到天亮!

型號 Pro 8000 6480 6500W
功能 雙面、網路、列印 掃描、雙面、列印
墨水匣黑色、彩色兩顆
掃描、雙面、列印、網卡、傳真
墨水匣分成黑色加四色分離共五顆
HP專賣店(新光華042) 5,250

沒問

沒問

燦坤八德

沒問

4,990  6,990送黑色墨水匣(原價770元)
Best

沒問

4,950  6,400+小黃(古亭到新店,當天)
燦坤和平 5,400 4,900  6,400(免費宅配,一週後收到)
燦坤內湖 5,400 4,900  6,400(免費宅配,三天後收到)

備註

HP尚無現貨
最後才發現
它無掃瞄功能
根本不必考慮
無網卡,已停產
由6500機型取代
因為都是拆過的展示機
決定不考慮

 有新機
售價低於NT$6,900不送墨水匣

Top   100  101 102  回玉玲網首頁

 

 

 

100   2009.04.30 人跟人相處的賞味期

人對自己的生命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人跟人相處的賞味期呢?

現在士林夜市所在,二十年前是個廢土堆,下課後穿過廢土堆到朋友家躲家暴溫書的我,憶起當年接待我的摯友良人,感嘆的是當年從悲情中塑造出的火花不再。悲情不再,情境消失,情誼也隨風飄逝。

當年從維也納回來時,有前輩說,當我們下飛機的那一剎那,就已經得罪了很多人,誰叫我們帶方帽子回來?那時念舊的跟過去的朋友連絡,不過即使是才幾年前在維也納分別而已,因為工作環境變異,生活型態不同,相同話題的減少,要重拾當年的親密,已然不易。

一個輕食、一個吃素後,不再一起每個月吃豬腳的三人豬腳會,也就散會了。

景物依舊、人事全非,指的就是這個。離開那個情境後,想要延長人與人相處的保存期限,除非再努力設法回到那個情境,否則,只待昇華!就像阿嬤過世前那幾年,開始跟她的兄弟姊妹去韓國、去日本旅遊,一生數十年各奔東西的兄弟姊妹情,到了六、七十歲,不再需要為生活、為子女忙碌後,可以回到小時候兄弟姊妹在一起的時光,情境回復,賞味期也重現了。不過,還是有終賞的一天。阿嬤也離開六年了。

人跟人的相處也是有期限的,橫山家之味、老王同學會,不都是這樣嘛?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9   2009.04.11 研究室的P III 800

學校研究室的備用電腦無法開機,助理們工作時間打資料,有時兩臺電腦要一起跑;或者有助理在工作,我進研究室就沒機器可用。不修它,是很不方便。突然想到,家裡有一套半的衛浴,至少人客來時,不必排隊等廁所,習慣住兩個馬桶的房子,現在只剩一個馬桶可用。就是這種感覺啦!剛回國時住在沙崙海邊的大樓裡,我寫信回維也納描述住家環境,說到兩套衛浴,可愛的Barbara還問:不是只有一個PoPo嗎,為何要兩個馬桶?

這是一臺長壽機,2001年Acer的PIII800。因為計劃案已結案,不在學校五年汰舊換新的範圍內,真的壞了,這臺PC也只能報廢。目前沒有報廢,還是校產。隔天學校計中好心的來換掉硬碟,嘿!現在又是「活龍一尾」。不過可能學校淘汰的舊機器也沒有其他零件,之前的20G,現在被換成10G,比我32G的USB隨身碟還小!這下子真的要省點用了。本來想匝錢自己買顆硬碟換,可是現在的硬碟250G起跳,對一臺當打字機用的電腦來說,根本「太多」。計中小朋友來換時,還好心的切割成C槽4G、D槽6G。這下可慘,C槽的WinXP裝好就跑不動了,因為更新檔會一直加在C槽,防毒一裝,兩個都無法更新。廖威建議,既然資料都放在外接硬碟,不放在PC硬碟上,沒有後顧之憂(掛了重灌不影響資料儲存),10G硬碟就別分割了。

好像回到1992年我剛擁有第一臺電腦時的感覺,那時候因為維也納宿舍房間迷你,沒地方放PC,只好買一臺快要下檔的Laptop,還記得是德州儀器的Texas Instrument Travelmate(TI486SLC/25),硬碟80MB,還把其中一半的40MB虛擬成80MB,勉強有120MB可用,就這樣完成我的碩士跟博士論文的。它也是一臺長壽機,用到1998畢業回來才掛,現在還以我的第一臺電腦的資歷,被「珍藏」在櫃子裡。

昨晚下課後,在研究室幾個小時,邊備課邊灌。10G的硬碟,裝了WinXP Professional SP3(這臺PIII800也經歷了Win98、WinME,到現在的XP,不過Vista它是跑不動啦,以我改用Vista一年來的經驗而言,跑不動Vista一點也不可惜)。另外裝了AntiVirus 10、Office 2003 SP3(只裝Word, PowerPoint跟Excel)、PowerDVD7、 PhotoImpace 12(不裝Album跟其它有的沒的)。更新後還剩下4.5G。

等它十歲生日時,應該要來幫它辦個Party!


1992年的TI 486 SLC/25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8   2009.03.24 信福大哥走了

收到瑞蓮的簡訊,上帝把信福大哥接走了。

他的許多至理名言,至今都還迴盪腦際,包括那句「上臺是被人拱上去的,下臺要懂得自己走下來」。信了一輩子的上帝,當了近三十年的YMCA總幹事,64歲進研究所讀宗教學,就結合一生的信仰跟事業,寫成碩士論文畢業。上個月(2/18)去安寧病房看他時,他還對同學說:要不是來唸書,依自己一輩子豐富的人生歷練,以為說的做的都對、都有理。直到寫論文,在查清楚註腳出處時,才發現自己一輩子未經查證的說錯了多少話!

2004年(信福大哥碩士畢業前)賴永祥長老接受中研院的口述歷史訪談,我們這群《聖詩歌》出版的推手,一起到中研院去拜訪賴長老,留下了這張珍貴畫面。

賴長老:前右
翁修恭牧師:前左
信福大哥:後左
立娟姐:後中

 

一年前發現腹部腫瘤,上週六(3/21)過世。
4/10(五)二殯入殮,4/12(日)艋舺教會追思禮拜。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7    2009.03.08 傳教士與非洲人

這幾週忙著入學考、開學、寫文章,還擠出二十多小時,去聽駱維道老師講解非洲、拉丁美洲音樂的密集課程。2009新聖詩即將於下月出版,當中收錄了不少駱老師幾十年來收集世界各地聖詩的心血結晶。我們十幾個人有幸聽到他分享的第一手經驗心得,當中也有不少的反省,大家邊學邊唱的景況,不亞於我這幾年出國參與聖詩學會議時的Hymn Festival。當駱老師展示他收集的各地樂器時,他覺得南部學生跟北部學生差異很大,南部學生看到他拿出的樂器,都搶著要摸摸看、玩玩看,而北部學生卻要他連催帶哄,才客氣靦腆的上臺跟著他玩這些樂器。我就跟同學分享一則故事:

有話說,傳教士到非洲去,看到當地人載歌載舞的圍圈唱跳,非常快樂。
傳教士就是無法加入他們,無法像他們一樣又唱又跳的表達對上帝感恩的喜悅。
為什麼?
因為他的腋下夾著一本厚厚的聖經!

我說完,駱老師接著說:
對啊,就在非洲、亞洲人接受信仰、低頭禱告的同時,
這些人奉獻的寶物,也進了大英博物館。

雖然說,我們已經嚐到文明帶來的甜頭,卻再也找不回那份天真。也許在熱帶雨林的原住民,每天餓了摘樹上的果子吃,累了處處都可休息,不需要電燈、不需要冰箱。但是當有一天他學會用電燈、用冰箱時,欲望將接踵而至,再也無法回到單純的生活。

也是一個老掉牙的故事:有個事業家到海邊,看到年輕漁夫在捕魚,就建議他努力捕魚,將來可以賺大錢。漁夫問他,賺錢何用?事業家說,賺大錢以後,可以悠閒輕鬆的到海邊渡假釣魚。漁夫說,不用等到以後,他現在就已經在悠閒的釣魚了。繞了一圈,到底得失何在?

當年在接受信仰的同時,將自己的文化拋諸腦際,追求德先生與賽先生的結果,換來一個個聽到鼓吹絲絃就別過頭去、看不起自己文化的子子孫孫,就連我們臺上臺下這十多個人,也無人倖免!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6    2009.02.09 好溫暖的簡訊

上飛機前倫敦又將大雪。阿姨來電,問我幾點飛機到桃園,她想來接我。我想,順利的話21:50到機場,領到行李約22:30,搭國光號到圓山,也許可以趕上末班捷運回家。如果阿姨來接,她應該來不及回石牌,六十多歲了不能叫她睡沙發,以前James在臺北時,連書房地板都睡過,現在他在東京,不能像待他一樣待他老媽。我回說,不用啦,末班捷運應該可以搭上。隨後打電話給媽報平安,她問我怎麼回家,要不要阿舅去接我,最後她叫我自己打給阿舅,我想阿舅今年也六十囉,他還有兩個外孫要顧,不要太操他。可是掛了電話,看著一箱4公斤的Bagpipe跟一箱21.5公斤的行李,還有一袋六、七公斤的背包(裡面有我那面板薄、壓不得的寶貝Toshiba羽毛機),外加一袋同樣六、七公斤的禮物跟那件Eskimo大棉襖(大雪的倫敦要穿,20度的臺北是用不到的)。如果在十七小時疲憊的航程後,按預定計畫搭捷運,這一袋袋一箱箱,怎麼搬上捷運?一路不知會變成甚麼樣?一陣心酸,頓時覺得自己真的「有歲了」 (臺語),「小時候」出門都不會想那麼多。打電話給東京的James,商量可行之道,雖然晚上獨自搭Taxi覺得冒險,不過也是最後一條路。

飛機到曼谷停半小時,再度登機前開手機看一下,竟然收到簡訊:今晚我會去機場接妳,在二航廈出境口等我(雅靜)。是James告訴他姐的?還是阿姨?或者是媽跟阿舅說,阿舅請雅靜來?雅靜那麼晚來接我,再開車回到家已經午夜了,隔天一早還有整天的教會服事。儘管一堆問號在腦裡轉,在搭了十多小時飛機後,已經累到反胃了。下了飛機,一眼就看到雅靜。雅靜說,她聽到她媽媽在嘀咕,就自告奮勇來了,因為除James有我的ITINERARY外,沒人知道我幾點到、搭甚麼班機,她還打電話去東京問James,被她媽唸了一頓,因為打電話比較貴,阿姨叫她 請James用email傳就好。

回程高速公路上,坐在雅靜這輛三個車窗已搖不下來的「銅工仔車」(臺語)上,心裡覺得好溫暖,阿姨知道我每天早餐都要一顆蘋果,還叫雅靜帶了一個禮拜的蘋果跟兩顆木瓜來,至少第二天早餐有著落:家人畢竟是家人!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5.    2009.02.02 遇到倫敦十八年來最大雪

1996年初去紐約時,遇到紐約五十年來的大雪,整個曼哈頓封鎖,交通停擺。昨天從愛丁堡下來,倫敦地區開始飄雪。這一波雪是從俄羅斯飄過來,整個英國由南往北下的。氣象報告從昨天預計下15公分,修正為今天的30公分,是倫敦地區十八年來難得一見的大雪(BBC News)。一大早吃完早餐出門,所有公車已經停開,地鐵斷斷續續,間距拉長。好不容易到了SOAS圖書館,竟然因為停電,今天閉館一天,而且整個SOAS網路也斷訊。剩下幾天而已,扣掉星期三的定期閉館日,嗯,明天要早點出門了。

既然好不容易到了門口,就當一下觀光客吧。十八年難得一見的倫敦SOAS雪景,一部分是從住處窗口向外攝的:


1. SOAS大門

2. SOAS院子

3. 這是我見過Russell Square最美的一刻

4. 住處窗外

5. 住處後花園

6. 住處巷口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4.    2009.01.30 牛津、愛丁堡

牛津
已經12年沒來牛津了。在出門前先google一下從Oxford住處到圖書館的交通方式,googlemap UK有這樣的服務,地圖也算清楚。不過還是被唬了。地圖說沒有車坐,要走半小時,還很清楚的寫怎麼走。人到了之後,發現五分鐘一班公車,密集又方便。我買了週票,隨時隨地,高興的話還可以撈本的隨意搭。只是來了 這些天,都是「擠公車」較多,過去那種歐洲公車沒甚麼人搭的印象,已經不再了,不只很多人,而且很多老人跟嬰兒車。 隨著歐盟的擴展,治安變了,城市相貌也隨之而異。牛津街上到處看到像臺北的五金行一樣,店裡雜貨堆到門口走道上。即使不是旅遊旺季,倫敦、牛津,到處可以看到「外國人」:討生活的難民。雖然 到處人手一臺筆電,但那是在圖書館內,朋友說,身上背包要小心,外頭街上很亂,有時候只是坐在麥當勞吃個漢堡,腳邊的背包也會不見。

到特藏室報到前,要先去辦閱覽證。Interview時問的問題很細,包括做的研究主題、有沒有先聯絡、聯絡了誰等等。填申請表時,館員竟然去找出我12年前的紀錄,上面還貼著一張當年臨時被拍照的猙獰照片(嚴謹之至,難怪我當年的筆記上寫著,辦館證時不是很容易)。現在 ,只要在電腦前朝著Webcam看一下,照片就進了電腦,不久,像信用卡般大小、附著照片的塑膠卡就列印出來:五英鎊手續費。大英的館證也是這樣做,只是免費。這次英文在職證明又發揮了它的功效,雖然仍然被收了五英鎊,但是拿到的是張可以用半年的「金卡」(雖然半年內我應該不會再來)。Oxford的閱覽證分最高等的金卡、一般綠卡,跟限制使用時間地點的紅卡。現在才知道,1996年學生時代拿的是綠卡。現在憑著這張英文在職證明,「升級」成金卡,可以在全區各圖書館自由進出,還可隨處無限上網。這很重要,因為在校園裡查書、下單order書等,都會用到。

清晨氣溫約一度左右,早上出門時地上結冰,要小心滑倒。到圖書館時,正納悶為何外套可以直接穿進去,原來特蔵室的暖氣壞了。 以前在維也納宿舍,十度以下會開暖氣,但是每到聖誕節放長假,奧國人都回家了, 只剩小貓兩三隻的宿舍,為了省成本關掉暖氣。我們留在宿舍裡的三、五人,即使已全身裹緊,還是常被凍得鼻子紅通通。這幾年Oxford特蔵室縮編,以前在Reading Room可查到的目錄,也因系統更換,人手不足無暇處理,才會非依賴館員查詢不可。接下來的New College Edinburgh跟SOAS的Archive,對我這種非來自歐盟、也非學生而言,推薦信 常是辦閱覽證必備的條件。

愛丁堡
抽空跟Nicholson牧師碰面,他在臺灣服務了12年,三個小孩中,兩個小孩在臺安醫院生的。回蘇格蘭後,要同時牧養四間教會,星期天得在兩、三個教堂間趕場講道。不過55歲已經是兩個孫子的阿公了。在英國過馬路,令人驚奇的是,很少人乖乖的等紅綠燈,只有我這傻子。Nicholson帶頭闖紅燈!我尷尬的說,這次來看到你們英國人都這樣。他笑說「對不起,不過我是蘇格蘭人,不是英國人」。巧了!我也常「糾正」別人說我是臺灣人。 雖然都使用德文,奧地利人也不喜歡別人說他們「跟德國人一樣」(今天早上聽新聞說,奧航賣給了德航)。

在愛丁堡這星期,最輕鬆的莫過於吃。每早在B&B吃完豐盛早餐後,就躲進圖書館。搬書、看書、影印,忙得不亦樂乎。傍晚五點離開圖書館,從城堡旁的階梯下山,直達對面王子大街旁安德魯廣場Saintsburys超市,因為那裡有自助式沙拉Bar,大中小盒,自己搭配,旁邊也有賣雞腿、烤肉的熱食部。第一天看到沙拉Bar很興奮,拿了個大沙拉,第二天後,就拿中沙拉了。有一次還拿小沙拉,再去熱食部點一塊雞肉串,回到住處因為肉串涼了,把它放在暖爐上烘熱,再泡杯熱茶,一天當中的第二餐,也是最後一餐,就在手機放出的BBC Classic中,簡單而悠閒的享用。吃得很簡單很省,卻是不折不扣的「省小錢、花大錢」:吃了一星期沙拉,一份大沙拉兩鎊九九;一張影印卡五鎊,影印機旁站了幾小時,就買了三張影印卡。

為了因應2012倫敦奧運,倫敦已經開始陸續整修已經上百年歷史的各線地鐵,所以常常碰到停開、改道等等。愛丁堡這些年也暴增了很多外來移民,雙層公車顯然已經不敷使用,現在正在 增蓋電車。為了蓋電車,整個愛丁堡幾乎被翻了過來。到處挖路、改道。上次去荷蘭時沒帶照片,沒法買週票,這次出門前記得帶了一堆照片,結果都沒派上用場。因為連在愛丁堡公車處買週票,都用Webcam當場直接拍,直接附照片的印出像臺北悠遊卡的塑膠票,前後不到一分鐘。包包裡現在一堆附照片的磁卡,倫敦週票、牛津週票、愛丁堡週票、大英館證、牛津館證,連各館影印卡都有各自的塑膠卡,可用機器連續儲值使用。雖然方便,但對我這種過客而言,每張磁卡手續費就是多的,上面有我的照片,又不能送人,只能寄望下次來時,這些磁卡的制度還在,它能繼續用。

不過每次來愛丁堡,都豐豐富富的離開,除了很重的行囊,還有充完電、滿滿收穫的心情。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3.    2009.01.19 英國民宿雜感

前幾天在大英看到幾本十六世紀的詩篇集,讓幾首尤紐士旋律的不確定性得到一些線索後,這個禮拜繼續到牛津查。倫敦上來牛津搭客運約一個半小時,因為圖書館從上午九點開到晚上七點,為節省時間成本,還是住到牛津。行前在網路查住處,看到這家民宿評價還不錯,因為一天只吃兩餐,所以找住處首先考慮早餐,再來就是WIFI。有這兩項的兩、三顆星旅館優先考慮。上次來牛津是1996年四月。那時候行李放在青年旅館後就埋進圖書館了,這次還有很多功課得在房間準備,住青年旅館就不方便了。

說到在房間準備功課,以前是去圖書館找目錄卡填單下單,來不及看的就印,回家再慢慢看。現在找書查書,甚至下單訂書都可以在家先做,再算時間分別去不同地方領書看。我去的大多不是檔案館,就是國家級的圖書館,這些地方的書都是不能外借只能在館內看的。所以就算在館內丟單訂書,也只是在螢幕上的動作:key閱覽證號、填上要訂的書、看書的地點。這些查書跟key in的動作,在家就先做了,省下很多時間。雖說筆電可以帶進去,可是把筆電留在桌上去洗手間很不放心,帶筆電去洗手間也不像話,所以目前還是只去那裡,做在那裡該做的事。筆記用傳統的紙本速記,回來再整理一遍時,也可以邊消化。留下紙本也有它的方便性,萬一沒有電腦在身邊,查筆記也快。也許有一天會進步到這些工作都用筆電做,只是時候未到而已。

週末本來要去舊書店敗家的,查了以前去的舊書店,發現最方便的的還是網路下單。不過很多舊書店在網路下單時,是不寄臺灣的,先寄到倫敦住處,回家前再自己跑一趟郵局,一併寄回臺灣。這些工作當然可以在臺北做,不過很多要找的書,是白天在圖書館查到的,而圖書館查書的內容,源於看到原件後引發的動機。最後這個步驟沒有,前面就別談了。所以在旅館又多了一件工作:找舊書、下單買書。搭車可以到的舊書店才安排隔天去現場看。像昨天就查到一本書是1907年蘇格蘭教會關於聖詩導唱出版的會議記錄,一本賣0.06英鎊,但是運費要2.7英鎊,查了賣書的舊書店,竟然就在我下一站要去的愛丁堡住處附近!

這次倫敦跟牛津住的民宿,很巧,都是華人開的。倫敦是上次2002來住時就已知的,牛津是人到了才意外知道的。以前印象中,華人要在國外立足,大多是以開餐館為主,現在好像多了開民宿一途。開民宿除了住之外,還可以多元經營,考了證照後,觀光導遊或餐飲業,都可以涵蓋進來。在住宿之外,如果有許多除了民生需求以外的本錢,就可以提供自己繼續在理想與現實間進行協調的機會。倫敦住處的主人,夫婦倆本身是有戲劇、舞蹈、表演藝術背景的;牛津的主人在check in時說他是蘇州來的,介紹房間用品,提到網路線跟WIFI時隨口說,他是學計算機的(那∼我在房間上網要不要有資安的顧慮啊?哈!)。記得1992年在維也納打工時,很多留學生是拿學生當副業,工作謀生當本業。那次遇到期末考想請假唸書,老闆對我說「妳可以唸書,也可以不唸書;可以工作,也可以不工作」,要我自己抉擇。那時是在維也納一家進口中盤商打工,還幫他們在286電腦上,用Dos設計了第一張電腦出貨單,讓大家興奮不已。一般打工的頂多接接電話、搬搬貨罷了。我在臺北出國前好歹也是坐辦公桌的,確實我可以選擇工作,反正下班後照樣可以天天去歌劇院、音樂廳看歌劇、聽音樂,這可能是在臺北當上班族所沒有的生活品質(因為常得加班)。可是回到原點想:為什麼要出國,當時的初衷在哪?第二天我遞了辭呈,回家唸書。這場理想與現實的抉擇中,我冒險選擇了理想。所以媽媽說,我真「敢死」(臺語,言下之意,有「厚臉皮」的意味)。有時候啦!也不是每件事。不過這件事,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做了對自己深具影響的抉擇。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2.    2009.01.16 出了機艙門

昨天飛了17小時終於再度踏上倫敦。因為抵達時是晚上,為了調時差,整個17小時都沒睡,以便下榻後可以順利入眠。睡眼矇矓的出了機艙門,感覺腳後跟有東西劈啪響,回頭一看,慘了,左腳鞋底脫落。這雙雪鞋從維也納下雪天跟了我20年,只不過回臺這十年一直無用武之地,使用年限到了,可是怎麼偏偏挑這時候壞!好在約了朋友來接機,否則扛著背包、拖著大行李,得花一個多小時踉蹌的轉地鐵到住處,可能街友的鞋都比我保暖了。清晨離開臺北時是攝氏七度,倫敦此刻雖是兩度,竟覺得比臺北暖些。不過想到隔天可能要穿著拖鞋,穿梭在一堆英國「尖頭們」間找鞋的糗態,嗯!

睡了一覺醒來,朋友載我到鞋店門口就先離開。買鞋很簡單,就像進7-ELEVEN,自己去架上挑,全部照鞋碼放,有就有、沒有問也白問,自己拿了試,試完櫃臺付錢走人,很乾脆。這是一家正在清倉打折的Clarks工廠直營店。接下來的兩站Oxford跟Edinburgh,預計每天往返圖書館跟住處,單程都要走29分鐘,沒車可搭,需要的是可以在路上走,又可以進公共場所的鞋(進圖書館沒人在穿馬靴啦)。我挑了雙上去蘇格蘭時可以禦寒、回臺北也可以在寒流來時派上用場的平底皮鞋,價 位跟La New的鞋差不多,加上絕緣鞋墊,50英鎊就這樣飛了。

進了大英,辦證件需要印有地址的ID,好在臺灣身份證有帶來,蘇老師提醒我要帶英文在職證明,也幫上了忙。辦證單位確認我譯的英文地址與身份證相符後,給了我一張效期三年的閱覽證 (記得以前在維也納當學生時,他還給了我五年的說)。有意思的是,在等待辦證時,警衛看了我翻譯的地址,打內線要去找中文部的同仁來確認,電話中,他說不是Chinese,是Taiwanese,在旁邊的另一位警衛就對我說,他們都知道,這是現在很敏感的問題。

拿到證件後,自己去電腦下單,我訂的十多本都是十七世紀前的善本書,七十分鐘後,可以去善本書閱覽室看書。這次跟2002來時,最大的不同是,在閱覽室內外,到處都是人手一臺筆電。跟荷蘭檔案館善本室不同的是,荷蘭可以自己帶相機去拍,大英不准帶相機進入。這次在臺北做行前功課時,有先準備好幾種版本的表單,碰到問題可以馬上查表核對,事先請少樺跟翠軒幫我整理的資料,真的好用。在臺北預查網版大英圖書館書目,很多沒有列到的項目,當場看就很清楚。像1540年的Souter Liedekens好幾個不同版本,都是書上的「傳說」,摸到原件那一刻,真是感動!

有人mail來,說近半年每次上來看心情寫真都無功而返,提醒我要更新了。在臺灣忙學校,放假忙自己的功課,實在是時間不夠,IAH三萬五千字的稿子還沒交出去,這幾天要邊消化白天看的東西,以便決定隔天的閱讀策略,還是邊寫一點網頁,聊表心意,暫寫至此,準備出門上工。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1.    2008.09.07 雙B跟Toyota

今年二月下旬,剛過完年Trixi來找我兩個禮拜。這是她第二次來臺灣,距離上次剛好十年。1998我剛回來那年身無分文,唯一值得回憶的,就是住在還沒有蓋藍色公路的沙崙海邊。這次我帶她去環島一星期,一路從花蓮、關山、臺東,到臺南奇美。第二週帶她去后里參觀幾間Saxphon工廠。Saxphon是她的強項,從小吹到大,從業餘吹到專業,畢業了還時常去巴黎取經。忘了是否提過,她跟我同一年進音樂學系,早我一年拿到博士,拿博士前一年念完哲學系,哲學系念完前一年,已拿到Saxphon演奏文憑。

帶她去后里時,看到一些不錯的Saxphon,她都挑最頂級的試。每個商家都才聽她吹完音階,就紛紛拿出店裡最好的Sax讓她試,他們說,一聽就知道是行家的音色。Trixi說,她會幫她初學的學生,物色一些樂器。教Sax是她的副業,她也參加一個古典Sax的四重奏團,是她下班後的重要休閒,會為他們找些吹嘴。回程的路上,我問她,對於這些頂級Sax的品質,評價如何?她說,非常好。回臺北後,我們還去聽了一場Sax的音樂會,沒想到場地不大,卻爆滿。我好奇的問她,既然她覺得品質好,為甚麼沒有下手買?她舉了個例子說:她不想買Toyota最頂級的車,因為手上已經有兩臺雙B了。

剛才看到Sony VAIO的廣告,已經半年不心動了。雖然分期付款要繳到明年過年,但是自從三月底買了TOSHIBA羽毛機後,連MacBook Air都嫌重哩!不只重量,TOSHIBA羽毛機在鍵盤的觸感與美感上,至今仍無與倫比(之前的IBM X31,被操了五年,現呈半退休狀態)。現在看到Sony VAIO,就讓我想到Trixi的這個例子。

Top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90.    2008.09.02 非洲學長的影片

在維也納唸書時,曾經領了兩年奧地利「亞非學院」的全額獎學金,那是求學生涯中,生活最安定的兩年。領獎學金的同學有義務要參加亞非學院舉辦的活動。記得有一次,一位來自非洲的學 長放了一段影片,描述家鄉的景況。他是部落酋長的兒子,已經畢業了,讀的是大眾傳播,在回家時拍攝了這段影片。影片中描述他身穿白襯衫,腳踏黑皮鞋,回到部落。一下飛機,接機的鄉親們跟他的穿著,顯然成了極大的對比。在家鄉的習俗,不論男女,沒有人穿上衣,更不會有人穿鞋。幾年的外地求學,卻讓他已經學會了「無法再赤足裸身」。

早上聽警廣,雖然不開車,不過很好抓時間,只有生活新聞,沒有雜音。警廣這幾個月因為影音版權問題,播放的大多是沒有版權問題的私人曲目。這幾年來警廣變很多,尤其是它那「俗擱有力」的臺呼,大多是臺語流行風的創作曲,有的還做得不錯,就是很「聳」... ...想到這裡,我的腦子突然憶起這位非洲同學的「赤足裸身」情景。曾幾何時,我把自己生活周遭眾人習以為常的聲音,當成了「聳」音?

當然,這位非洲同學的影片有些後續,會後我們也有許多討論。結局是,他再度學會回到「赤足裸身」的生活,而且「赤足裸身」的擔任部落居民「總幹事」的工作。拿獎學金的兩年間,見識了不少這樣「第三世界」的實際案例。只是因為那年阿共打飛彈,我又堅持在論文主題跟標題上 ,都保留「臺灣」的字眼,獎學金就不再繼續給,我又回到顛沛的日子中。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9.    2008.08.29 成績公佈

這兩週的星期四早上,都五點40出門,搭第一班捷運去醫院「排」掛號單(這個醫生,每週四只收50位當天的掛號),七點半抽號碼牌、八點叫號掛號,下午兩點再來看診。如果上週是去「考試」,昨天就是去領「成績單」。平時不看「名醫」的,這個例外,因為他看診會同時照超音波,還可以馬上知道超音波結果。雖然必須早起出門,卻省下其他醫院分好幾次看診、排超音波、照超音波、看報告的時間。三月底開刀後,沒有吃任何藥,就等幾個月後來回診。

上週去看診(在門口還碰到仁義老師),這回是甲亢複診、副甲亢回診同時進行。一進診間坐下,「名醫」頭也不抬的問:「去開刀了嗎?」
心裡想,傷口這麼明顯,我說:「您看啊?」(前週,許久不見的翁老師一看到我,還戲謔的說「妳被砍囉?」)
「名醫」抬起頭看一下,隨即轉過身來,拿起身邊的超音波在我脖子上畫... ...(考試開始),說,甲狀腺有點活躍(真後悔早上掛完號去怡客早餐時,點了咖啡),為確定起見,去抽血,下週再回診。

昨天又去掛號,六點20分到,排第15號。「名醫」說(成績公佈):甲亢、副甲亢兩個都正常,半年後再回診即可。下次再玩五點40出門的遊戲,是半年後。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8.    2008.08.24  無米造就巧婦

上週抽空去拜訪一個朋友,昨天跟同僚剛好又聊到相同話題。談到時下許多可憐人「抱著檔案」,就以為擁有「獨家珍藏」跟「發言權」,殊不知正如所言「番仔賣牛,先賣先贏」。或許都被那句「巧婦難為五米炊」害了。現在的人跟那個年代不同,不是每個人都要吃米。有米做米食,無米成巧婦。能夠成為無米的巧婦,這才叫實力。有話說「不要當第一、要當唯一」,不過話說回來,能「唯一」多久?五年、十年、百年、還是千年?總之,提醒了我:不要急著做「番仔」,尤其是「唯一的番仔」。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7.    2008.07.14  意外

年初在整理【Rock of Ages】一文,想起1997年在英國 York 參加IAH年會,來自澳洲的 Laurence Bartlett 教授要大家以 TOPLADY 及 REHEAD PETRA 兩首旋律唱【Rock of Ages】時,帶給德語系會員們的震撼。正當要查一下Barlett教授的現況,才發現他已於2002年過世。

今天整理了荷蘭詩篇集相關的照相重印本(Faksimile),寫到1580年,想起也是在1997年York的會議期間,那時我正在做一些聖詩曲源的考證,是第一次參加IAH的會議。中場休息時,無意間跟一位比利時「工程師、商人兼聖詩學家」Buitink聊起日內瓦詩篇的版本。他很熱心的帶我去他的車子旁,打開後車廂,滿滿一箱他自費出版的荷蘭詩篇重印本,抽出一本1580版重印本,簽了名送我。他說難得碰到研究韻文詩篇的同好。去年在梅登斯研究中心看到1580版的詩篇集,我就感謝Buitink先生當年已慨贈這本書,因為這是非賣品,買不到的,卻是十年後的現在正需要用到的。今天寫到這一段,去查了一下Buitink的書訊,原來他不只是神奇的「工程師、商人兼聖詩學家」,還是聖詩收藏家,收集了三千五百本聖詩,還不斷自費出版珍貴的早期聖詩珍本Faksimile。怎麼這麼巧,正在整理時,收到IAH的2008年七月號會員通訊,打開來看,竟然看到瑞士Stefan牧師寫的很長一篇祭弔文:Buitink在今年3月2日無意間於睡夢中過世,享年66歲!潸然落淚,無以言喻。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6.    2008.07.07  A'dam

這是第五次造訪Amsaterdam。這三年為了Robert Junius在370年前寫的詩歌,密集的連來四次,算是這些年辛辛念念的事。12年來,因為它,也相對的越了解自己。

上個禮拜在A'dam機場通關時,前面好幾個人都被問了好久,兩、三個連著被另外帶出去問話。輪到我,我只用德文 給了兩個答案:「Forschungsarbeit」(研究工作)、「Stadtsarchiv Amsterdam」(阿姆斯特丹市立檔案館),不到三十秒,蓋章放人。這次是用新辦的護照,上面有「Taiwan」字樣喔!去年在圖書館,就發生讀者資料無法輸入的問題,因為系統裡,留的是我當年的維也納地址,想更新成臺北的地址,系統裡卻沒有Taiwan的國家可選,旁邊不明就裡的工讀生,看了我的護照說,填入China吧,幫我辦證的 荷蘭老先生馬上對他說:Das darf man nichts sagen(不可以這麼說),我在旁邊笑笑,連荷蘭老先生都知道的事,實在不必我多言!(我想到去年Birgit的爸爸問我的話:如果有人說我是中國人,對我是不是一種「冒犯」(beleidigen)?就好像同樣說德語,如果有人說奧國人是德國人的話,奧國人會很不高興)。老先生看我的閱覽證號碼很早,說我來很久了?是啊,值得紀念的一天:1996年8月14日。最後還是保留維也納的地址,雖然我已經離開十年,起碼維也納的門房到現在還知道我。上次回 臺北後,決心重辦護照:上面有寫「Taiwan」的那種!而且要辦就要快,否則兩岸猿聲啼不住......。

A'dam夏天晚上太陽公公11點才下班。整天幾乎都不必開燈,入睡時老覺得太亮。到這兩天才發現,窗稜上有個窗外鐵門的開關,晚上睡覺時,可以把鐵門拉下來,才不會太亮睡不著。這兩天就好入睡多了。喔!元月開始做睡眠治療,從當時吃整顆鎮定劑才能入睡,到出發前,只吃1/4顆。這禮拜在A'dam,都沒吃就能睡,雖然只睡五、六小時,有時白天找東西、寫東西壓力大,八、九點上床,三、四點就起床的事,偶而還是有。這兩天就已經可以不吃藥,連睡到五點了。

在A'dam吃,越來越「家常」,因為住在旅館裡,夏天沒有冰箱(冬天窗臺還可以充當冰箱用),除了果汁以外,所有超市帶回的,都得當天吃完。這次從臺北帶了五包統一鮮蝦麵。每天早餐吃旅館的,另外只要再張羅一個晚餐即可。檔案館十點才開,我就九點多才下去吃早餐(Bed & Breakfast),早餐吃飽一點:果汁、Muesli加優格、全麥麵包、小牛角、蘋果and/or香蕉or Kiwi or橘子(昨天還吃到很甜的番茄,我給它連吃三顆)、各式的Tee and/or Cafe,如果要,也有水煮蛋。Hotel V 的早餐樣式雖然很固定,但豐富營養。這也是我這兩年都住這裡的緣故。它在A'dam南邊,離市中心約15分鐘電車,從機場來也只要15分鐘,且離市立檔案館跟Meertens研究中心都很近。反正不是來觀光,前兩次的經驗告訴我,住宿離市中心越遠越好。附近有兩間大超市,生活機能不錯。上了年紀,這幾年每天通常只吃兩餐,中間根本不餓 。中午出門幫前輩買書,在路上想好好慰勞自己,去餐廳吃個正式的大餐,可是偏偏肚子不餓,沒辦法,只好等回旅館後,再吃那最後一包鮮蝦麵啦。

這是這幾天的統一鮮蝦麵變裝秀(左欄是超市買的材料,右欄是成品),隨身攜帶煮水器,是流浪歐洲必備的鎮旅之寶:

Day 1:鮮蝦麵

 

這才叫「鮮蝦麵」!

湯匙右邊兩小顆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原本麵裡附的蝦,
左邊那隻是超市買的,18隻大蝦仁才2.5歐元(NT$125)!
高清愿應該會滿意我的傑作吧?
 

Day 2:什錦海鮮麵(+沙丁魚醃+優格)


啊!右上角,匙匙滿滿的海鮮啊
Day 3:牡蠣海鮮麵
(右上角)顆顆肥美的牡蠣
(左下)沙丁魚Salami日本沙拉+牡蠣海鮮麵(乾麵附湯)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5.    2007.09.25  淪陷與光復

擇期不如撞期,Anny說來就來。上次來是我剛搬來的時候。現在又多了更多書櫃,不過看到最大的差別是,工作室「淪陷」了。它是我的痛!這是「淪陷」與「光復」的輪迴。寫文章的時候,先是書桌淪陷,然後是地板,最後連客廳也不能倖免,今年特別慘烈。尤其學期中,備課跟學生的作業,用「滿坑滿谷」來形容並不為過。暑假以來,就期望能陸續「光復」它們,但總是雜事纏身。

前幾週James跟雅靜來,三個表姐弟把小客廳理了出來,蠻像樣的,多了幾個簾子跟一套「咖啡桌椅」(椅背上有刻豎琴的),還拍了照給遠在 S. F. 的姨(這套咖啡桌椅的原主人)。

一步步來,昨天晚上總算見到一張張的桌面。剛才已光復了全部書房的地面,許久未有的清爽。

現在,又有空間可以逐步淪陷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4.    2007.08.29  請找吳寶玉

吳寶玉是我們阿嬤的名字。James昨天接到一通電話,很平靜的轉述給我跟雅靜聽。

「喂,請找吳寶玉」一個女的打電話來。

「請問哪裡找?」James很冷靜的回問。

「這裡是區公所。」

「請問是哪裡的區公所?有什麼事嗎?」James回問。

「這裡是桃園的區公所。她昨天有來申請一份證件。」

「那妳要等等,我可能得燒紙錢去問她,看她昨天跟妳申請了什麼。奇怪!她已過世四年多了。昨天中元普渡,她還跑去找妳喔!」James耐心的解釋著。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3.    2007.08.10  上班囉!(部份轉載自"玉玲網留言版")

1.Amsterdam這星期白天溫度大多在17-22度間,很適合跑來跑去。這星期開始上班,每天七小時坐在研究中心的資料庫前。通常回旅館後,先看完半小時荷蘭rt5的天才保姆、半小時ZDF的新聞、八點20荷蘭第一 臺的氣象看完,趕快再收拾書包,把白天找到的結果整理一下,為第二天做準備。 還有,終於見到傳聞中的Dr. G.。自從1996年通過信後,這兩年都跟他的助理接洽,今天終於見到他,很∼很∼很興奮。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今天我們討論了一小時,勝過我獨行這幾年。不過,因為有這幾年做的功課,這一小時的討論才能這麼有效率!繼續加油,還有十天。

2.這臺相機很好用,尤其是近拍,可至一公分距離(Sony DSC-T100)。這幾天拍了近兩百張檔案,省掉影印的費時費工,也節省資源,最方便的是,它直接就是圖檔,省得扛也省了後續的掃描。現在正在檢視效果,光線好像控制得不太好。兩年前 K 跟我去過檔案館的,知道那種詭異氣氛(我這次來的是另一間,距離上次那間只有五站,可是得電車、地鐵、巴士轉三趟車)!幾年前要訂購影印、又要排時間領取等麻煩,現在人手一臺相機,幾秒鐘就搞定了。版權費跟使用費當然是另一個話題。今天拍的大多是十六、十七世紀的譜,一份魯特琴譜,也有些由Superius、Contratenor、Tenor組成的三聲部分譜,回去可以譯成總譜。下週還有一些要拍,希望有再跟Dr. G.討論一次的機會。有練有差,看手寫稿的速度有稍微快一點了!

3.三月從荷蘭訂的四本絕版舊書(我自己地址寫不全,忘了給書店信箱號碼,書寄到臺北又被退回Amsterdam),昨天領到了。今天整理資料庫發現,它們還蠻重要的,好再沒寄丟。現在1540年份的書跟譜都有了,四分之一的篇幅可以準備下筆!

4.那隻19歐買的迷你煮水器,不論喝茶、泡麵,一路上都很好用!對了,在Trondheim買了三包臺灣的統一麵,在Amsterdam也派上用場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2.    2007.08.06-1  母語可以不必穿制服

1.
有天早上,第一場演講完的break,大會告訴我們,可以帶挪威幣15元到櫃檯登記這次會議的CD-Rom紀錄片,Bongers女士排在我前面(就是那天我報告完,第一個來跟我說,謝謝我找回她童年記憶的教會音樂工作者),拿了一張兩百元大鈔,要櫃檯找錢,我笑她一大早拿那麼大張,她開玩笑說"這樣看得出來我們挪威人有錢呵"。她是荷蘭人,年輕時嫁到挪威,從此成為挪威人。因為是荷蘭人,所以通荷文、德文,後來成為挪威人,所以挪威、瑞典跟丹麥文都通(挪威從14世紀起,受丹麥統治四百年,1814起受瑞典統治將近百年),二次戰後挪威人不再傾向歐陸,轉而吸取英、美文化,儘管許多官方書面資料會將挪威、德文、英文並列,現在在挪威,英語比歐陸語言還暢通。最後一天我們去參觀一座修道院,位於Trondheim北方車程一小時、名為Tautra的小島上, 修院佔地2039平方公尺,其中552平方公尺是田園。斥資27億臺幣,住了16位修女(常駐的只有六位)在參觀修道院時,Bongers臨時被委任參訪口譯,當地導遊用挪威語介紹修道院創設經過,大會一位挪威工作人員英譯,Bongers女士擔任德譯,三人一句接一句的向大家介紹這座2005年3月開始建造、2006年7月完工的西篤會瑪利亞女修院Cistercienser Mariaklosteret,可直接眺望湖水的修院教堂前景、 非常現代化的教堂內部我們參加了修院12:15的午課(Sext),並簡單的使用下午兩點半的正餐用膳,他們叫做"Dinner"(修院濃湯+麵包薄片+客人來時高腳杯裝的白開水)。修女們的生活非常簡單,從用餐就可以知道。這座修院位在湖中,景致幽靜,來此借住的人,在這裡都過的很愜意,晚上八點睡,第二天四點醒,可以生活得很規律,是個療養的好地方。六位修女要管理這麼大的地方,加上她們為了自給自足,還有個香皂工廠,每天還是謹守六次的日課:

07:30-08:00

Laudes

08:10-08:55

Messe+Ters

12:15-12:25

Sext

14:14-14:25

Non

17:30-18:00

Vesper +18:00-18:15 靜默)

19:30-19:45

Kompletorium

2.
七月初帶一個研究生去馬偕做訪談,很難得聽見六十多歲的長老會牧師願意承認,不管是不是外省人,其實年輕一輩的"母語"已大多是北京話。這些年輕一輩 需要的可能是,一份將臺語視為比英語更親近的第一外語(或"第二母語")的勇氣! 出國唸書前,受到自小"講臺語要罰一塊錢"的影響,雖然臺語是從小聽到大的,我也"羞愧"於使用,甚至以被當做是"外省人"為傲(在當時,這表示"國語"講得很標準)。開始有"母語"的感覺,是在維也納的宿舍,當中國室友跟她的朋友呢呢噥噥的講不想讓我聽懂的上海話時,我才體會到,原來當朋友來找,我也可以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話-臺語。這時,從小聽臺語講道長大的功效,就慢慢的浮現了。

這次與會的芬蘭人有四位,Ulla是其中之一,她住芬蘭南部,在教會當音樂幹事。另一位五十多歲的Hansson教授,他住在芬蘭中部西岸的Vasa,隔海就是瑞典,開會時他雖用幽默的英語發表論文,開口閉口提到的是"我們瑞典聖詩"。在參訪車上,Hansson坐我旁邊,他說他住那一帶,到現在為止,小學母語是瑞典語,第一外語是芬蘭語。因為Ulla大多講英語,而我大多用德語,這期間我們互相不知道我懂她的英語、她懂我的德語。參訪修道院時,我們有機會交談,我跟Ulla的第一個話題,就是Ulla跟Hansson的母語(想像一下這個常有的畫面 :她用英語、我用德語,兩個人進行的對話)。她說Hansson的"母語"是瑞典話、她的母語是芬蘭話。我很驚訝這樣的認同!原來同一個國家,各自使用不同母語的肚量,可以這樣"理所當然", 脫掉無謂的"優越感"後,原來母語可以不必穿制服(uniform)。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1.    2007.07.31-2007.08.04  加入IAH十週年的首度演出

這次參加第24屆 IAH 年會與會者,有來自15個國家的88位神學、音樂學、聖詩學、教會音樂方面的專業人,比往年少了許多。會議在挪威Trondheim舉行。以北歐為主,挪威本地最多26人(不含工作人員),其次是德國23人。一對德國牧師夫婦說,對大多數人而言,到挪威還是很貴的。豈止德國人這麼想!

大會共通語是英、德雙語同步進行(如果Paper是德文,耳機會有英譯,反之亦然)。比較特別的是,北歐國家有時互通芬蘭、瑞典、丹麥及挪威語,所以不時可以聽到其他語系對話。因為與Trondheim的St. Olav's Festival同步進行,很多會外節目還是只有挪威語,連英譯都沒有,不過與會的許多人,語言都互通,知道我"一定不懂",當我雙眼無神、瞳孔放大時,他們都會親切的主動用英語或德語解釋給我聽。三天下來,目前為止, 我自己的不算,總共聽了14場演講,後續還有四天。星期天報到後,看到大會的正式發表議程,我論文被安排在星期二(7/31)下午兩點半,比預定的8/2提前兩天。時間的關係,而且明天還要早起繼續"聽課",今天暫時先向"諸公"們報個平安:我的部份,帶自己的電腦來,是怕有些看譜軟體或影音軟體,沒用自己的機器,會播不出來。這個考量,果真重要 ,因為這裡用的是Apple,跟我用來製作影音檔的系統不合。我講完後,聽眾馬上給我的反應包括:
(1)Wölfel 牧師很訝異,我不唸稿的"frei sprechen",反而講得清楚(要準備到可以"不唸稿",那可不是一天蹦得出來的羅馬)。
(2)Antiej 跟Handschin不約而同的說,跟著我的思緒走,有被帶入情境的效果(整個"找、找、找"的過程,最後終於找到了成果)。
(3)一位已經在挪威生活50年的荷蘭中年女士馬上跑來跟我說,謝謝我幫她找回兒時跟著長輩唱詩篇的記憶。
(4)一位波蘭人問我,我的PowerPoint是用什麼軟體做的(哈!認識我的人應該可以幫我回答吧),還愣在一邊念念有詞"荷文料、中文詮釋、德語發表",他還問我怎樣結合荷蘭跟臺灣的聖詩...(我好像看到十年前的自己。下次還可以先準備一份全文的英譯。其實,北歐人 除母語之外,每個人都會至少流利的說三、四種語言)。
(5)一位呂北克(Lübek)的牧師說,我的報告,是他兩天來聽到最有收穫的。當了這麼久的牧師,一輩子以為詩篇一百篇只有日內瓦詩篇一種版本,也沒想過"十誡"可以不是十段歌詞。
(6)喔!還有,我在收機器時,主席跑來前面問我,可不可以把文章發表在 IAH 這期的Bulletin上?還教我注意印刷用的圖檔畫素。(過去從IAH的刊物上,收穫良多,能受到嚴謹德國刊物的青睬,登上Bulletin,好像一場夢)。

一定要感謝的是:特地在Salzburg幫我彩排的Sigrid ,以及昨天幫我做簡短最後練習的Susanne。Sigrid在九年前我的博士口考前就有彩排經驗了。Susanne則在IAH認識多年,她是德國人,曾在挪威唸了三年音樂學,後來嫁給荷蘭人,現在在荷蘭的教堂擔任詩班指揮,對德、荷聖詩文化都有實務經驗。兩人預先提出的問題,對我解釋臺灣文化給歐洲人聽的過程,幫助很大。還有在寫全文時,Trixi 跟 Birgit 的校對跟意見,最後 Suying 跟 Amos 的摘要校對... ...,光靠一個人,是做不出來的!

以下就先聽我報告時的兩段時況錄音 (請按右鍵"另存目標"後再開啟),剩下的再找時間向"諸公"們報告吧 :
(1)開場白(18秒,287k。我說,這次的報告是我獻給參加 IAH 十週年的首度演出... ...,平常看起來嚴肅的主席竟然大喊 Bravo!)
(2)結束(37秒,583k。原本以為碰上同一時間有數篇文發表,而且我只用德語,聽眾應該不多,不過在工作人員幫我安裝機器時,我抬頭默數一下,竟有近50人, 而且大會印的60份講稿也被拿光了。聽聽結束時的掌聲好了)。

ps.
8/1
回響(7):早上坐在角落享受我的挪威早餐時,一個德國的浸信會牧師看到我,跟我說,昨晚我一定睡得很好,報告完了,心情應該比較輕鬆了。他說他的祖父母來自荷蘭,所以懂一點老荷蘭文,我的報告讓他覺得很親切。 上午break時的"挪威聖詩展",他還建議我,那些版本適合我收藏。

回響(8):Henkys教授是很受推崇的德語聖詩詩人,也是德國聖詩編輯之一。我們認識多年,這次他帶了些書,要我從中挑一本,我原本猶豫不定。聽完我報告後,他覺得,我給自己參加 IAH 十週年的"生日禮物"這件事,很有意義。他決定送我他的論文集,這是他30多年的心血結晶。我們討論了一些研究方法,並給了我ㄧ些方向及建議。

8/2
回響(9):挪威聖詩學家Haavik先生從Oslo帶了一大箱聖詩相關的書來會場,看到我在書堆旁流連(一方面都是挪威文,其實也是在擔心行李超過20公斤要被罰),馬上抽出兩本書遞給我,說:"送給妳,裡面有Hedda的文章,英文寫的,妳一定有用"(請想像一下小丸子感動時 的表情,那大而明亮的雙眸,再搭配花輪音樂動機!)。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80.   2007.07.29  太陽公公好辛苦

挪威這幾天的日出從3:00-23:00,我們可愛的uncle James說:太陽公公好辛苦!

1.
感謝Sigrid在Salzburg先幫我查好機場巴士的月臺,所以下機後到Oslo市區的班車時間,接的非常順利。原本以為如同二月一樣,在Sigrid家可以由"別人家"的無線網路上網,不過這星期這個"別人家"並沒有出現,Sigrid的生活非常單純,家裡沒有裝電話,當然也沒有網路(她通常都在辦公室或大學上網)。原本以為可以到Salzburg後再查挪威的資料,結果連付費的無線網路都搜尋不到,竟然意外的渡過了一個禮拜沒有網路的日子(接著在Oslo的Youth Hostel網路也不通),真好!

2.
因為旅行社機票開票不順利,我得在Oslo停留,再自己轉火車到Trondheim。當然也因此"撿到"三天的Oslo假(扣掉搭火車一天,其實只有兩天啦!)。昨天從Oslo搭七小時火車來Trondheim,非常疲憊。因為在Oslo訂的Youth Hostel位於"挪威森林"裡(位在Oslo東北方山上的Rønningen,可能因為交通不便,所以比較便宜吧,我相中的是它有單人房,驚喜的是,我的房間還可以遠眺一個大湖),下山到地鐵站的巴士,雖然車程只有十分鐘,但是每小時一班車,時間要算好,才能上下山。想像一下,我住在嶺頭,可是上、下山的巴士每小時一班車(比較難想像的可能是,巴士上都只有五、六個乘客)。事實上從地鐵站到YH有兩條路,一條是離YH走路三分鐘、而且下車後是下坡路的,就是搭這班巴士。另外從YH下面有條下坡路,走到電車站約20-30分鐘(每20分鐘一班電車)。所以上山搭巴士,下山可以走20分鐘搭電車,都是下坡路。不過,昨天拖著20公斤行李,又要搭七小時火車,雖然下坡路,還是叫賓士到地鐵站(這裡的計程車大多是賓士或BMW)比較保險。為什麼不選擇三分鐘路程的巴士呢?一來下著大雨拖行裡上坡走三分鐘,一點也不好玩。其次,星期六早上第一班巴士是八點多,到山下還要轉半小時地鐵才到火車站,我的火車是八點零七分開車!不過為了行李裝箱,早上還是五點半就醒了。整天不能恍神之下,到Trondheim當然累垮了,四十歲的體力真的不比二十歲。七個小時的火車,因為一個月前就網路訂位的關係,票價只有當場訂位的二分之一,再加幾十塊 臺幣,就可以坐頭等車廂(差別是有免費的茶跟咖啡,還有閱報區,不過都是挪威文的報紙)。上次搭火車坐頭等車廂是1990年跟玲夌從Berlin搭睡舖到Heidelberg的事。網路訂位時,我選了靠窗的位置,剛好去程是沿著湖的一邊,風景還不錯,湖很大,火車沿湖開了20分鐘。它是第一節車廂,平常不會有人來來往往,一旅客大多搭二等車廂,不會往這裡走,很有隱密性。這讓我想到"鐵達尼"沉船前,頭等艙跟二等艙間鐵門拉起來的那一幕!

3.
上次(2005)在愛沙尼亞時,就已經覺悟到這次會很貴,為了存這次來開會的盤纏,在家省吃儉用了兩年(其實為了每兩年可以來開一次會,都嘛要省!)。昨天剛到時,晚餐在隔壁麥當勞吃雞肉沙拉,一客77元,不過是挪威幣(NOK 1=NT$ 5.6),出門在外,最忌諱的就是"換算成臺幣"這件事,尤其在挪威!這個全世界屬一屬二的富有國家,物價高絕非惘然,很多人家門口停的不只車,還有遊艇。這可跟威尼斯那巷弄水徑人家門口停 的小舢舨船大不相同。很多店鋪門口掛著:渡假停業中。雖是旅遊旺季,他們可不在乎我這觀光客灑下的零散小錢!因為人少,女人做的事,跟男人差不多。在Oslo參觀了一個民俗村,小小的住家,男人們坐在暖器旁,女人們則靠門口坐,因為:自古她們有幫男人擋風的義務!

4.
經過一夜"睡到自然醒",今天早上一起床,精神不錯。昨天已經想好,在今天下午四點大會報到前,我可以去參觀Trondheim西北方山坡上的一間"音樂史博物館"。如果還有時間,再回到市區的一間"猶太博物館"。又很幸運,從市區上山的巴士(車程18分鐘),星期天每小時只有一班車,我找到車站時,距離開車只有五分鐘,不必等很久。當然下車後第一件事是到對車道看下山車子的時間,以便算好從博物館出來的時間。

要去報到了!下次再寫我在博物館中見識到的:除了"葛利格"之外的挪威音樂!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9.   2007.05.18  Jutta走了、【一日工程今結束】

2002夏天維也納那一面竟是訣別。
Jutta已於去年十月9,在上帝賜給50年美好人生後兩個禮拜,於茵斯布魯克(Innsbruck)發生腳踏車意外,走了!


1996.02.01 Wien
參加玉玲碩士
受階餐會
(Sponsionsfeier

1998.03.16在維也納大學參加玉玲博士授階儀式(Promotion)

2002.07.19 Wien
數年不見後再相見
竟是最後一面
(過去在Augustiner Chor
每週至少見兩次面)

出國前在貿易公司上班,同時在耕莘文教院樓上的德國文化中心學德文,認識在走廊上唸書,當時大二的玲夌。因為玲夌的介紹,踏入維也納的第二天,佳蓉(她妹妹跟玲夌是同班同學)就來宿舍關心我,還教我鋪床。之後認識Chizuru(我的聲樂老師,佳蓉室友Asako是她的伴奏)。1989年5月18日去參加Chizuru在Dreistetten(維也納西南邊的小鎮山上,以前是個王宮)開的演唱會,回程的小巴士上,認識同去參加音樂會的Brigitte(後來成為我的鋼琴老師)。在跟Brigitte學琴時,她知道我出國前唱了多年的Choir,介紹我認識她們同為主業會(Opus Dei)的室友Jutta,1991年3月5日Jutta帶我去參加Augustiner Chor,展開我求學過程中,每週同時嘎兩個校外大型合唱團的忙碌生活。

Jutta原本是會計,在我回臺後,她去德國慕尼黑受訓,成為專業心理治療師(Psychotherapeutin),這是九O年代末期德奧的新興行業,德國在1999年正式受法令認定,Jutta趕上這個風潮。受訓後她回奧地利,在最西邊的省份Voralberg開業,住在茵斯布魯克的主業會宿舍。茵斯布魯克是Salzburg通往Voralberg間,非常清靜的阿爾卑斯山城,盛夏還看得見山頂白藹藹的積雪。1991年7月我 Jeunesse Chor 演唱 L. Bernstein 的 MASS,全團浩浩蕩蕩的,就在茵斯布魯克演出(7/7-9排練,7/10-11演唱,真的邊演邊唱)。

Birgitte說,10月6日晚上Jutta從Voralberg開車回茵斯布魯克,停好車,換腳踏車騎回宿舍。當晚風很大,她騎車跌倒,頭部重傷,被人發現後,送進加護病房,10月9日就走了。10月13日,黑色星期五,晚上六點,於茵斯布魯克大教堂,由擔任神父的哥哥主持葬禮後,送回家鄉Graz安葬。

1964版臺語聖詩第375首,是一首可以在葬禮使用的詩歌。原曲是依扎克(Heinrich Isaak, 1490)作的旋律,被填入世俗歌詞,成為著名的【茵斯布魯克,我必須離開你】(Innsbruck, ich muss dich lassen巴赫改編曲Cyberhymnal midi)。臺語版歌詞是保羅蓋哈德(Paul Gerhardt, 1648)的詩【一日工程今結束】(德文原文 Nun ruhen alle Waelder英譯 The duteous day now closeth)。我用它來紀念Jutta:

1.
一日工程今結束	花木歇睏人安樂
日影過了久久	暗暝已經罩倚來
咱當感謝大主宰	各項好物是祂賞賜
2
從無數未識世界	光星出現真可愛
天頂遍滿光彩	人看這奇妙偉大
歡喜美麗由主來	不記得自己的存在
3
他的掛慮及煩惱	佇主奇妙來消無
心神上到天頂	他看地上是空空
今世如親像眠夢	予人沒看真理分明
4
世人暫時如睛盲	上帝慈愛看不見
不信紛亂失迷	總是人生若過去
就將佇死失暗暝	發見永活光明厝宅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8.   2007.04.29 日日春

上學期因為代課,加上臨時有新課要開,19學分忙得喘不過氣,又碰到老媽住院開刀,諸事集一身之際,陽臺上的幾株花花草草,嗅到主人的疲憊,竟然有靈性的相繼離世。整個冬天就這樣沒花可看得度過。寒假出差回來,除夕年夜飯吃完開始閉關,熬出一篇論文,見到太陽已經是年初七的事。 之後一方面是機會,加上靈感到位,於是又接著繼續邊忙開學邊趕第二篇論文。以前每年寫兩篇,這次是六個禮拜寫兩篇。同事見到我,說我臉又削尖了,是啊!兩個月下來又瘦了兩、三公斤。不過,比較受傷的,還是開學第一天去配了老花眼鏡!

今天早上做完晨間禮拜回來,經過雙連市場,買了幾盆日日春,這是幾個禮拜以來的心願:恢復陽臺的朝氣。除了惠玲給我那株不澆水也長得茂盛的石蓮花外,日日春大概是最好種的。對面樓上的阿婆在陽臺上種了很茂盛的日日春,簡直是種給我欣賞的。雖然只是幾株花花草草,他們可是有靈有氣的。兩年前我的陽臺上是連葉子都長不出來的,自從2005秋天健康慢慢恢復後,他們也開始跟我對話起來,不只生枝長葉,想不到還會開花。早上拉窗簾後第一件事就是跟他們對望、粘花惹草一下,直到去年秋天的忙碌。

現在,每天又有日日春可看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7.   2007.02.16 Fri.  阿姆斯特丹的DIY海鮮麵

在阿姆斯特丹都會很忙,有時上午十點多丟索書單進去,常常第二天下午才會看到書,為了有效率,每天穿梭在檔案館與圖書館間交替丟單、看書、印書,上一趟回來(2005年夏天)瘦了兩公斤,就順勢繼續阿姆斯特丹的「簡單吃」,後來配合蘇修女提示的自製優格,每天早餐加入一顆蘋果下去打,外加全麥核桃麵包;不碰白米、白麵、紅肉。傍晚再一頓豐盛的生菜沙拉(只加少許橄欖油、鹽跟醋)。每天簡單營養的兩餐,脈拍從一百多下降到六、七十下,於是醫生允許我停掉吃了七年的Porpranolol。到2006年初,八個月下來,竟然減掉12公斤。至今停藥一年多,體重不再改變。當然飲食習慣維持不變, 晚上七點後不再吃東西。偶爾一兩星期開戒一次,吃碗牛肉麵,或想個愛吃的,大餐一頓。基本上胃口已經養小了,並不會那麼想吃。而且「上了年紀」,消化變慢了... ... ...

今年阿姆斯特丹物價普遍便宜了八成,加上是冬天去,需要吃熱食,有了上次的經驗,每兩天就慰勞自己,在旅館裡「享受」一下自製海鮮麵。它其實很簡單,主要得有可以燒熱水的煮水器,這次的旅館押20歐元就可以借個煮水器,功德無量。提到喝熱水,這次去給Dr. Angerer請客時,他們為了我不能碰茶、酒、咖啡,用餐時亂了一下陣腳(吃Schweinsbraten當然要配紅酒),好在Angerer太太有個很像阿拉丁神燈的漂亮水壺,裝了一壺熱水,化解了我這「只喝熱水就好」的窘境。

話題回到「海鮮麵」。雖然行李那麼重,碗跟筷子是一定要帶的,這是學生時代住青年旅館時養成的好習慣!在阿姆斯特丹類似7-11的連鎖超市Albert Heijn可以買到油漬海鮮,再買一包Saimin牌的日本泡麵。製作步驟如下(相機壞了,將就一下,用便利商店買隨拍即丟的備用相機,照得很模糊):

1.
油漬海鮮用熱水洗一遍,
去油備用。
泡麵打開。
2.
泡麵加熱水悶5分鐘。
奢侈一下,可以加兩塊麵包。
3.
將海鮮料加入麵中。
4.把它吃光。
這是2005年的版本
夠清楚吧!
 

2005年還有另外的吃法,
將海鮮加入沙拉中,
變成海鮮沙拉。

 

海鮮Zeevruchtens 2.90.-
日本泡麵Saimin 0.63.-
沙拉一大盒Sla Compleet 2.99.-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6.   2007.02.08 Thu.  阿姆斯特丹大雪

明天要回臺北了,今天Amsterdam竟下起大雪,晚上Amsterdam電視新聞還做了專輯報導,從上午10點的綠意盎然,到下午的交通大亂,詳實記錄這個遲來的白雪皚皚過程!看看這75張新聞照片的紀錄吧。

今天從檔案館領資料出來,原本一早壟罩在重感冒的昏沉中,頓時清醒。已經八年沒有走在大雪中了,連走了兩小時才回到旅館。Sigrid來信說,她知道為什麼我的行李那麼重,因為我把雪都帶走了。自從我那兩天離開Salzburg後,雪就沒再在地上逗留過。是老天爺垂聽我下的「訂單」,半個月前來的頭兩天以大雪歡迎我,慰勞我這學期活了過來;走的前一天也用大雪歡送我,紀念我這半個月來辛勤的做功課。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5.   2007.02.02-2 Fri.  混淆也是一種美

離開維也納前的最後一晚都要來跟 Dr. Angerer 報到,而每次從他那出來,都好像被加滿了油一樣(Kraft tanken)。一進門,我說這星期沒有排很多事,有點良心不安,他安慰我:「什麼事都不做」是需要練習的 ,他剛從鬼門關回來(九月中心臟病發,療養了近半年),練就了這個本事。Angerer太太每次都特地做我愛吃的「Schweinsbraten mit Sauerkraut und Knödeln」(酸菜麵糰豬肉片)。關於 Birgit 爸爸丟給我的問題,Dr. Angerer給了我另一個例子,他說,好比很多外國人搞不清楚倒底奧國人是不是德國人一樣,也常被問到尷尬的問題:奧國不也說德語嗎?他認為人只要活著,都會在混淆中掙扎。Angerer太太補上一句:只有在極權或暴力下,才會「沒有混淆」,混淆也是一種美。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4.   2007.02.02-1 Fri.  意識混淆

之一
多年不見,Birgit 爸爸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倒底臺灣人是不是中國人?一個奧地利鄉下中學退休英文老師非常想知道的事。我也得用最短的時間,最簡捷的方式回答這個很不容易解釋清楚的問題。Dr. Angerer(我指導教授)幾年前就問過我,應該不難回答。面對(Birgit爸媽)興致勃勃盯著我看的兩對眼睛,我只簡單回舉了個例,他們就懂了:美國人是英國人嗎?全都是嗎?接著我說,根據族譜上記載,我是在臺灣定居的第27代,以一代20年來算,比美國人到新大陸還早一兩百年。英國人並不會一天到晚霸道的對著美國人叫嚷:美國人就是英國人。

在臺灣要釐清這個問題,頗複雜的。祖父母輩的認同是「日本人」,父母輩被教育成「中國人」,我這一輩就多元了,至少「臺灣人」是不會錯的,起碼用的是臺灣護照、花的是新臺幣。只是,倒底什麼是「臺灣人」?其實從小到大被政治意識混淆的「自我認同」,這幾年正在努力學習從混淆中走出來。Birgit爸爸想知道,當他問臺灣人是不是中國人時,會不會是一種冒犯 ,連他都覺得中國人仇日(這時候我就肯定我不是那個仇日的人)。我想,那要看看他問到的是哪一種臺灣人了。「臺灣人」有很多不同類型,2005年8月中來見Angerer時,在留言板上留了這麼幾句:

「Angerer說最近曾有一門課,班上有三個人,一個是臺灣原住民、一個是所謂1949來臺的第二代、另一個是對岸的中國人。一談到尖銳的文化問題,場面就很熱鬧。我說還有第四種,就是我這種與前三個狀況都無關的:族譜上記載,我是江家在臺灣的第27代!至少三百年了吧,三百年可以創造一個美利堅合眾國。也不必三百年,十五年就可以創造一個愛沙尼亞。」

事隔兩年,以目前臺灣的情形來看,這段話上還可以加上第五種:外籍配偶加上以上四種所生的下一代。夠複雜的!這讓我又想到剛來維也納時,同宿舍住了一個印尼小女孩,進入醫學系第一年。她說她爸爸在印尼當醫生,是20年前從中國南部移民到印尼的,媽媽是韓國人。我問她,她倒底是哪裡人?她不耐煩的叫我別問了,她覺得她是印尼人。不久因為家裡有事,回去印尼。後來輾轉從朋友得知,她嫁給一個日本人,移居到澳洲去了。 她的小孩會這麼說:外祖父是中國人、外祖母是韓國人、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印尼人,自己是澳大利亞人... ...吼!
 

之二
奧地利這些年到處都是土耳其人。歐盟不讓土耳其加入,但是土耳其人也有他們的征服之道。Trixi 覺得很難適應,以前在她的年代,中小學一個班級頂多只有一兩個「外國人」,現在反過來,每個班級只有幾個「本國人」,其他都是平常在家說母語,不太會德語的外國人,維也納政府只好在班上設一個「副導師」,看班上哪一國外國人最多,就請個該國的「副導師」翻譯老師在臺上用德語教的課程內容,這當然也衝擊到本國人的教育,本國人在學校學不到應有的程度。有個朋友在維也納瑪麗亞街上的回教學校代課,Trixi 問我「要代課多久」,我說「不清楚」,不過理論上,土耳其人平均每個家庭有六個小孩,每生一個小孩可以請產假兩年(領的是奧國政府的補助津貼),六個就12年。話一出口,道地維也納人的Trixi 陷入沉思中,啞口無言!維也納人怎麼生,都不可能達到六個小孩的平均數,何況他們並不愛生小孩。但是奧國是歐盟國,不可能單獨拒絕「外國人」入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展下去,於是只好以「副導師」的制度消極的配合。
→香港之前不就是這樣花了20年才「回歸」的嗎?
 

之三
奧地利是天主教國家,Birgit 爸爸知道我在做基督教音樂文獻,丟給我的第二個問題是,新教(基督教)不都是從天主教分枝出去的嗎?又是「自我認同」抬頭後衍生的問題。其實,我可以輕鬆的面對這個人家早就不介意的老問題,當然也可以學著輕鬆面對那些「意識混淆」帶來的衝突爭議,問題就在「輕鬆」上了,如何輕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3.   2007.02.01-2 Thu.  Sigrid的小鍋子

Claudia 特地請半天休假陪我,第一件事就是去圖書館影印。我借的書到期,得趕快去印,Claudia中午一下班就到圖書館陪著我印書。

上次來維也納,在檔案館印資料,是 Sigrid幫的忙,誇張的是,她特地從 Salzburg請一天假,清晨坐了三小時火車來維也納,碰到我這工作狂,在檔案堆中忙不完,她下了火車,就先到圖書館幫我忙。原本是要來與老朋友相聚的,變成幫老朋友做作業。不過,我也不是故意的啦,那天剛好是七月31號,隔天所有大學圖書館開始放兩個月暑假,我不得不趕在那時候「拼命」。畢業後五年,2002年第一次回維也納時,Sigrid 還特地帶著她學生時代燒水的小鍋子,來維也納宿舍 跟我住了一天, 令我感動不已。上次她請假來維也納時,還怕我在宿舍糧食不夠,特地烤了一大塊蘋果派,裝滿一整盒,帶來維也納給我。這次換我一下飛機,扛著20公斤行李搭三小時火車 直奔Salzburg去看她,體會一下她數次獨自往返維也納、Salzburg 的滋味(這樣她也可以不用再請假)。 托她的福,因為這個週末的短暫拜訪,讓我看到今年奧地利的第一場大雪,連她自己都興奮不已。

1998年Rigorosum(博士口考)前一天,Sigrid 跟 Christiane 充當模擬考的主考官。Sigrid 念的是挪威語系,Christiane 是醫學系,兩個人假設一些題目,為的是訓練 我的說話組織跟應變能力。第二天我的口試順利通過,當晚她們來敲我房門,給了我一個驚喜:是她們親手繪製的一張模擬考通過「證書」(Urkunde)。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2.   2007.02.01-1 Thu.  十五週年紀念

晚上Birgit 請吃飯。十五年前的今天剛好在 Konzerthaus 與 Gruberova 排練貝里尼的歌劇,之後因為分享而跟 Birgit 開始熟識起來。這幾天Birgit爸媽剛好也在維也納,自從去她南部的家見過他們,已十多年不見,之間偶爾通電話,見面感慨時光飛逝。Birgit在高中教英文、法文、義大利文跟生物,剛好趁她爸媽上來,特別請我跟他們一起去她家吃飯。為了請這頓飯,昨天就開始準備,四個人很正式的一頓「義大利」式晚餐:前菜沙拉、主食涼拌肉片、飯後甜點Panna Cotta(做得真好!)。Birgit爸爸大學念英美文學後,在中學教英文,媽媽是特教學校老師,幾年前已先後退休。四年前Birgit獨自從義大利搬回維也納,他們就在維也納買間小房子 (她爸媽自己住的),偶爾可以上來看看她。Birgit 爸爸有個可愛的「看書」法:在一家書店看30頁,換另一家書店看接下去的30頁,慢慢的在各不同書店把整本書看完,看完書,也不必買書了。席間聽到他們父女的對話,好感動,從她爸爸口中不斷的讚美,感覺出他多疼Birgit。誇獎她的廚藝、讚賞她送的書、聽他們談莎士比亞、談華格納歌劇、討論現代戲劇佈景、敘述 (他爸媽)昨天去看電影的內容等等云云。是否因為父女太投緣,讓她跟Claudio走不下去?果真如此,就剛好跟我相反,我則因為不是這種父女緣,而不敢嚐試經營有伴的生活。話說回來,她爸媽的退休生活模式,倒挺不錯的,夫妻倆每隔兩三個月,就上來維也納住兩三星期,到處聽歌劇、看戲劇,充實文化生活。兩個小孩都在維也納工作,都有自己的家,星期天就叫她們來吃飯,每兩三個月可以照顧忙碌的她們兩三星期,這個主意真的不錯,不會互相打擾,自己可以常常「換換空氣」, 還可以關心到莘莘念念的小孩。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1.   2007.01.30 Tue.  向老闆要工作

昨天收工後,到 Gasometer 找 Trixi。她去年成功的幫維也納史博館出了一本三百多頁的直笛目錄,這是她進史博館七年來所出版最重的一本書。打從學生時代就從她身上學到多元生涯規劃的功夫。在臺灣成長的過程,一向同一時間「專心」於一件事上,小學念完 念中學、中學完念大學,一個捱著一個。到維也納「重新」讀大學,卻從小我八歲的Trixi 身上,學到「不」專心的本事。中學畢業後,她開始同時讀音樂院薩克斯風演奏、大學哲學系及音樂學系。她早我一年拿到音樂學博士,更早一年,她已先後拿到音樂院薩克斯風演奏文憑及哲學系畢業證書。從入學認識她後,我也「模仿」她的行徑,「貝多芬」(碩士論文)還沒寫完,就開始動筆寫「聖詩歌」(博士論文)。同時多頭進行計畫案,則是我跟她 目前工作生涯上的相同模式。她說,很多史博館的前輩們,頂著史博館主管頭銜,在外兼差、授課,就是沒替史博館認真做事,這種昧良心的事,她做不來。 雖然她也同時在音樂院兼課(這學期甚至兼了18學分的課),常常在計畫案公文旅行的階段,她就向老闆要下一個工作做,常讓她的老闆覺得非常頭痛!哈,好在我可以自己 決定,只要做得來,計畫案自己排,不必跟人要。這是我比她幸運的地方。她很懷念跟她指導教授學習的日子,Prof. PASS 一天到晚鼓勵她嚐試執行新的計畫,讓她養成手上隨時有很多事在進行的習慣。前兩年她剛帶職念完「文化經理人」的課程,我得意的問她,可以體會到我當年學企管的心情了?她猛點頭。上週六在Salzburg跟12年不見的Susanne見面,她現在任職Salzburg大教堂諮商員,劈頭就說, 她覺得我還是一如以往:Systematisch(有條有理)。我說,那是拜學過管理之賜,不用來管「人」,卻管手上的「事」。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70.   2007.01.16 Tue.  什麼時候放寒假

校車上跟社會系老師聊到「放寒假」。這幾天碰到「圈外人」問起放假,總是非常尷尬,也不知要從何解釋起。她說她婆婆以前是小學老師,老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她只教九學分,卻要半夜爬起來挑燈夜戰?算是「半個同行」都難以解釋了,何況是從不過問我大小事的家人更難諒解 。即便是同行,也可能是「同行不同業」或者「同業不同工」的Officemate。還好阿嬤過世後,二舅公偶爾打電話來 ,會跟阿嬤一樣,露出一絲「彷彿理解」的同情^_^。

想要在出去查案子前再動筆寫幾個字,花了一個禮拜努力的改考卷、算成績,為了盡量維持用功學生的「公平正義」,我又自作孽的把項目訂得很細。總算八個班的成績抵定(好在以前Lotus 1-2-3基礎不錯,現在用Excel下公式還可以幫不少忙)。不過教書八年多,不太給學生不及格的,第一次一口氣死當七、八人。為了避免情緒使然,跟寫完文章一樣,我會讓它「沉澱」一下,或許可以給些「死當難免、活當難逃」的革新機會。閉關完再PO成績出去。

大學生的成績60分及格(50分死當,意思是「下學期檔修,好好反省,明年再來」),研究生要70分,老師則是75分才及格。能出門教九學分(這學期還特例19學分),表示完成了「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表面。它對於不想淪為「教書匠」 的專任教師而言,不過是老闆規定的四項工作內容的其中一項。其它三項呢?Ja,一部分是對別人寫出「有益國家社稷學術發展」的論文提出薦言等等「社會服務」,當然臨時額外迸出來的推案,也會是侵蝕生命光陰的殺手;其他還有已教過、正在教、 甚至沒教過的學生的生活、課業、情緒等等「輔導」。最後一項才是重點:自己要寫出「有益國家社稷學術發展」的論文(可喜可賀!這幾年,我已經把最後一項當做「即使走入廚房」也能甘之如飴完成的心靈調劑,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趕快改完考卷 ,開始「調劑心靈」)。

「放寒假」表示,才有時間做九學分以外的其他工作,說說看,其他的工作,哪個有「寒假」可言?真是尷尬 |||(′~~`)|||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9.   2006.08.20 Sun.  變老和成長

這禮拜週報裡夾的耕心週刊有篇文章「羅老媽上學記」。羅老媽是「桃園市老人會館第一期老人大學」畢業生。雖然作者描述的這個單位,可能記錯縣市、改名子或不存在,現在已經查不到了,不過文章中的一句話,挺動人的:人並不是因為年歲老了才停止進步,而是先放棄向上的心,不再追求進步,才會變老。這是出自一位33年前,年高八十四的「羅老媽」之口(如果現在還在,臺語就是快「呷百二」了)。以她的年歲跟環境來說,哪個不是覺得「那麼老了還在學,真丟臉」或「真歹命」的,她的這種想法在當年算是「前衛」了。其實,同一時代也可能有兩種不同想法的人並存,擺爛的也有,踏實的也有,端看個人。我媽就覺得退休了還要學,「太辛苦」了!可是快八十歲的二舅公就說「松年大學每期兩年,他要繼續參加,領第二張松大畢業證書,看能領多少張」。一個整天哀哀慘慘,不是復健就是拿藥,另一個卻是活跳跳的一尾龍!我問過舅公,他這年紀每天三、四點那麼早起,上課時難道不會打瞌睡?他笑說,會啊,尤其碰到語調低沉的講員,也會猛點頭,可是點頭歸點頭,下課就自然會醒啊!他這年紀最擔心「醒不來」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8.   2006.08.17 Thu.  不是芒果

木瓜事件距離今天剛好滿五年。巧的是,今天發生的事也跟水果有關。

星期天到市場買菜時,看到木瓜旁一堆綠綠的長得像芒果的,幾年下來,身邊的親朋好友,知道木瓜事件,都不時機會教育,告訴我芒果的長相,雖然我還是分不清什麼是愛文芒果,什麼是外國芒果。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只要芒果跟木瓜放在一起,我分得出來(一定要放在一起喔)。這次看到這堆綠綠的,知道它不是芒果,很硬,問賣水果的老板:Wie isst man den(這個怎麼吃)?他說放它兩天等軟了再吃。也忘了問「然後呢」,心想放兩天軟了就可以切開,心滿意足的走了。今天早上看到它,摸一摸,已經軟了,還有點發黑,心想,應該可以吃了,切開它裡面有顆很大的籽,不禁讓我想起五年前那顆芒果。可是怎麼吃呢?那天買的時候忘了問它叫什麼名子,又不像超市,可以看到菜名,這下好了,打電話要問人家吃法,也得說得出名子!問了 Jolynn,形容了半天,好像猜謎遊戲,沒問出來。最後還是我們吃遍天下的 James 厲害,竟然沒幾下就「猜」到了:它叫「酪梨」啦。可是James反問,它不是梨子型還是葫蘆型的嗎?我說,一點都不像,我買的已經切了,沒證據。找到幾張長的很像的網路圖片(圖1圖2),都不像梨子,果肉看久了還有點像木瓜,加上那顆籽還比較像芒果。

 

維基裡的幾種吃法,最少有三種吸引我:
Man kann es pur genießen, mit etwas Zitronensaft beträufeln, mit Honig bestreichen oder auch mit einem Kräutersalz zusätzlich würzen und als Brotaufstrich verwenden. Als Salatdressing kann die Avocado zerstoßen und mit Zitronensaft, Olivenöl, geriebenen Chilischoten und nach belieben weißem Balsamico zubereitet werden.

一種是乾吃。第二種是加上檸檬汁、蜂蜜或鹽,塗麵包吃。第三種是搗碎後,加上檸檬汁、橄欖油、辣椒籽,淋上義大利醋Balsamico,當做沙拉醬。

只是,想查怎麼吃,前提總要叫得出名子吧。五年了,還是依舊笨得可以!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7.   2006.08.08-3 Tue.  初識蕭泰然老師

剛回來時,住淡水沙崙海邊,那棟樓叫做「海明威」,是當時在淡水教會牧會的鄭宏輝牧師帶我去找的。海明威的中庭有個游泳池,九二一之前還運作正常,附近的人都會來我們這裡游泳,鄭牧師一家也不例外。有次(七月14日)下去跟他們聊天後要上樓,這是個雙拼大樓,樓下兩道門禁後,才是電梯。我開了第二道門,有位陌生阿伯與我同時要搭電梯。電梯來了,陌生阿伯客氣的請我先進去。我想,臺灣這麼紳士的阿伯不多見了,很多沒禮貌的「大男人」走在前面推門,我還得小心,不要被他們毫無顧忌放手的門打到鼻子,哪裡輪得到我「先請」,呷卡壞耶。進了電梯門,他問我住幾樓,要幫我按樓層,我回答五樓,他自己按了六樓,我腦袋裡想起媽媽的警告「在臺灣不要隨便跟陌生人搭訕」。然後他看著我脖子上高音譜記號項鍊問「妳是音樂Major的嗎?我也是。」剛回來傲氣十足,我心裡想,維也納滿街都是音樂Major的,沒什麼稀奇吧!五樓到了,我點個頭趕緊「逃」出了電梯。好可怕!

八月10日,陳茂生老師來看我,說蕭泰然老師也住這棟樓,要去把他找過來。出國前在雙連聖歌隊唱了八年,陳老師指揮,唱過很多蕭老師的曲子。我自己隨手拿起長笛,吹的也是蕭老師的合唱曲,當發聲練習,隨便轉調,亂吹一通。陳老師說,蕭老師住六樓,門口的消防梯走上去跟我的大門相對,他去把蕭老師帶下來。一進門,天啊,竟然是電梯裡那位「陌生阿伯」!我不好意思的說「實在有眼不識泰山,連蕭老師都不認得」。蕭老師竟然回答「啊!沒關係沒關係,我是泰然,不是泰山」。

蕭老師說,他很喜歡海明威,在美國時還特別去Florida海明威之家朝聖,在臺灣找到這棟租處時,一直覺得住這棟樓跟海明威有緣。我在沙崙住的那兩年半,偶而會去蕭老師那串門子,特別是我們有共同認識的人來訪時。第一次在臺灣吃Shabu Shabu,還是蕭老師請的客。從沙崙到淡水捷運站,要搭十多分鐘的公車。星期天上午出門去教會,偶而會同路,他去東門,我去雙連。後來也是他帶我去東門的。搭車時,他有個有趣的座位哲學,一般人都會選擇順向的座位,他喜歡背向的座位。他說,也許是心臟開過刀的關係,他覺得車子煞車時,緊貼著椅背坐,好像在按摩,很舒服。

當然,從八月10日起,我再也不敢亂吹簫老師的曲子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6.   2006.08.08-2 Tue.  有心也要有"用"

二十年前,剛從學校畢業,應該說畢業典禮之前,就應徵到工作,一畢業就上班。是出版社的行政助理。同時開始上班的除了我,還有另一位。兩個人的試用期都是三個月。剛開始我們都以為,三個月後兩個都會成為正式員工。三個月期滿前,經理通知我們,試用期滿只留下一位,我被留下了。大家感到很驚訝,覺得另一位同事也很有心,很認真啊!老闆斬釘截鐵的回答:有心不見得有用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5.   2006.08.08-1 Tue.  晨間禮拜

調整作息,一方面為了配合開學後星期三早上八點的課,一方面也是有益健康的緣故。幾個月來也因為作息調整了,星期天就可以參加雙連七點半的晨間禮拜。在維也納近十年,住在 Servitenkirche 旁邊,它是一間建於1638年的修道院教堂,教堂本身是1677年蓋的巴羅克式建築。在寧靜的住宅區中,每天定時敲鐘,已經是大家習慣的事,剛回臺北時,還蠻懷念這個已經敲入我心坎裡的鐘聲。教堂每天都有晨間彌撒,每天早上起床下樓,都會看到剛從教堂望彌撒結束回來的Frau Dr.(這棟私人宿舍屋主),總覺得不可思議,那麼早。這幾年回去看她,八十多歲,身體硬朗,習慣不變。回想起來,出國前在臺北,媽媽也都是去早場禮拜,結束回到家早上十點不到。現在自己已經就是這個步調了。

早上出門是比較涼快。參加雙連早場禮拜,內容跟第三場十點半禮拜大致相同,取代第三場詩班獻詩的,大多是個人獻詩。早場禮拜也大多沒有播放投影片,不會受到多媒體的干擾,可以很單純寧靜的跟上帝溝通。不會有第三場大禮拜時的「擁擠」跟「吵雜」。如果要用「三不一沒有」來形容,應該是:不擠、不吵、不熱,跟沒有投影片干擾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4.   2006.08.05 Sat.  原則與彈性

年輕時跟朋友自助旅行,除了跟 Miranda 外,幾乎都是我排的行程。從行前的規劃、訂旅館,到車船飛機的轉接,幾點到幾點搭什麼車,換哪一線,一分一秒都會在出發前規劃好。金牛座的固執,加上十年德式一板一眼的訓練,精準的自我要求,塑造了一套固定的處事原則。好處是,做事有系統有效率;壞處是,如果計畫趕不上變化,沒有一步步照步驟走,心裡會一直有疙瘩,壞了心情。

跟 Jolynn 去三義時,她提到前陣子帶家人出遊的心得,是不錯的經驗分享。按個性,出去玩都會先計劃好,幾點到哪裡,走哪條路,都是先規劃得好好的。那次她特別選擇「隨性」,心裡帶著大方向,大致有譜,就出發了。一整天下來,少了很多「沒有按計畫走」的報怨,反而多了許多彈性,也多了很多沒有規劃到的「驚喜」。其實,我想應該是多了份接受意外跟驚喜的包容性。

這兩年在 Ingrid 提醒下,生活上加了許多彈性,做事沒那麼ㄍ一ㄣ。走了前腳,後腳一放,路就繼續往前走了。放腳、放手之外,還要放心。也許就是想通這一點,病才好的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3.  2006.07.30 Sun.  開啟Floppy Disk中的AmiPro檔

明天要交稿了,為了寫Carstairs Douglas這篇文章,要用到1995年做的一份匯整表。找了半天,硬碟及歷年備份光碟上都沒有找到檔案。靜下來回想當時是怎麼寫的,是存在哪裡,用什麼檔名存的,一步步推回去,十多年前的檔案,啊!想起來了,1995年在維也納,用的是AmiPro 3.0,而且因為那時候維也納的朋友圈,用的既不是WordPrefect,也不是剛起步的Word, 當時的文章都是用AmiPro寫的。對了,存在磁片裡!磁片磁片磁片,翻箱倒櫃把一箱箱磁片找出來,一片片翻,哈哈!有了,就是這兩盒,心情像搭雲霄飛車在雲端飛了起來。拿了磁片飄回桌前,卻再一次像洩了氣的球,有磁片還是看不到資料:我的Notebook沒有軟碟機!

去年夏天除了身體的瘦身,工作空間也來個大瘦身,從誇張的一個人用三臺電腦,全部清到家裡只留一臺Notebook。所有需要的週邊配備都外接,燒錄器外接,硬碟外接,必要時帶著走的Notebook只有1.64kgs。於是就沒有了能讀Flpoppy Disk的軟碟機。打電話去燦坤,還好,還買得到USB外接的軟碟機,只有一種,沒得選,店員說,現在這種東西,有就不錯了。

硬體解決了,軟體?AmiPro檔,副檔名.sam。打開Word,想開檔案,檔案類型裡,連Lotus 1-2-3,甚至「慧星一號轉換程式」.cwi檔都有,就是沒有開AmiPro的.sam,用Word開,當然是亂碼一堆。哈!小派當年有先見之明,幫我找到AmiPro程式,是Lotus被併購前出的,還是中文版的!小派,又要向你拜謝一次了,你回來我 帶你去「香宜」祭一祭(五臟廟)!

當檔案再度呈現在螢幕上的這一刻,已經花了我三、四小時了。儘管畫面上所有德文字的部份都變成亂碼(當年用的是德文版的AmiPro唄),這一剎那,真的叫做:總比沒有好(資料再打就有,idea卻常是喚不回的)!只是前幾年Word 98(Word 8.0)還能叫AmiPro出來轉成Word檔,現在Word 2003(Word 11.0),連開都開不了,別說轉檔了。能做的就是趕快把Floppy上的東西轉到硬碟吧!過幾年,當光碟機被隨身碟取代後,又要上演相同的戲碼。 許多類似的事發生,例如當年從維也納Radio錄回的400卷精采錄音節目,過一陣子恐怕連聽錄音帶的機器都難找了。幾年前為了聽一張考試用的LD,也是到處找播放LD的機器,最後上eBay標到高雄某KTV淘汰的舊機器,才解決。現在想起2003年看到的一篇文章〈別以為數位資料可永久保存〉,已經應驗在我身上了。

不過,在M$還沒成型的年代,那本德文版《聖詩歌》竟然能克難的在中文Win 3.0下的德文AmiPro,又是德文又是漢字的,把它寫出來,真的多虧詩恩幫忙。文亭、玲夌,我們這一票都在他的協助下,過關斬將走過擁有人生第一臺電腦的起步。前幾天還跟人在加州的文亭憶起當年詩恩召集我們上「電腦課」的日子,我的筆記都還在喔。詩恩也是該謝的,師傅,謝啦!

該繼續完成我的Carstairs Douglas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2.  2006.06.13-2 Tue.    初吻

惠如嫁了,年底惠霖也要披嫁紗。好像他們還圍坐在小玲姐姐的床上玩耍的,惠如講話「臭奶乾」(chhàu lin ta)的聲調還在,日子飛得真快!前年智傑二十歲那天,我把他們姊弟的相片找了出來:


1. 阿傑剛出生
 

2. 嬰兒肥還在的阿傑

3. 兩歲多的阿傑(前中)、
珮君、惠如、惠霖在小玲姐姐床上玩
 

4. 喔!我的初吻
 

5. 阿傑三歲時
 

6. 小玲姐姐上班前,必定先去跟阿傑報到
旁邊就是惠如啦!
 

7. 惠霖、珮君、惠如、阿傑跟小玲姐姐
 

8. 帥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1.  2006.06.13 Tue.    大人不在家

上星期六惠如在永吉教會結婚。婚禮上碰到多年不見的連思慧,她婆家在永吉。巧的是,星期天雙連禮拜後跟兩個朋友在上田午餐,朋友介紹第一次見面的洪長老,她竟是思慧的媽,我說前一天才碰到思慧,就這句話,讓她請了一客!星期天雙連牧師帶四十多位長執夫婦去參觀玉神,「大人不在家」,剛好客家宣教主日,請退休的彭牧師回來講道。很久沒有聽彭牧師講道,這是他退休後,我第一次聽他講道,感覺跟生活比較貼近,以前好像訓導主任。他舉了幾個過去生活窮苦的例子,剛好被我們拿來當午餐的話題。

現在很流行以戰時生活緊張、戰後民生凋敝來警惕後輩:喝稀飯、吃地瓜簽、沒鞋穿、被爸媽「嚴刑拷打」等等。這些聽在五年級的耳裡,或許還有點感覺,不過對於有勤奮優秀的五年級父母保護下的七、八年級,甚至九年級生而言,他們是完全搭不上線的。過去物資欠缺的年代,因為有需求的慾望,我們的抉擇常是「我要...」;可是這一代,生活上物質豐裕,他們的抉擇是「我不要...」。十年後,臺上牧師沒有小時候生活困苦的「見證」時,他們會拿什麼事來感動臺下的聽眾?現在的大人們以過去物質生活艱辛,走過經濟困境為傲,來勉勵後輩。十年後這些自幼衣食無虞的人長大了,他們沒了那些苦哈哈的民生經歷,地瓜簽成了養生極品,家暴法保護下跟愛的教育中成長的他們會說些什麼?思慧的媽媽很可愛,她說:以後我們會聽到臺上的人說,他們是如何經歷卡債風暴、如何走過憂鬱症的。

上一代物質見證沒了,出現的是下一代心理歷程的見證。隔代差距的時間間隔也愈來愈短,甚至同時出現在同一代中,小時候「拼經濟」,長大「救心病」。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60.  2006.06.11 .    上美的話(Sióng súi ē ōe)

「語」是說的,「文」是寫的。剛開始學德語時,學的是「Hochdeutsch」(標準德語)。後來才知道這是北德用的,南德、瑞士、奧地利說的是不太一樣的口音,就連文法用字,也有差異。剛要去奧地利學德語,朋友問我,介不介意學的不是「標準德語」時,雖然是在那個要求養狗養「純種」、講話講「標準話」的年代,學的是不是標準德語,對於一個尚未深入其境的人而言,沒有特別的感覺。真正對自己學的不是「標準德語」感到欣慰,是在後來的兩件事上。

第一件事,在學舒伯特的藝術歌曲時,他用了很多維也納方言寫的詩譜曲,學維也納腔的好處,也許是只會「標準德語」時無法體會的,那種唱維也納方言時「在地的親切感」。 第二件事,有一次去西德的法蘭克福,到超市買燻火腿,我順口向櫃檯切火腿的先生說「Schinken, zehn Deka」(火腿10 Deka),櫃檯先生看著我這黃皮膚的「日本小女生」,馬上回問「您是奧地利來的吧?」我很高興的點點頭。 →首先,奧國人稱1 Deka是10公克,我要買的是100公克火腿,順口就說了奧國人的計量單位,所以櫃檯先生從我的用語認出我不是在當地生活的人。 →→其次,洋人看到東方人,看不出哪國人,都先以為是日本人。這就跟臺灣早期以為洋人全是美國人一樣。不過,他沒有說我是東方人,卻認出我是生活在奧地利的。這是一種「被認同」的成就感。

昨晚金曲獎頒獎。《源—駱維道合唱作品集》得了兩個獎項,一個是整體性的「最佳古典音樂專輯獎」,另一個由高俊明牧師寫的〈莿帕戶火燒〉拿到個人「最佳作詞人獎」。而最佳作曲人獎項上,駱維道的〈與春風做伙迎接年冬〉不敵李和莆的〈草螟弄雞公〉。

這張專輯跟獎項上,讓我想到的,也是兩件事:

→首先是作曲。 音樂語言上,駱老師把「九二一」、「九一一」的傷痕,配上排灣族、福佬跟客家的樂思,以「西國樂法」來做的曲子,跳過了單純的個別臺灣族群音樂素材,希望來個「世界一家」的前衛作法,終究不敵淺顯趣味的「寶島印象」,難怪今天報紙馬上就有「脫離綜藝化的頒獎典禮」、「把非流行音樂獎獨立出來」的聲音

不過,去年底金曲獎入圍名單還沒公佈,學生拿這個曲子給我聽時,我的感覺是:曲子裡充滿上一代的悲愁臺灣情,這是一股要加在我們這一代的、要我們勿忘那一代愁苦的思緒。好比當兩、三歲的孩子們在跳〈ㄘㄨㄚˋ冰〉舞、唱五月天的歌曲時,我們要小朋友學〈哥哥爸爸真偉大〉、〈妹妹背著洋娃娃〉這種不屬於他們童年圖騰的「戰時兒歌」一樣,他們早已沒有「為國去打仗」的認同感,洋娃娃都用玩具娃娃車推的,而不再「背著洋娃娃」了! 「天黑黑」經過陶喆的改編,不是當年悲悽無奈的「天烏烏」,它經過了意境轉化,才有機會再度流入這一代的音樂語彙中。

還有,拿「西國樂法」來當作「臺灣傳統」音樂技法,是西方宣教師於十九世紀末加諸於臺灣基督徒的歷史包袱啊! 前年辦「2004臺灣宗教音樂」活動,我聽完一場道教音樂演出時,感動得當場打電話給駱老師,不知道駱老師您記不記得?我說,真希望可以聽到用南北管音樂做的基督教歌曲!如果當初宣教師們不把我們的「傳統音樂」趕出教會大門的話... ...???

註1:〈妹妹背著洋娃娃〉歌詞頗「靈異」的,妹妹可以哭,洋娃娃怎麼會哭?
註2:《西國樂法》也同時是杜嘉德十九世紀末寫的一本西洋樂理書的書名。

→→其次是關於作詞。 高俊明的詞是這麼寫的:

莿帕(Chhì-phè)戶火燒     燒到真厲害
總是無燒去                              猶原在(tī) 豎在(khiā Tsāi)
炎火一下過                              In就又發芽(Hoat gê)
春天一下到                              In就又開花

這是上美的臺語,也是荊棘它焚而不燬的精神寫照。我為從小有這樣的環境,學到這麼典雅的臺語,滿心感謝上帝! 另一方面,這也對應在法蘭克福櫃檯先生給我的「認同」價值,只是當時是「被認同」,這次卻是真真實實的「自我認同」。 而上一代還在「互火燒」的心有餘悸中,我們這一代已經沉浸在「發芽」、「開花」的無憂無慮裡。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9.  2006.06.08 Thu.    嗷嗷待哺

很久不當「講評人」了。很多人剛回來時總有不少作品發表,這樣的現象大多只有幾年的壽命。幾年後參加研討會,不是當講評人,就是當主持人,研究工作也從一線退居幕後。在線做研究是件苦差事,最近就有朋友以年紀為由,宣告不再密集參與一線研究,如果爭取到經費,養助理跑現場,查工具書的工作也交給助理、研究生去做,連Wiki都沒聽過。

我一直警惕自己,參加研討會最好是去當「發表人」。所以有邀約當講評人或主持人,我是能躲就躲。這次接這檔講評,純粹是去幫朋友忙的,不過感想很多。

四月初打電話來邀約時,心想,也許可以用時間不便擋一下,所以沒有一口就答應,對方也沒有馬上確定,當時我還為自己一時的「大牌」愧疚了好久(相對於以前不二話的接下case)。隔了一個月沒有進一步連絡, 正慶幸沒我的事了,五月六日接到電話,說要跟我確定六月初研討會時間。原來還是躲不掉。而且從兩篇變成三篇,一口氣評三篇。好,幫忙就幫到底。放下電話,我馬上分別從de.Amazon、uk.Amazon、us.Amazon下單,用快遞把三篇論文相關的唱片買來,de.Amazon的快遞不寄 臺灣,我還請德國的朋友幫忙用DHL轉寄。兩週後東西全寄到了。

仔細看完論文,發現這三篇並沒有寫的那麼深,我把修改意見林林總總列了五十多項。大致分成初階跟進階意見。然後開始考慮如何在每篇十分鐘的時間內,可以說完這五十多項。整理一下,發現有些基本的問題,在三篇論文中都發生的,也許可以用三十分鐘的時間,合併處理。這個動作讓我想到一個畫面:母鳥正在咀嚼食物,準備餵一窩嗷嗷待哺的雛鳥

這三篇學生論文,基本上都還在做知識的堆疊,只是手法不同,並沒有深入的創見。最淺的還停留在以上課筆記為佐證的階段。於是決定放棄進階意見,深入的部份就以手上能延伸的材料,為他們做補充,不過點到為止。這次我就沒有考慮臺下的需求了,畢竟深入論文的人,必然知道相關「密碼」,而毫無貢獻只有張嘴等著餵的,當然聽不出玄機。如果他們有心,結束後會來問我,我再仔細說明。

果真,結束後三個人只有一個人來要密碼,不過當我仔細說明時,學生竟然說密碼太難不想用了。臺下還有個「張嘴等著餵的」,竟然吐出來說:難吃死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8.  2006.06.06 Tue.    打黑工的日子

在奧國打工要申請工作證,沒有工作證就是黑工,像我這種普通外國學生是不可能拿到工作證的。爸過世後的暑假在Salzburg打過工,是跟Salzburg兩個多月的親密接觸。 很多學音樂的學生,到Salzburg是去參加大師班音樂營。我,是去那裡做工的。

那是跟Jeuness Chor去奧國西邊的小城Innsbruck,唱完兩場Leonard Bernstein的Mass演出後。一回到維也納就接到電話,說Salzbur有工可做,馬上又出發往Salzburg,一個禮拜內幾乎繞了奧國一圈。拎著皮箱出門時,只聽說那家中國餐館老闆娘很兇,上工的都不會待超過一個月。我想,出國前在講義時都能做404天了,試試唄!

每天早上十點半上工,工作13小時左右。因為太瘦、臂力又不夠,沒法端盤子(出菜時得在手背上堆疊又大又熱的盤子),於是我的工作就負責酒水、洗杯盤、中午大家休息時,我去燙抬布(桌巾),晚上下工時,換酒水缸瓶。

洗碗機:櫃檯有個洗碗機,客人的各式酒杯要先用洗潔精拭過杯口,才能放入洗碗機中,怕打破杯子,徒手泡在洗潔精中幾小時是正常的事,也因此雙手粗到沒法碰絲襪,摸一雙、破一雙。

切柳丁:因為Salzburg是著名的Mozart城,很多觀光客,臺灣團也多,老闆娘父女是臺灣來的,自然客人也多。夏天中午有團,飯後會送水果。上工第一天,有臺灣團,得先到廚房幫忙切水果備著。沒出國前,我是媽說的那種「讀高女,三頓不煮」﹙臺語,意思是書唸多的女人不下廚﹚的,別說從不吃水果(因為懶得切),更別提拿刀切水果。一進廚房,二話不說,小廚子遞給我一把大菜刀,放在我前面的是一籃待切的柳丁,好小的柳丁。第一刀劃下去,我「啊」了一聲,左拇指鮮血竄了出來,趕快放在嘴裡吮著,不敢再出聲,我擔心被炒魷魚。在旁邊的大廚看在眼裡, 偷偷遞過來一把他專用的小刀,示意我繼續切。晚上下工時,謝謝他的好心,他說:「你們那是拿筆的手,跟我們這種拿菜刀的手不一樣啦!」。他跟他老婆是青田來的,廚房裡四個廚子,只有他不是黑工,兩個女兒在數週後也被從中國「接出來」 。

換酒水缸瓶:餐廳位在四樓,冰櫃在地下室。每天晚上十一、二點下工時,得把當天用完的可樂缸瓶、啤酒桶拖回地窖,再換上裝滿的可樂缸瓶跟啤酒桶到四樓。四樓到一樓有電梯,不過從櫃檯到電梯,以及從一樓電梯到地下室的冰櫃就要用拖的。每支裝滿的可樂缸瓶約18公斤,啤酒桶是30公斤。剛去時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臂力,雙手一支支吃力的從地窖樓梯慢慢的一階階往上抬。兩個多月下來,倒也訓練得可以雙手18公斤一手一支的走上樓梯。剛開始時,只覺得老闆娘「臺灣人欺負臺灣人」,好不容易把缸瓶抬上四樓,再一支支慢慢轉到櫃檯裡,其他人有空手,會過來幫忙我搬啤酒桶,老闆娘就狠心的坐在門口,翹著腿抽她的菸!

打電話回家:工作很辛苦,到公共電話亭打電話回臺北,想到在臺北是坐辦公桌的,來這裡洗碗、躲警察,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多麼希望電話那一頭的媽媽,至少給句安慰的話。可是她劈頭就一句「受不了就給我回來,沒有人叫你去啊!」咔的一聲,掛了我電話。這一句讓我清醒了:我就偏不回去!

拖著行李,在回程的火車上,眼淚像自來水一樣,三個小時車程,一路從Salzburg哭回維也納,不為別的:熬過來了,還待了兩個多月!從此再也不怕「窮」,因為再苦也不過如此而已。 這個經驗學到的,其實不是身體的勞苦,而是心理上那份臺北帶過去的虛榮心的突破。

James 剛去日本時,也吃了不少苦頭,這是他寫去維也納給我的明信片: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7.  2006.05.20 Sat.    牛奶與牛、樹與森林、成就與包袱

跟同事談到婚姻觀。我是沒資格談的,因為站在門外,哪能知道屋子裡發生的事。可是,等進去後再談,已經無從選擇了。舒曼稱布拉姆斯是FAE(Frei aber Einsam,自由卻寂寞),我想布拉姆斯大概反而慶幸自己EAF(Einsam aber Frei,寂寞卻很自由)。何況,我的字典裡是找不到寂寞兩字的。結婚像是「為了一顆樹放棄整片森林」,雖然沒有那種「放眼森林不看樹」的個性,也許遇到的也只是株無名草,不過,目前的至理名言大概是這句:別只為了喝牛奶而去養一頭牛。

關於生小孩,這是許多人「一生的成就、永遠的包袱」,現在的我,儘管沒有這種成就,卻慶幸不必揹負一生的包袱。運氣好是「甜蜜的包袱」,運氣不好,像我媽這樣,養了我們幾個不肖子, 莘莘念念、牽絆一生,她常常懊悔當初那份揹包袱的意願,卻已後悔莫及。千金難買早知道啊!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6.  2006.02.02-2 Thu.    陪阿舅到舅公家拜年

昨天陪舅舅到舅舅的舅舅家拜年。阿嬤走三年了。以前阿嬤在時,過年我會陪阿嬤「回娘家」。阿嬤走後,阿舅就代替阿嬤回去,今年我又跟上了。

1.
阿嬤有九個兄弟姐妹,四個舅公,除排行老三的阿嬤外,上下還有四個姨嬤。小時候她們家生活苦,養不來,除了大姨嬤留著幫忙家事,其他女生都送人養。大了以後,過年姐妹們還是回家團聚,年紀大了還一起去日本旅遊。大舅公跟三舅公幾年前都走了,二舅公就擔起「娘家」的責任,每年過年排行老五的二舅公會請姐姐妹妹們到他家,她們姐妹長的很像,個子也都不高,每次都會看到一排好可愛的「小矮人」,在那裡聊天喝茶。阿嬤跟二舅公很親, 三年前阿嬤走了(他特別在阿嬤的告別式上用日文唸祭文給阿嬤),去年86歲的大姨嬤也去陪阿嬤了,現在剩下三個姨嬤, 屘姨嬤(屘ㄇㄢˇ=老么)的先生風趣健談,有他在,忠厚老實的兄弟姐妹們不怕冷場。昨天很好玩,這些已經沒了上牙的七、八十歲小姑們,在餐桌上啃完雞腿,吃飽了還一起跑去廚房向還在出菜的二舅婆討教秘方。能讓沒了牙的老太太們拿起來啃的雞肉,是真的很不簡單!二舅婆很會做菜,77歲了,還是一手好菜全自己做,這年頭臺北人誰還自己蒸年糕呢?二舅婆母女です


由左至右:
屘姨嬤、三姨嬤、二舅公、四姨嬤、屘姨丈

2.
阿嬤跟媽媽都是第二個女兒,也都走上當養女的命運。阿嬤送人養是因為家裡養不起,媽媽當養女則是迷信造成的,因為她小時候愛哭,南港的陋習:愛哭的第二個女兒養不大。三歲時,生父這邊的阿祖就決定把她送給當年19歲的阿嬤。所以我出生時,阿嬤才40歲。難怪一天到晚聽媽唸我:好命已經做阿嬤了!原來是這麼來的。

3.
回去拜年吃飯的畫面,還引起我小時候的回憶。舅公家吃飯分兩批,南港阿嬤家(媽媽的生母)則是分三批吃飯。昨天舅公家的餐桌很大,卻也塞不下二十個客人家人同時吃飯。於是客人先吃,吃完家人才第二批上桌吃。小時候年初二回南港阿嬤家,這才典型,阿公是開煤礦場的,很傳統,講究男女先後,每次回去,都看他們分三批吃飯:先是男眷(阿公、舅舅們跟姨丈們),再是女眷(阿嬤、媽媽跟阿姨們),最後才輪到小孩上桌。大舅媽19歲嫁來南港時,兩個阿祖都在,一家上下十多口,用的是大灶炒菜,她最記得我愛吃「槓鎚仔」(臺語),因為洋菇切對半,很像鎚子。今年除夕回阿舅家圍爐,表弟提起他每次到我家,都會吃到我爸的花枝炒小黃瓜,媽才回說,是因為我愛吃花枝的緣故。

4.
南港阿嬤生了七個小孩。五個女兒,兩個送人養(包括我媽),後來又領養一個。所以連媽在內六個姐妹。我小時候過年,她們姐妹會輪流請客,輪到我家,大人們酒足飯飽,媽起身送完客回來,我碗筷都洗好了。有第一次「乖巧」的得意經驗,往後洗碗就都是我的工作。洗米煮飯也是,五歲開始學會洗米時,那一剎那多興奮,但也從此,洗米就固定變成我「應該」做的。在那個不必憂心米缸沒米、廁所沒衛生紙的不懂事年紀,做家事是很不情不願的。

5.
話題回到二舅公,舅公很疼舅婆,昨天吃飯時,舅婆在廚房忙,他陪我們吃,我們問菜裡加了什麼佐料,他都可以馬上回答,可是他不會做菜。問他怎麼知道的,他說,舅婆做菜時,偶而會講講,幾十年下來,他都在旁靜靜的聽。開火車退休的二舅公話不多,卻很開朗,過兩年就八十歲了。退休後到處參加活動,到處玩,去年參加了個歐洲17天的團,17天去17國!12月底還代表他參加的大安教會松年大學上臺領畢業證書(因為他當班長)。他說松年大學每期兩年,他要繼續參加,領第二張松大畢業證書,看能領多少張。有趣的是:他不是基督徒。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5.  2006.02.02 Thu.    Wikipedia維基百科!危機百科?

今天中廣新聞網播了一則介紹維基百科的新聞(Yahoo新聞轉載,標題「網路維基百科 人人都是作家」)。

其實昨天(2/1)跟前天(1/31),奧國報紙已經圖文併茂的相繼報導了美國國會被維基百科封鎖修改權限的醜聞。美國國會被維基封鎖的起因,源自大批美國國會議員及工作人員進入維基修改對於議員們不利的相關資料,相對的並運用各種手法填入有利的內容。維基百科雖然標榜「自由撰寫」,對這種灌水手段,還是舉紅牌懲罰。這則新聞,在一般民眾閱讀的報紙Kurier被當做「多媒體」(Multimedia)新聞處理,而廣為學院師生閱讀的報紙Standard,則列為「網路政策」(Netzpolitik)新聞。學院師生往往會有更犀利的回應(這兩份報紙,每則消息都以Blog方式刊登,方便讀者隨時回應)。

觀察了一陣子,去年(2005)三月還是決定在首頁PO出維基的訊息,不過,卻不希望研究生們未經查驗,就把它當成正式的百科全書使用。我的立場:目前它仍只是個搜尋入口。理由是,並非所有懂維基遊戲規則的撰寫者都上道。如同我那篇Google新聞 臺灣版的立場一樣,真理不是靠「編輯頻率」或「點選率」就可以造成的,對百萬網頁的一窩瘋更嗤之以鼻!完全信任維基的危機,在於羽毛變天鵝所捏造的事實。

德語版維基百科在年底會先出版兩本百科系列書籍,並預定於2007年起,每月出版兩冊,每冊800頁的紙版維基百科(預估售價每冊臺幣750元左右,目前出版社已有100冊的篇幅等著印刷)。等著瞧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4.  2006.01.26 Tue.    退休年限消失的年代

這兩天大掃除,清出上個月想寫入心情寫真的資料。把筆債順便結一下。

十二月初在士林捷運站碰到許久不見的子韶。她是我們音樂系學生,雙主修企管系。她提醒我看當月《商業周刊》941期(2005.12.05)「活出兩輩子」的主題。專欄的標題寫著:當人類工作時間,從25歲延伸至75歲,50歲不再是學習終點站,而是中點站。從50歲往前看,25年黃金工作歲月,在眼前展開,觀念轉變,你可以多賺一輩子!

十二月下旬,著名男高音許萊亞Peter Schreier在布拉格唱Bach的《聖誕神劇》,做為他的告別音樂會。當天早上我聽到德國之音電臺Deutsche Welle訪問他,他說唱到七十歲,夠了。最近剛好七十一歲的Pavarotti也來臺中舉行告別演唱會,做為他聖誕節前世界巡迴的最後一站,他也要退休了,接受訪問時也說,終於可以不受演唱壓力,好好陪家人。

會注意這個問題,是因為想到自己最少在職場上都還有「數十年」要過,如何跟自己的工作自處,才能「細水長流」,就得好好想想了。十五年前踩著企管畢業的短淺資歷,不知不覺中走入音樂學術領域,頂著「沒有背景」的背景,再走進教書生涯。時代的輪軸轉得快速,下一個轉換階段,未必需要再十五年。寫〈點仔膠〉的施福珍老師六十四歲考進我們東吳音研所,賴永祥老師八十歲開始學電腦,還自創中文打字法,現在還在繼續創作中。彷彿我己經看到未來的自己,在氣息之間成型。

百年前德國人設計出的退休概念,燃燒寰宇一圈後,退休觀,再度回到農業社會的原點:工作跟生活再度結為一體,成為一生的事。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3.  2006.01.22 Sat.    東京五天

這學期幫兩班音資學生設了elearn平臺,臺音史跟音概也用不同於過去的方式上課,加上下半年送走兩、三個不錯的研究生,增加很多工作量,想在學期結束時慰勞自己,利用成績交出與過年大掃除前的時間,放空一下。臺北到東京免簽證,趁James要去為報考博士班做準備的機會,他教的這學期最後一班期末考結束,我們買了機票就出門了。這是我去過這麼多國家,行李最簡單的一次。指導教授Angerer的太太知道我計畫去「度假」覺得不可思議,也拍手叫好,因為他們認識的Yuring是個工作狂,從不知度假為何物的。儘管只有短短的五天!

我們住的赤坂陽光飯店,是間很小、很乾淨,也很簡單的商業旅館。非旺季,卻住了很多往來的上班族。他們充分利用大眾交通工具的風氣,實在令人激賞。

東京地鐵

東京地鐵列車裡很安靜,很少人交談,也從沒聽到過手機響聲,臺北捷運列車上的吵雜,實在無法與之相提並論。James說他們手機都習慣設定振動。可能剛經歷幾天的觀察,比較敏感,昨天早上在新店捷運上,看到一位穿著時髦的女士,在對坐與手機的對話,實在好笑,我也是被迫非聽不可:「小美啊!你在睡覺喔,對不起,吵醒你了,今天尾牙很忙,只是想問你,奇美漲還是跌? 啊,全都跌停喔... ...」。唉!
 

東京的馬桶

東京的馬桶令人印象深刻。去James位於八王子市的杏林大學時,離開前去洗手間,差點不想出來。因為馬桶的沖水是感應式的,完全不用我自己去按沖水鈕。其次,坐墊是熱的,有暖氣的馬桶!我以為只有杏林大學有這麼特別的設備,沒想到東京市區的百貨公司、書店的洗手間等等,馬桶坐上去都是熱的,好舒服。飯店的馬桶還有洗屁屁的設備,就差沒有烘乾而已。
 

月島文字燒

這次去東京,沒有特別的行程。原本只希望有個さしみ之旅,聽說文字燒很特別,也想去嚐嚐。除了有名的大 阪燒お好み焼き、廣島燒広島風お好み焼き之外,東京還有もんじゃ焼き(有人為淺草店做了更詳細的介紹,包括做法),在都営大江戶線上的月島(つきしま),好幾條街,幾十家店,都賣文字燒。它的做法特別,我們去的店是いろは本店(東京都中央區月島3-4-5 サングランパ2F),點了什錦文字燒ミックスもんじゃ(1,350円),蠻好玩的。下面這幾張是邊吃邊拍的:

1.什錦文字燒材料,我最愛的花枝、牡蠣、蝦子都有了
2.先將碗內最上層的海鮮及肉片在鐵板上微煎
3.加入碗內中層的高麗菜絲燴炒
4.燴炒後,中間撥開。大顆牡蠣在旁煎熟待命
5.將碗底的小麥粉芶芡醬汁倒入先前撥開的位置
6.從外往內拌炒(用兩個鏟子一起拌),加入一旁的牡蠣
7.拌炒均勻就完成了。用大小如冰淇淋勺的鐵匙(圖1最上角盤中的小匙)舀食。

美中不足的是,我跟James都不喜歡油煙味,出來後衣服都沾了一層油煙,吃完還去Seven-Eleven買芳香劑回來噴衣服。 日本菸腔多,不過前一天在新宿的居酒屋時,可能因為排煙設備做的比較好,身上反而沒有油煙、香菸味。
 

築地壽司大

因為搭晚班機回來,白天就安排去築地市場。為了吃這餐握りずし,我可是做了好幾天功課的,還到新宿紀伊國屋書店找到一本才出版一個月的築地まるかじり2006來讀。築地市場524家店,有兩家賣すし的會大排長龍。聽說壽司大(六號館第16號店)的服務很親切,雖然位子較少,我們在四度低溫的寒風中,苦等了七十分鐘,終於輪到我們。點了店長推薦套餐おまかせセット,由店長鈴木義久さん幫我們配,十道壽司,包括入口即化的大トロ、玉子焼。築地市場的新鮮海產,現握現吃。進門時店長先生很親切的問候,因為我不能吃海苔,他還特別幫我握了幾道沒有海苔的壽司,最後還附贈又肥又大的岩手縣赤崎產生ガキ

東京最後的Ending在壽司餐結束,刺身的部份好吃極了,不過因為最近有胃酸過多的問題,偏偏壽司醋飯,卻引起食道逆流的小毛病。

昨晚看NHK新聞,東京下雪九公分,剛去過的新宿、渋谷街道,被履上一層白衣。這幾天在東京的天氣都很好,天很藍,乾乾的,而且沒有風,十度的氣溫,卻不覺得冷。原本氣象預告的雨都沒有下。聽說東京Seven賣的雨傘品質很好,我的傘壞了,半年前就希望去東京的Seven買,可是一方面沒有下雨,再則都已不是日產的,終究還是沒有買傘回來。看了很多東西,還是喜歡MiT的,只是,跟MiJ一樣,越來越稀有了。

除了上面的記事外,當然也見到了十年不見的Minako,她帶三歲的兒子,千里迢迢費了兩小時車程來飯店看我。跟James從年輕人聚集的表參道走到渋谷, 也從老年人較多的淺草寺走到秋葉原,去看了以前James在上野送報時的報所跟派報區。喔!還吃了道地且不用排隊的Mister Donut。以後有機會再寫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2.  2005.05.14 Sat.    Yahoo被Google了嗎?

四月份開始出現了這個乍看之下堪稱一絕、而技術上不算高明的設計「YaGooHoo!gle」,暫且叫它《雅姑》吧。雖然投機,也不喜歡它的框架,不過這樣的設計意念,將挑起新一波搜尋技術的革命,好壞未卜。

未來商業化防意念盜拷機制下,搜尋器也可能變成收費制(例如:Nothern Light);反之,所有搜尋器的使用,將可自行排列組合。有人已經做了All in One網路搜尋器了,只是,不清楚狀況下,使用時還是要小心。

結合搜尋器網路百科的工具,目前有個不錯的Clusty(可連結MSN搜尋器 、eBay、Blogs及Wikipedia)。而會做初步歸類的搜尋器包括尚不支援華語的KartooMooter

目前收費跟不收費網路百科的例子,可以對照收費的五套Grove Online跟免費共享的《文獻傳記教會百科》。至於Wikipedia的模式將是下一波網路百科發展關注的方向,連文建會都在準備做可以「全民上網編輯」的《臺灣大百科》了。

2000年「Yahoo被Kimo」時,讓使用者拍案叫好,2001年Google進軍臺灣,又要兩邊查了。希望出現的是真正的「Yahoo被Google」或者「Google被Yahoo」了,甚至是「YaGooWiki」或「YaGooWikiMsn」等等,讓我們這些使用者方便使用。這又是一場夢!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1.  2005.04.06 Tue.    上墳

爸走十五年了(1990.11.18)。昨天跟媽上墳。想到回來前那幾年奧地利11月1日的Allerheiligen,相當於臺灣的掃墓節,我會陪打掃宿舍二、三十年退休的Flasch太太去維也納的中央公墓掃墓。其實,她每年去兩次,另一次在春天。她跟媽同年,從我進宿舍到離開,十年的時間,她是看著我剛下飛機的如何從比手畫腳,到用德文寫一篇篇、甚至到最後一本本的論文的;也是看著我從不會做飯,到最後能「辦桌」請奧國同學的。因此,對她感情特別深。她知道我媽跟她同年,我也常受到她的特別照顧。

春秋天會挑個好天氣,跟Flasch太太約好去掃墓,她的丈夫、父母、兄弟姐妹都在那裡了,每年去看他們兩次。Flasch太太是典型的奧國人,我回來時,她還不到六十歲,領退休金,身體硬朗,退休後還兼差繼續做,生活小康。她的媽媽也是當一輩子的Putzfrau(清潔婦),工作到九十多歲過世前一天都還在做(退休後就到處兼差,幫行動更不便的老人清理打掃)。我們搭71路電車到底站最裡面的中央公墓第三大門下車(中央公墓有三個大門,貝多芬、舒伯特他們躺的,是從第二大門進去)。Flasch太太的親人葬在普通市民區、有的朋友是暫時跟政府租的十年期貧民墓碑。我們會在大門口 向門房借一臺中型推車、鏟子跟水桶(當然,Flasch太太會「塞」個小費給門房),然後在大門口的一堆花販裡,挑選十數盆的小盆栽,堆到推車上,推進公墓。到Flasch太太的先生、父母、親朋好友墓碑前,一攤攤開始工作。我們先把半年前埋進去的小盆栽,一盆盆挖出,再把新買的一盆盆栽進去,算是幫花圃換季吧。說花圃可能誇張些,有的只是在墓碑前,兩個花盆的位置而已。墓碑擦一擦,再去提水,整個附近澆一下。沿途回程,看到其他Flasch太太親朋好友的墓,有的根本沒有後代,順手清清他們的墓碑,點上蠟燭。墓園有專門的棄置物堆放處,我們把先前清出來的 舊盆栽推到棄置堆。洗洗手,把推車推回大門口還給門房,整個工作才告終。

臺灣的公墓,只要肯花錢,墓園清理都不必自己動手,甚至連抹布也不必帶,用包花的報紙墓碑上象徵性的抹一抹。在大太陽下,一群人坐在墳前的矮牆上,跟一同前來的隔壁墳朋友子孫對話:話題在討論這個墳的市價;比較這個墓地跟隔壁墓地磁磚的滲水性;墳旁的小樹去年是杜鵑,今年是針類,這樣墓園單位比較好照顧;帶來的花,早上在菜市場買的,兩束一百,墳旁賣兩朵一百,比較誰買的便宜... ...!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50.  2005.04.03 Sun.    教宗過世的安寧心境

這禮拜阿嬤就過世兩年了。昨晚我守著德國新聞臺,聽到感動的話:教宗覺得他很幸福,期待回到天家的日子。這是信仰帶給他的安寧。死亡不再是厄運,是天父正在開門等待他的歸去。世上的勞苦已經夠了。像阿嬤兩年前的心情,她不時期待上帝快來帶她。不久,上帝愛她,不忍她再受病痛,就接她回去。在平靜的睡眠中,嚥下最後一口氣,就回到父那裡去了。教宗的情形不也如此,醫藥無法再做的事,就該回到對病人本身的關懷。讓臨終的人能安寧幸福的向世人道別。走下人世苦難的這岸,迎向上帝那裡永恆生命的對岸。這是何等幸福的事。期待我也能早日回到父家,而且是平靜安寧的回去,希望像教宗這樣感到幸福的心情回去。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9.  2004.12.31 Fri.    Einen guten Rutsch ins Neue Jahr!

Koschka是個跟我同年的波蘭女孩。雖然她在波蘭是德文系畢業的,不過剛住進宿舍時,也鬧了不少笑話。兩年後,她找到工作,因為有大學的註冊證明,成了學生宿舍的假學生。她每兩週會往返維也納跟波蘭(開車穿過捷克約五、六小時的車程)。不久她懷孕了。她說她在波蘭有結婚,先生是學醫的,打算來維也納發展。可是在奧國卻不能說她已婚,這樣社會福利就會少很多。宿舍讓她住進媽媽房,準備待產。有一回,大家一群人坐在飯廳,正在討論生肖。她走過來,我們問她是什麼生肖,她毫不猶豫的回答「處女」,我們竟然皮皮的異口同聲回問「妳確定」?(又不是聖母瑪麗亞,怎會處女懷孕)。

12月當大家在元旦前最後一次見面時,都會互相祝福:Einen guten Rutsch ins Neue Jahr!  「gut」是「好」,「Rutsch」是「滑」,「neu」是「新」,「Jahr」是「年」,「Neues Jahr」是新年,整句相當於我們說好好的「滑入新年」,意思是祝福「好過年」。這句祝福的話,對臨盆的Koschka而言,就開玩笑了!產婦當然是「滑」不得的。

今晚睡前,我得SkypeOut一下,跟他們說句Guten Rutsch und Frohes Neues Jahr好過年併祝新年快樂,「Froh」是喜樂,開心)。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8.  2004.12.25 Sat. 平安夜SkypeOut

如同往年,平安夜凌晨打電話到奧地利給當地的同學朋友,平時他們東奔西跑,平安夜相當於我們的除夕,肯定可以在老家找到他們。不過十多通電話下來,兩個小時,最少都要兩三千元的國際電話費,算是聖誕禮物的預算之一。昨天安裝了Skype,買了400塊的SkypeOut儲值點(約歐元九塊多),除了Birgit及她爸媽, Sigrid, Simone, Trixi ... ...,還在跟Claudia講話的同時,把老太太Frau Flasch也CALL進來。同樣的方式也把我指導教授Dr. Angerer跟Eike夫婦串了起來(他們家有兩支電話)。他們有的不識電腦,或是聖誕節回老家,老家並沒有安裝電腦,對我在臺灣用電腦幫他們做的「電話連線」感到不可思議。而 我這方也驚奇,打了兩個小時奧國電話,竟然臺幣400塊還沒用完!

去年聖誕節教Trixi用了Yahoo ! Messanger,她還驚呀不已,今年我又「換了花招」,她要我趕快mail給她下載資訊,跨年時可以跟我玩免費的國際電話。

好玩是好玩,真這樣下去,電信公司不就要關門了?如果沒有了電信公司,就沒有電信公司的電話號碼,沒了電話號碼,Skype也玩不起來了。這可不是好玩的!一個多月來《數位之牆》就有幾篇關於「網路電話VoIP」的連載,起初還不以為意,真的自己開始玩了後,看這些文章就有感覺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7.  2004.12.24 Fri.  聖誕夜的平安 vs. 莫札特的安魂曲

雖然肩上背著大書包,手上提著好重的書,還是決定到東門參加平安夜的聖餐禮拜。寧靜的平安夜,如同去年,依舊由仰恩牧師帶出信息。這次他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待「聖誕」的意義。馬太二:16的記載,希律王因為不能順利抓到剛出生的耶穌,而下令屠殺了所有伯利恆城和附近地區兩歲以內的男孩!驚訝的是,耶穌誕生,不只是平安喜樂的信息,背後伴隨的是血腥與哀號。

音樂的使用,竟讓我從頭納悶到尾。禮拜開始,伴奏用一首葬禮常用的詩歌展開序奏。之後詩班唱了一首英語改編的臺語詩歌,後段轉到綠袖子的曲調(Greensleeves),這個曲調雖然在聖誕歌曲中廣為使用,不過「Greensleeves」不是指阻街女郎嗎?聖餐時也不解的以Mozart安魂曲中的Lacrymosa相伴。終場,紀念耶穌「為死而生」的平安夜禮拜,以Mozart KV 618 Ave verum corpus作為尾奏∼∼這是Mozart為五、六月時的「聖體節」所做的曲子 ∼∼形成禮拜音樂應用上,節期的錯亂!

如果從牧師信息與伴奏音樂的搭配來聯想,耶穌的誕生似乎是一場死亡與混亂的開始。這樣的詮釋,實在跟當下的認知差距很大。是否因為這樣,伯利恆的平安夜,才會至今一直是寧靜無歡愉的?如果大家都從這樣的角度去想,所有聖誕老人、聖誕樹、聖誕「慶祝會」,甚至聖誕大餐,這一聯串與耶穌誕生無直接關聯的景象,將形成一幅幅諷刺的畫面!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6.  2004.11.24 Wed.  書目分類

在談到參考書目項目分類時,很多中文論文會在文後的「參考書目」下,分為「專書」、「期刊論文」... ...等項目,然後「專書」下,又細分為「中文書目」跟「英文書目」。

我說,有關貝多芬的書目,可能就會用到德文書,而做德布西的作品,也許用到法文資料,他們要擺哪?於是學生就把項目改成「中文書目」跟「西文書目」。

我說,如果是岸邊成雄,或伊能嘉矩的日文資料,要歸類在哪裡?於是學生又將項目改成「中文書目」跟「外文書目」。

大家找找看,有沒有哪一本專業的英文研究書籍,把參考資料項分成「English」跟「Non-English」的?如果有,對這種「語言沙文」的格局,也只能搖頭嘆息!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5.  2004.11.23 Wed.  奶嘴情結

學生在留言板問了個書目資料的問題,我正納悶,以這個學生的用心程度而言,會這麼「原始」的把問題丟出來,是不是我的教學出了問題。正在疑慮,答案揭曉,原來他要的只是「中文」資料。讓我鬆了口氣。

這些研究生對中文資料的「依賴」,好比剛斷奶的小孩對奶嘴的「依賴」。這是小孩「轉大人」(ㄉㄣ  ㄉㄨㄚˇ  ㄌㄤˊ)的象徵之一。不是不能吸奶嘴(時下還流行故意在背包上串個奶嘴飾品的),而是要漸漸除去對它的「依賴」。不是不能看中文資料,而是要除去「對中文資料的依賴」。更有甚者,還有 研究生問我「可不可以看中文就好」。這種問題,若不是基於問話的是矇懂的學生,實在「不屑回答」。除非執意當井底蛙(把「中文世界」當成「全世界」),否則,研究的路上,語言是無法當做偷懶的藉口啦!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4.  2004.11.21 Sun.  與煩惱和平共處

楊老師唸高中的兒子很困擾而認真的問他:「為什麼人會有那麼多煩惱,哪天可以沒有任何煩惱,可以好好專心做事」?

想了想,楊老師這麼回答:「你老爸等這一天,也等了數十年,到現在也還沒有等到。」他繼續說,「人生來到世上,也許大部分的人都等不到這一天,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要學會『與煩惱和平共處』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3.  2004.10.14 Thu.  現代人的3Q

最近忙翻了,儘管前一天晚上累坍了,每天早上起來,還是一定要告訴自己,這將是美好一天的開始,把時間跟體力調整到最佳狀態。

現代人除了與生俱來的「IQ」及後天自我修養的「EQ」外,又加上一項成長背景訓練出來的「AQ」(Adversity Quotient,「逆境商數」或「面對逆境的能力」)。加州一家企業諮詢公司總裁Paul G. Stoltz在1997年出了一本《Adversity Quotient》後,2000年又出了一本《Adversity Quotient @ Work》(時報2001年出版中譯本工作AQ》), 將3Q從心理學推展到管理學的應用上。2001年9月底商業周刊(722期)企劃了一個主題「臺灣人失去了面對逆境的韌性」(當時留下的紙本已不知去向,還好能找到網本,只是它沒標示出處)。近幾年 臺灣流行的「草莓族」或「芭樂族」應該是評斷AQ最簡單的指標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2.  2004.09.10 Fri.  Google 新聞 臺灣版

除了「Yahoo!奇摩新聞」之外, 要看綜合新聞編輯,現在多一個選擇:Google News,而且有以網站編輯頻率為基礎,用程式取決的「Google 新聞臺灣版」。
(1)
基本上這個「Google 新聞臺灣版」並不是真正的臺灣媒體,如同Google首頁上選擇「臺灣的網頁」一樣,程式所選取到的,未必都是真正在臺灣寫的網頁。看看我的「玉玲網」網址,不知情的還以為是比利時(be)的網頁!
(2)
它新聞取決所在的「編輯頻率」或「點選率」,其實可以由第三者操作製造,是電腦程式無法控制的。
(3)
要看各國新聞,雖然不是15個國家地區的新聞都能看懂,不過 比Yahoo方便的是,可以不必去記憶或重新key其他國家的網址,直接從畫面點選即可。這是Google News友善的地方。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1.  2004.09.09 Thu.  誠品與城邦

去年三月《美麗佳人》雜誌(marie claire)刊了一篇「完美過生活  十個好主意」,後來在網路流傳被改名為「十年間改變臺灣人生活的十件事情」。其中提到1989年成立的誠品書店。誠品書店有它的經營特色,它的24小時不夜書店,甚至改變了愛書人的作息。

這幾年只要想在臺北買書,馬上先call誠品。不過早上為了買一本書,特地親自跑到民生松江路口國泰大樓下的「城邦書店」。嘆為觀止的是這棟樓從2-12樓,都是城邦的辦公室!這個1996年成立,從原本的3家於1992年成立的出版社(麥田、商周、貓頭鷹),到現在(2004年8月)的39家出版社整合而成的出版集團,背後所隱藏的通路整合企圖心,與龐大出版行銷勢力,隱約的透露出小出版社更加艱苦的未來走向。2000年2月21日由溫世仁投資一年多的《明日報》停刊記者會上,董事長詹宏志出面答覆記者「網路泡沫化」質問的場面,似乎猶在眼際。十多年來將媒體操控於掌股之間的詹宏志,這回又將讀者從紙本書,帶到數位出版的境地。

1992年在維也納上了一門「出版學」,授課的是一家出版社老闆。十月初開學第一堂課,老師剛從法蘭克福書展結束參展回來。當時他對剛上市的「CD書」大為震撼。曾幾何時,從紙本書到CD書,又進化到數位出版了。

不過,《古騰堡革命》(譯自John Man於2002年出版的The Gutenberg Revolution)封面上的一段話這麼說:「如果你認為資訊時代始於網際網路,那就錯了。約翰•古騰堡在1450年就起動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新資訊爆炸... ...」。至少在可見的未來,我的書庫裡,紙本書的意義是數位出版無法取代的。否則城邦書店為何要一家家連鎖的開下去?

還有,這樣的大集團,是否能像Google的Page&Brin一樣,無懼於霸權惡勢力?或者會變成另一個霸權的開始?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40.  2004.09.05 Sun.  跳躍式的創新

去年九月,哈佛商學院的克里斯汀生教授(Clayton M. Christensen)又出版了一本名書《創新者的解答》(The Innovator's Solution)。今年一月天下雜誌就出了譯本,比「哈利波特」的速度還快!天下雜誌 七月29日也請作者來演講,演講中提到的例子鮮活,最後發問時,對臺下的提問,他的解答十分發人深省。有人問他,網路教學是否會影響哈佛的教學品質?他舉了 cram.com 的例子來回答,很實際。

他也提到哈佛MBA畢業生的例子。哈佛MBA學生每年的學費是兩萬五美元,唸畢業要花十萬美元。畢業生的年薪是十三萬美元起跳。不過令人訝異的是,來招攬這些優秀畢業生的廠商中,竟然沒有英特爾(Intel)、通用(GE)、摩托羅拉(Motorola)等大企業。這些大企業愛用的是平實的學士生,沒有高學位的光環,好調教,又不需高額年薪的供養。在幾年的「Company University」調教下,實戰經驗豐富。等他們想要個MBA學位時,企業就送他們去唸EMBA。

MBA的教學理念是各方面都要學,從生管、財管、企管、人管到行銷管理,每樣都學,而且要學財管必須有會計基礎,於是初會、中會、成會、管會,也要會會必備。廣博精深的學,卻未必十項全能。EMBA則針對企業現況來學,實際碰到的問題,未來趨勢的推演,這些有實戰經驗的學生,集體動腦,為彼此創新。跳過了冗長而不知用途的學習過程,直接來到管理階層的接觸面。

這個學習心態的描述,與我過去學企管的經驗,十分吻合!20年前學企管時,銘傳畢業生的就業率,幾乎100%。同樣的會計學,他們學的是實際的內、外帳操作,與一般大學課程學的帳務分析管理迥異。教沒有經驗又不會作帳的大學生去做帳務分析管理,還沒學走,就想學飛,與實際不符。

雖然商業界跟文學界學習的動機跟內涵截然不同,不過克里斯汀生提出的例子,套入臺灣未來的教學現況,對碩士班與碩士在職專班的發展,應該可以有不少的省思。莫札特當時如果有點財管的概念,也不至於窮死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9.  2004.09.01 Wed.  壹咖啡與Bossa Nova的下午

巷口開了間「壹咖啡」。以前改學生上百頁的論文,或改大班課的考卷,會去 Starbucks 找個位子,點杯咖啡,耳邊輕音樂的陪伴,改到一堆不通的句子或錯誤的答案,比較不會「上火」。現在不用去 Starbucks 了:巷口買杯招牌壹咖啡(一定要招牌35塊的那種!)回來,一邊啜著咖啡,一邊聽著網路上巴西電臺道地的Bossa Nova,換個方式也不錯。

可能熟悉的朋友會奇怪,我可以喝咖啡了嗎?哈,這是「搏命」偷喝的啦!配上我老爸的那句粗話:呷互死卡贏死沒呷(吃死了勝過沒吃就死)的。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8.  2004.08.30 Mon.  臺語 & 臺文(二)

初學小筆記,續

6. 一些看起來一樣的拼字,意思卻有天壤之別,不小心就會鬧笑話:
(1)
lim chit-kòan 是「來飲一罐」 ,līm chit-kòan 是「飲完一罐」。差別在「i」跟「ī」。
(2)
kian - - kian -sí:雖然只差在輕聲的雙破折號「- -」跟連詞用的單破折號「-」,強調的「重點」卻不同。前者重點在「驚」,後者在「死」,所以前者雙破折號是「""得要死」,後者單破折號是「驚去""」。
(3) 不小心
tōa-ko˙(ㄍㄛ)寫成 tōa-kho(ㄎㄛ),「大姑」就變成「胖子」了。
(4) 還有
gông-gông(昏昏)跟 gōng-gōng(憨憨)是不同的。
(5) 平時容易講「漏風」的字:「危」不是ㄨ一ˊ,是前面加個濁音的
gûi。「仰」是 gióng。「魏」是 gūi

7.文言音跟白話音:
(1) 漢字「斷」跟「腸」的組合:文言配文言,白話配白話。配合詩文的文言詞「斷腸」(
tōan-chhiâng),但是「腸」(tn^g)仔「斷」(tn‾g )去平時的口語上容易混淆的類似例子還有「活」跟「潑」,以及「生」跟「活」。

 

文言

白話

tōan

tn‾g

chhiâng

tn^g

(2) 還有「齊全」:白話音 chîau-chn^g,文言音 chê-chûan

8.相同漢字,不同音調,意思不同,例如
(1)「爬」:「爬」(
peh)山,跟狗「爬」()。
(2)「推」:
chhuichuithe

9.「唱」有多種唸法,chhìun(唱歌),chhiòngchhiàng(走唱)。一般現在用普通話(國語)掰出來的臺語漢字「嗆聲」,用臺語的原意來說,應該是「唱聲」吧!

10. 母音聲調標示(第2、3、5、7、8音):áàâā éèêē íìîī óòôō úùûū各加上入聲第8音30)。初學時常會忘記,還有三個字尾半母音 「m」、「n」 及 「ng 的 n」上的五種變化(32111122230)。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7.  2004.08.29 Sun.  回不了家

真是奇怪,下午演講完,從仁愛路回新店。本來要搭263去臺大醫院站轉捷運,可是一輛263過站不停,後面接著270。一直以為它倆路線差不多,就上了270。沒想到開到總統府前,它沒有右轉臺大醫院,反而左轉貴陽街。好吧,就西門站下吧。到了西門捷運站,轉捷運小南門線到中正紀念堂站換新店線。到了中正紀念堂,看到車快開了,就跑進去,找了位子坐下來,翻開今天拿到的新書看了起來。沒多久,耳邊傳來播報:臺大醫院站。嚇了一跳,趕快下車換車,原來剛才跑錯月臺,坐上了往淡水的車。對面月臺車來了,上車,又坐下來繼續看剛才的書。過了古亭站後,耳邊傳來播報:頂溪站!哇勒,今天怎麼搞的?剛才沒看清楚就上車了,坐上了南勢角線,而非新店線。趕快下車到對面月臺往回坐。好不容易又回到古亭站。眼淚都快掉出來了,一肩背著袋子,另一肩扛著電腦,越背越沉重,卻花了一個小時在轉圈圈,老是到不了家。這下要專心一點了。確定往新店方向的月臺、看清楚是新店線,才上車。簡直是第一次到臺北搭捷運的江姥姥!

走過那麼多次複雜的紐約、巴黎跟倫敦地鐵,還會在臺北捷運轉圈圈,真是夠了!在維也納第一次搭地鐵時,是當時17歲的同學會長周春祥教我搭的。套句他的名言:反正票錢付了,坐錯了再坐回來,撈本吧!

不過最近老是遇到這種事。去澎湖時,剛好那幾天下午都會下一場很大的雷雨。出發當天也是,人到了松山機場,機場關閉,下午五點的飛機,延到六點多才飛。飛到澎湖上空,那片雲也到了澎湖,澎湖機場關閉。飛機在澎湖上空盤旋了一個小時後,機長說,因為油料的緣故,必須折返松山機場。於是九點多回到松山機場,當晚所有往澎湖的班機已全部取消。結束了第一趟兩小時的澎湖(上空)之旅。第二天才搭一早的班機出去。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6.  2004.08.27 Fri.  大長今

大長今完結篇。從一開始無意間看到「大長今」,除了少見的韓式宮廷御廚場景外,最愛看的,是兩個反派崔尚宮跟崔金英,這是第一次看到壞人,會站在他們的立場,想「原諒他們」。幾次看完它關掉電視後,腦袋裡就反覆的想「原諒別人70個7次」這件事。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5.  2004.08.22 Sun.  澎湖

這是第一次到澎湖。澎湖的房子看的出來有定期在粉刷,不會給人落後的印象。這兩年澎湖人真的有在建設自己的土地(看到很多規劃都是這兩年完成的)。讀早期臺灣史時,漢人要來臺灣常常先暫時歇腳靠岸的地方,終於看到了。這次去澎湖,最深的感動就是他們很「愛自己」。到無人島上看到的海洋生物,原來也是「上班族」:一開始退潮,負責帶團的商家會先用水車,將這些小動物們載到一個個大小的水坑。滿足了遊客們的好奇後,漲潮前再用水車載回商家。我們跟著正在收回小動物的先生走回岸上,他說:如果不這樣,每個遊客都去海邊抓,以後澎湖就看不到這些生物了。

在紀念品店跟老闆聊起來,老闆說,大部分澎湖商家的「星沙」都是進口的,他們幾乎不會自己到澎湖海邊去檢。因為澎湖的美,星沙的點綴很重要,如果大家都像路邊那些沒有生態意識的阿婆一樣,去澎湖海邊檢來賣,以後澎湖就沒有星沙了。

澎湖海邊簡直是臺灣的加勒比海(Caribbean)--透明的海水,白色的沙灘... ...,有經驗的人說,第一次是去觀光,第二次就要開始渡假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4.  2004.08.15 Sun.  內衣外穿

公車靠站,上來一對母女,媽媽最後上車,結果腳上的「鞋」不小心掉在門外,請司機先生慢點開車。她的鞋正是時下很時髦的無後帶涼鞋→其實,就是高級拖鞋嘛!十年來,這樣的鞋到處都是,穿前包後包的鞋出門,已經太落伍了。連在德國當室內拖鞋的無後帶勃肯拖鞋(Birkenstock)也被拿來臺灣外出穿:誰會把一兩千塊的拖鞋在室內踩來踩去!起初的心態上,也許跟上海女人為了讓人知道自己穿得起,而將睡衣穿去逛大街的虛榮一樣。後來既然「大家都這樣」了,就見怪不怪,所以現在街上看到穿勃肯拖鞋的,也就未必是虛榮,而是約定俗成地跟流行。這跟「內衣外穿」的崛起,有異曲同工之妙吧!唉,也許是我太古版了。

Ps. 勃肯鞋是好鞋,它原來是有區分室內室外穿的。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3.  2004.08.08 Sun.  回雙連(二)

連著兩個禮拜回雙連,好像參加了兩場「成果發表會」。前週是聖歌隊的成果發表,這週是暑期兒童營的。成果發表是給人看的,讓人知道聖歌隊的「演唱」成果、暑假把小孩送來參加兒童營的成果:上帝的「殿」變成了上帝的「店」。到聖殿朝見上帝,成了參加「成果發表會」,好悲哀!

禮拜中,不時聽到司會者說,「多謝他們的讚美」,「他們唱得很好」,「多謝伊為咱唱這呢"水"的歌」... ...。在聖殿中用心唱,是一種獻祭,唱好是應該的,為何要謝?他們是獻祭給「神」,不是唱給「人」聽的,「人」毋須去評斷好壞,更不需要向獻祭者致謝啊!甚至還有人鼓掌叫好,他們是來「看表演的」嗎?到底這些來聖殿的人在想些什麼?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2.  2004.08.01 Sun.  回雙連

好不容易閉關練功幾天後,看看成果快要出來了,就選了黃道吉日八月一日「回雙連」。每次「回雙連」都有一份特殊的感覺,從小到大,它對我總有不同的意義。

小時候每年大年初一早上,全家老小(甚至包括我爸!)都要陪阿嬤「回雙連」。阿祖(阿嬤的爸爸)是陳溪圳牧師引導﹙ín-chhōa﹚的,那是37路公車底站還設在臺北醫學院附近的時代。陳老牧師每每要告訴去探訪的會友,北醫下車後,要從284巷走到583巷。那也是我從小住了15年的地址:吳興街583巷5弄32號∼現在已經是馬路了!爸媽在雙連結婚時,陳老牧師證婚的。婚後就近在「大安」固定下來,我的小學主日學、小兒洗禮、少契前半,就在「大安」成長。所以每年大年初一,「回雙連」的意義,就是陪阿嬤回娘家的意思。

進了靜修後,就去雙連參加少契,然後堅信禮、青契、一路到聖歌隊。鴨頭當聖歌隊隊長時,我曾是年紀最小的隊員,當年流行「掃黃」,就拿我這「未成年」的隊員當擋箭牌。跟一般不同的是,雙連的青契跟聖歌隊是分屬的,星期天「趕場」的畫面,歷歷在目(當時覺得很充實,現在回想,實在怵目驚心)。「歡樂時光」就在出國時,劃下了休止符。從此就像離開家一樣,到處漂泊。回臺灣這些年,仍目的性的到處漂泊,偶而也會「回雙連」(現在的大年初一,是「回大安」去陪媽媽)。這個「回雙連」跟阿嬤的「回雙連」意義相同,都是「做客」。只有離家的人,剛「回家」時的感覺,才會像做客。常常離家,偶而回家,就每次都在做客。今天回去時,賴允亮醫師見我坐在角落等人,過來打招呼。他說「好像很久沒有跟妳講到話了」,而我突如其來的回答,可能也讓他「震驚」了一下,我說「是啊,小時候跟您講過話」(真是「沒禮貌」)。如果沒記錯的話,上次跟他講話,應該是出國前隨聖歌隊去他家探訪時,都十七、八年前的事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1.  2004.07.21, Wed.    臺語 & 臺文(一)

「語」是拿來說的,「文」是用來寫的。當年學德文時,就感覺到,寫的德文跟說的德語,其實就有差異。要把臺語從說的語言,轉變成書寫的臺文,這段路雖然長,還是得走。五月開始拜師學日語,從五十音學起。六月底開始去上課學白話字(臺語的書寫)。幾個禮拜下來,感想很多。兩種語言同時起步時,它們之間還真有不少相得益彰的學習效益。

1.
小學時曾經問過老師,ㄍ跟ㄍㄜ唸起來有什麼不同?而ㄎ跟ㄎㄜ,或者ㄏ跟ㄏㄜ呢?這個問題終於在這幾個禮拜學習的過程中,得到解答。原來ㄍ、ㄎ、ㄏ只是 有個清楚的嘴型,沒有加上ㄜ或ㄛ的母音,根本不能單獨發出聲(現在才知道,真是「遲」鈍)。

還有以前老師教我的是ㄅㄛ、ㄆㄛ、ㄇㄛ、ㄈㄛ,現在的孩子們學的卻是ㄅㄜ、ㄆㄜ、ㄇㄜ、ㄈㄜ!

可是「破」這個字,為什麼寫「ㄆㄛˋ」,卻讀做「ㄆㄨㄛˋ」呢?

2.
漢語普通話(或所謂的「國語」)裡沒有濁音(b、g、ng的音,例如臺語的「沒」、「鵝」或「娥」),而臺語裡沒有ㄨ、ㄩ的音(所以造成很多「臺灣國語」的現象,例如ㄍㄨㄛˊㄩˇ跟ㄍㄛˊㄧˇ),在兩種語言的兩種文化間,許多互動成了有趣的現象。

3.
另一個值得推敲的現象是對「文言」跟「白話」價值觀上的差異。有次一個朋友打電話來,聽到我電話答錄機的第一句話感覺很特別,他認為這種臺語「很典雅」(臺語:現主時嘸方便接你的電話...,這是好幾年前錄的音,應該是「嘸法度」,不是「嘸方便」,而且標準一點應該是「ㄅㄧㄢ」吧)。其實「現主時」(臺語「現在」的意思)已經很少用了。對這種「文言」臺語,一般受普通話教育的人,會覺得「很典雅」。不過在臺語中,同一個字,姓氏多用白話音,而不用文言音,可見臺語文化比較看重令人親近易懂的白話音,而非「很典雅」的文言音。有這些文化價值觀上的認知,對學習「讀音」跟「寫音」的判斷時,就有幫助。
        舉例來說,「謝」這個字,在唸法上有兩個音,一個是文言音「多謝」(siā,ㄒㄧㄚ),在姓氏時用的是白話音(chiā,ㄑㄧㄚ)。一般會認為文言音比較「典雅」,會拿來用在重要的姓氏上,事實卻不然。

4.
雖「號稱」從小說臺語長大的,等到要寫時,才發現過去「說得有多邋遢」!例如「熱」這個字,我這「臺北囝仔黑白講」,一直都說成「lōa」 (ㄌㄨㄚˋ),正確音應該是「j
óah」 (沒有捲舌的ㄖ,ㄖㄨㄚ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我」這個字,一向都說成「óa」 (ㄨㄚˋ),其實應該是「góa」 (這就不知怎麼注音了),這是中了普通話的毒,將濁音清音化的影響。

5.
有些字,在普通話裡寫的是同一字,在臺語卻有兩種音,各有各的意思。例如「癢」:唸成「ngiau」(=騷癢) ,跟「chiūn」(=皮癢)意思就不同了。

這些只是初學白話字的一些聯想。也許學久了,很多情況就會「見怪不怪」吧。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30.  2004.04.05, Mon.    懷念

去年的今天,到東門去聽盧牧師講「祭祖」跟「葬禮」的相關習俗跟儀式。巧的是,當晚阿嬤就突然走了!當天晚上阿嬤、媽媽跟阿姨母女三人還好好的吃了頓飯,夜裡她是好好的「壽終正寢」的,走得很有尊嚴(再晚個幾天,SARS正興時,就麻煩了)。一年來,不時的想起妳,不捨也沒辦法,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不時的在腦海中掠過,悶的時候,抬頭看看天,彷彿看到妳在天上對我微笑,阿嬤,好想跟妳走... ...,什麼時候會來帶我?

1969阿姨結婚時的全家福
阿嬤、阿舅、爸媽跟小玲
 

1999年母親節 ,阿嬤三個小孩跟部份孫子孫女們
(左起)James 、雅靜、阿姨、阿嬤、媽、小玲、舅媽、智傑、阿舅、惠霖、惠如
 


2000年過年

1969時,小玲只有阿嬤一半高
天真開心的在阿嬤陪伴下長大

 


2002時,阿嬤變成小玲一半高
小玲第一次陪阿嬤開開心心的
去她從未去過的臺東跟花蓮,

也是最後一次!

1999阿嬤帶阿舅
去淡水看小玲
在書房聽電話
後面窗戶面對大海

2002年2月12∼14日帶阿嬤跟媽媽去花東旅遊,阿嬤玩得好開心!

2000年Family:包括當時阿嬤 兩個「未來孫女婿」哦!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9.  2004.03.15, Mon.    敬弔許惠珠老師

前兩天,一個在美國讀心理學的朋友突然打電話來,說是中斷兩星期的課,回來檢查胸腔腫瘤。我一點也不緊張,因為想到許惠珠老師常常上午做化療,下午就背著尿袋到學校繼續講課。今天竟然在報上看到許老師2/21已過世的消息。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在捷運上,她說剛帶兒子去註冊。她是個不多話、溫柔順服的人。現在脫離病痛,得到上帝的憐憫眷顧,回到她親愛的父家,雖然哀傷的是她還在世間的家人,不過早晚都會再度在天相聚的。看到報上家人登在訃聞上的字句,令人動容:「五十四年的人生旅途,上帝的愛充滿在她的生活中,她也樂於將信仰的體驗與感受分享給她所接觸的每一個人,我們以她為榮」。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8.  2004.02.01, Sun.    記憶中最美的蘇格蘭

前些天跟幾個老朋友碰面,其中有人從蘇格蘭旅行回來,問我為什麼我這麼迷蘇格蘭,他們實在沒發現蘇格蘭有這麼迷人。事實上,在我腦海中美麗的蘇格蘭回憶,應該是沒有人可以擁有的,因為那是自己一份苦的記憶,苦中帶有甘甜的美味(有點自戀?)!

蘇格蘭最美的時候,應該是四月初的高地(Highland),當大地還有一點積雪,綠綠的嫩芽破冰冒出地面時,不過這是美景。頭幾次去蘇格蘭時,是沒有這份閒情逸致欣賞美景的。基於窮學生的預算,住的是事先預訂的青年旅館( Youth Hostel ,去那麼多次,每次住不同家,愛丁堡每家 YH 都被我住過了),濕暗的房間,十張上下舖雙人鐵床,一雙雙臭臭的旅行布鞋,東一隻西一隻的攤在床前或路間,空氣中彌漫著衣物的霉味。我的行程每天是固定的:早上一早起床去 YH 的食堂點一份冷硬的 Bagel (這幾年回臺灣後才知道 Bagel 有熱的),外加一杯黑咖啡。吃完早餐出門,九點準時到圖書館,進去地窖裡的書庫工作(為了省錢省時間,中餐也省掉了)。到下午四、五點再背著一堆資料回 YH(回想起來,還真是單調,像極了「小丸子」裡的丸尾末雄!)。回到旅館,一天當中最美好的事來了,就是拿著隨身的鋼杯,到廚房燒一杯熱水,再把從倫敦超市特地帶上來的亞洲泡麵放進去,加上它附的調味包,殊不知,在夏溫最高19度C的蘇格蘭,經過一天的疲憊後,這杯熱騰騰、香噴噴的亞洲(還不知道是哪國製的)泡麵,就是最美好的頂級珍品!然後回房將一天的戰利品攤在地上(YH 的房間哪有書桌?),收拾整理、規劃隔天的進度... ...,YH 的地下室通常是 PUB,邊整理,耳邊聽的還是震得心臟都快被跳出來的勁歌熱舞聲,跟「隆隆的砲聲」(有間 YH 對面是愛丁堡的古堡,直接傳來 Tattoo 會場的歡呼聲)。

每次上去愛丁堡工作前後,在倫敦都住宜倫家。白天要搭四十分鐘的地鐵到市區的 British Library 工作,晚上回宜倫家時,幾乎累癱了,不過在四十分鐘的地鐵裡,心裡卻是暖的,因為知道進門後,謝媽媽會煮一頓豐盛的晚餐(宜倫的先生志江是香港人,習慣上,港式餐前湯是梨子、蘋果下去熬中藥的,有一次還碰上宜倫生Baby,謝媽媽補她,我也跟著補... ...),連在維也納都沒有這麼有「家」的味道!

宜倫一家的幫忙,在這段路程中,是終身難忘的。第一次上去愛丁堡,到 Second Hand Bookshop 就扛了40公斤的舊書回倫敦(沿途的狼狽可想而知),因為想省錢捨不得郵寄,還硬將它們扛到Heathow機場,想帶它們闖關回維也納(在歐洲進出關行李上限都是20公斤)。當場海關當然準備要開罰好幾萬塊,ㄠ了許久,還是志江跟謝伯伯幫忙拼命向海關求情,才沒有讓我「淚灑西斯洛」的。

回到話題,前年再回蘇格蘭,除了上英文課(特地去學點蘇格蘭語),就是好好的享受它的美食。住宿在蘇格蘭人家,包早晚餐,每天晚上正式的晚餐,主人很用心,從開胃菜、前菜、主餐到甜點,每天換菜式(特地每天拍照回來給小派跟白苧看),三個禮拜蘇格蘭家庭的正式大餐吃下來,扳回了過去冷硬 Bagel 的記憶。週末沒課時,去參加幾個有特色的 Tour,到 Highland 看看,總算過得比「丸尾末雄」充實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7.  2003.12.27, Fri.    價值觀的轉變(故事二)

除了前則關於「生」的故事,仰恩老師還以「價值觀的轉變」為題,說了第二則關於「死」的故事:

南美一個享盡權位的白人主教,他有個年齡相仿的原住民僕人。年歲盡了,主教蒙主呼召過世。巧的是,同一個禮拜內,這位原住民僕人也過世。兩人死後一同來到上帝面前接受審判。上帝轉向一旁的天使說:「去拿最上等的蜂蜜來,塗在主教身上」。這是何等榮耀!接著,上帝又轉向另一位天使吩咐說:「去把最髒臭的屎糞拿來,澆在這位僕人身上」。僕人的哀怨可想而知,一生的勞役最後還是換來一身屎糞!不過審判還沒有結束。

接著上帝對兩人說:「為了表示你們在主裡的合一,請你們互相將對方身上舔淨」!!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6.  2003.12.25, Thu.    聖誕「感恩」!(故事一)

從懂事開始,每年聖誕節都在熱熱鬧鬧的聖誕晚會中渡過,然後是報佳音到半夜... ...,這樣天真愉快的渡過二十多個聖誕節,直到出國。在國外,雖然我不是天主教徒,但是因為參加天主教的詩班,習慣上也大多是晚餐後,十點多就到教堂唱子夜彌撒。十年下來,習慣了這樣寧靜的平安夜後,回來臺灣的這幾年,就有點「水土不服」,始終想不通,臺灣人到底聖誕節都在「快樂」些什麼?

昨晚是回來後第一次出門過平安夜,到教堂參加聖餐禮拜。講道的是仰恩老師。聽講道,很多大道理很容易聽聽就過去了,倒是信息中的故事常會令人難忘。他講了一個瑞士版耶穌誕生時的故事:

當牧羊人以及帶著黃金、乳香、沒藥的東方三博士等等眾人,逐一來朝拜睡在馬槽中的耶穌之後,馬利亞跟約瑟累了,準備休息。忽然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他們起身應門。進來的是位飽經風霜、滿臉皺紋的年邁老太婆。她也來朝拜耶穌,卻帶著一臉的不願。臨走前,她從腰袋掏出一顆已經咬了一口的蘋果,放在耶穌的馬槽前,「送」給耶穌。這個老太婆就是當年因為偷嚐禁果,被上帝趕出伊甸園的夏娃,她把這份原罪獻給了耶穌!

這是我心裡最感恩的一夜!聖誕的快樂,應該是用滿心的「感恩」累積起來的。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5.  2003.11.15, Sat.    世代野火

世代更迭,臺灣的口號很多,從追求「歐美同步」到現在的迎向「國際化」,甚至「全球化」。

歐洲幾十個國家的面積總和,雖然視覺上看起來跟美國差不多大,但是僅僅英倫三島的流行趨勢就無法一言以避之,遑論隔著小海峽遙遙相對的歐陸諸國。「歐美同步」的騙局,不知傾羨了多少流行文盲。

兩年前東吳校長在一次國科會計畫案的檢討會上提出質疑,臺灣口口聲聲的「國際化」、「全球化」,事實走向卻是「美國化」。這個趨勢,直到上個月教育部的大學學術評量事件的「醜聞」達到最高潮,是「國際化」在對象上扭曲的極至!

在心態上,龍應臺對「國際化」另一個角度的結論卻下得好:「臺北市有五十八家Starbucks, 臺北市只有一個紫藤廬。全世界有六千六百家Starbucks,全世界只有一個紫藤廬。「國際化」不是讓Starbucks進來取代紫藤廬;「國際化」是把自己敞開,讓Starbucks進來,進來之後,又知道如何使紫藤廬的光澤更溫潤優美,知道如何讓別人認識紫藤廬──「我」──的不一樣。Starbucks越多,紫藤廬越重要」( 此外「六年級」讀者黑米關於On-Line Game精神的回應也值得一讀)。

p.s. 點選藍字:文章超連結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4.  2003.06.16, Mon.    優惠與腐敗

這期的天下雜誌(276期 2003/6/1)刊登了龍應臺的一篇專欄。當年點燃野火的那支筆,依舊犀利。冗長的文字中,快結束時的一個段落吸引了我的目光,是她與兒子的一段對話:

• 媽媽,你去買就是腐敗

文化局的活動有很多企業廠商的贊助。有一次一家世界知名的運動鞋廠捐給了我們八千雙跑鞋。合作的過程愉快,熱情的經理說:「局長,帶孩子來買鞋,給您打對折。」十三歲的孩子從德國飛來,我就準備帶他到鞋店去買鞋。他很興奮,因為那是名牌,但是他說:「不過媽媽,你要知道喔,你去買就是腐敗。」

我大吃一驚:「什麼意思?你在說什麼?」

孩子慢條斯理地解釋,經理的半價優待來自你和他們的合作,那是政府的行為。由政府行為所衍生出來的優惠,就不應該由你個人來接受,接受了就是公器私用,就是腐敗。

孩子說完就轉身去玩電腦,留下我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孩子說得完全正確,我那麼注重公私分際的人竟然被孩子教訓。但是,這個十三歲的孩子從哪裡得到這樣的概念呢?他怎麼知道公器不能私用而且還會對現實生活中的事情做對錯的價值判斷呢?他的公民教育是怎麼形成的呢?

我追過去問他,他覺得我大驚小怪,不耐煩地瞪我一眼,說,「吉斯是怎麼下臺的?」吉斯是德國PDS黨的主席。因為公務常常飛行所以累積了附贈里程,他就利用這附贈里程去度私人的假期。吉斯因此下 臺。

(全文詳見:http://www.cw.com.tw/index.asp?URL=Files/article/frontend/main.asp?subjectId=1004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3.  2003.04.19., Sat..    懷念我們的阿嬤

昨天入殮火化後,今天是告別式,之後送阿嬤到金山的平安園,那兒阿祖,姨丈都在等她了。告別式中,我們十個孫子女寫下了對阿嬤的懷念:

 

懷念我們的阿嬤

阿嬤讓我們懷念的事情非常非常多,要一一陳述是幾張幾頁的紙也寫不完,我們這些內、外孫加起來共十人,幾乎都是阿嬤帶大,所以阿嬤讓我們有著無限的感念。概略陳述阿嬤在我們平常生活的點點滴滴。

記得國小的時候,學校常常要我們寫日記,題目諸如郊遊、我的爸爸媽媽、假如我是×××等等,還要將日記的內容畫出來,當我絞盡腦汁不知道那一兩百個字要怎麼湊出來時,就可以找阿嬤討救兵,撒嬌一下說:「阿嬤,老師出了一個很難很難很難的題目…我不會寫也不會畫畫…」阿嬤雖然忙,也會停下來告訴我怎麼想或怎麼畫。結果,老師看了覺得很不錯,叫我在全班面前朗讀日記,還指定我參加作文和畫畫比賽,完全沒想到我的背後是阿嬤這位高人指點武功秘笈。所以如果我有一點點的成就,首先要感謝的是我的阿嬤,不過阿嬤一定會說:「妳要感謝妳的老師這樣栽培你」(珮君)。

小學的時候,阿嬤有一次出國去日本玩。習慣有阿嬤照顧的我,一直不能理解出國的意思,只知道阿嬤要離開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再也見不到他了。常常會抱著阿嬤的枕頭哭,和爸媽出門前會先跑去房間對枕頭說:「阿嬤,我們要出門了,等一下就回來了,妳要乖乖在家裡喔,親一下。」直到有一天,阿嬤真的從日本回來,還買給我漂亮的手環和項鍊,問我高不高興。雖然手環和項鍊我很喜歡,但是我最高興的是阿嬤又和我們在一起。現在,阿嬤在上帝的國度裡,我好像再度回到小時候的我。我的心希望能真正體會到我們出自於上帝,再度回歸於祂,在靈裡面我們始終同在的真理(珮君)

在成大唸大二的時候,我遭遇到學業、感情的挫折,休學一陣子,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和希望,不論誰安慰或說理都沒有用。那時突然阿嬤住院,我有時間在旁陪伴,常常看著護理人員忙進忙出,耐心溫柔地照顧人。不知怎麼,心裡突然出現一個很明確的聲音,告訴我似乎自己有一種特質可以試試學護理。後來總是有人會問,為什麼生涯轉變這麼大,我想是上帝透過阿嬤給我的啟示,祂幫妳關了一扇門,會為妳再開一扇窗(珮君)。

結婚前,泓賓常常到我們家聊天吃飯。阿嬤有一次終於忍不住,把我拉到房間,用很慎重的態度告訴我:「妳還沒有嫁出去,直接叫男生的名字很不禮貌,應該要稱呼對方為賴先生,含蓄一點,不然別人會笑妳是大面神。」在澄清與開懷大笑之後,讓我感受到日式與西式之教育、文化對兩性態度的薰陶,兩性關係的開始、建立繼而維持,的確三代之間變遷頗大,傾聽、溝通和包容才能讓這樣的差異得以化解(珮君)。

有一天早上導師在講課時突然說到家長會,說惠如的阿嬤最了不起了,雖然身體不好但每次都會來參加家長會,而且說話很有力,比許多的家長更關心孩子,讓我當場聽了都快哭出來了(惠如)。

阿嬤是家中信仰的模範,每天晚上都會為家中每個人禱告,看完聖經才睡覺,阿嬤家庭禮拜晚上的時候都會輪流帶我和姊姊,妹妹去參加家庭禮拜,有好多教會的長輩都對我們很好,我覺得我們是最幸福的小孩,有好多人愛我們,我們三姊妹有一首表演名曲「咱都來吟詩」(惠如)。

幼稚園時,老爸要我在兩個晚上背完九九乘法表,一年級老師除了回家作業外,還有爸爸交代的兩位數乘兩位數乘法作業,算的都快抓狂了,還好阿嬤會教我數學,總之,阿嬤是我的數學老師(惠如)。

    阿嬤非常疼愛我們每個人,她將我們每個人的照片放在聖經及桌墊下,每天晚上一個一個為我們點名禱告,阿嬤用每天的禱告祝福關心我們的生活,我由衷的感謝上帝給我們這麼好的阿嬤,祝福阿嬤在天堂每天都健康快樂(惠霖)!

無論每天快樂或不快樂,回到家裡看到阿嬤就有說不出來的安心與踏實。而阿嬤也非常了解我,每當我心情不好時,她都準確的猜出來:「你今天看起來怪怪的喔!」更晚一點,我就會去阿嬤房間坐在床上跟阿嬤說今天的種種,我不確定阿嬤是否完全了解我在說什麼,但是她的表情告訴我,她喜歡跟我們分享生活的種種(惠霖)。

其實,阿嬤在我的成長過程中,除了上帝以外,她一直是我的幫助,也一直是我傾吐心事的對象,不敢和爸爸媽媽說的事,和阿嬤什麼都能說,而每次她都會和我說:「要祈禱、要倚靠上帝,上帝會替咱做主...」,看啊!她的信心是多麼的大。其次,我還要感謝外婆的帶領,讓我有好的信仰,因她是一個愛主愛牧者愛人的阿嬤,她說話溫柔,遇到什麼事都會先禱告,求神開路帶領,如果不合神旨意,她也絕不會去做,因為她知道上帝不喜歡。阿嬤,我好愛您,真的好愛您。(雅靜)

因為先前的工作在雙連教會當幹事,所以每個星期一都會習慣性的看到阿嬤來參加松年團契,並在聚會結束後,會看到她在辦公室前和自己揮揮手,不然就是趁著搭電梯的時候,偷偷看她今天有沒有來聚會...,她是一個熱心參加教會活動的阿嬤,只要在她的身體狀況允許的情況下,她是從不缺席的,這就是她給留給我最好的學習。(雅靜)

小時候住在劍潭吊橋附近。晚上遠遠看橋邊草叢有一閃一閃的亮光,阿嬤知道那是螢火蟲,就會帶我們去草叢裡抓螢火蟲。當時還在想:「為什麼這些螢火蟲抓回家後就不亮了呢?」阿嬷說:「這是因為家裡的燈光太亮了,所以螢火蟲的光就不那麼亮了。」想想,其實現在已經長大成人的我,最初的啟蒙老師就是最親愛的阿嬤!以身教代替言教。所以,這也是讓我留存在記憶中,看似微小,但絕對是無法抹滅的最深的記憶。(能睿)

因為長年居住國外,所以每次和阿嬤的互動都在電話中居多,而阿嬤每次都會以聖經的話教導我要『凡事禱告、凡事感謝、凡事祈求....』,讓我在日常生活中得到許多幫助,這次接到阿嬤過世的消息,讓我震驚不已,因為她在我心中是何等慈祥。(雅婷)

前幾個月,阿嬤跟我說她到景美看醫生,搭263回家時搭錯方向,她描述很辛苦的坐車經過,本來中午十二點半可以回家的,到下午兩點多才到家,聽起來很不捨(玉玲)。

這幾年自己住,常常買了菜不會做,就隨手拿起電話問阿嬤要怎麼煮。現在如果再不會做菜,已經問不到阿嬤了(玉玲)。

阿傑一直是讓阿嬤最傷腦筋的,阿嬤看阿傑一天到晚打電動,有一次就沒收了他的電動玩具。下午沒事縫衣服的空檔,打開抽屜看到阿傑的電動,覺得很好奇,順手拿起來玩玩看。就留下了一張有趣的照片(玉玲)。

阿嬤告訴我,有一回她在車衣服,我從隔壁樓上的房間一路哭下來,她以為是爸爸又打我了,問我怎麼了,原來是媽媽還沒回來(玉玲)。

記得小時候阿嬤在天母當日本人的管家。她帶我去過她工作的地方。我還記得她給我喝早上剛送來的福樂鮮奶,好好喝。日本人家有隻大狗,我很小,那隻狗幾乎跟我一樣高,我嚇得爬到阿嬤房間的床鋪上(玉玲)。

我們這十個孫子都是阿嬤帶大的。小時候阿嬤常常帶我們坐37路公車,從住家附近的起站吳興街底坐到底站 臺北車站,再從臺北車站坐回來,帶我們坐車去遠足(玉玲)。

拿起電話,是阿嬤不放心的聲音:「小玲啊,妳有吃沒?」每隔幾天就會接到阿嬤關心的電話,有時候甚至每天都會接到電話:「今天還沒有聽到妳的聲音,給妳打個電話,看妳有沒有好好的」。平時接到其他人的關心電話會覺得有壓力,可是接到阿嬤的電話,總會捨不得掛電話。媽媽說,我小時候常常想要「 互阿嬤做子」(玉玲)。

阿嬤自己描述,走在路上常常覺得有趣,因為常有頑皮的國中生會回頭笑阿嬤的「翹龜」(駝背)。樂觀的她邊說邊笑,一點也不以為侮(玉玲)。

阿嬤是很幽默的。孫子們都大了。白天家裡常常是她一個人在家。打電話去,問她在作什麼,她說:「沒啦,我在顧客廳這張桌子啦!」(玉玲)。

阿嬤的好學,讓人印象深刻。十多年前,阿傑還沒上幼稚園時,我上班前都會去阿嬤家逗留一下。阿嬤每天早上都會看「每日一字」,跟著學漢字,不懂時還問我們。那時她都60多歲了,並沒有非學不可的壓力,卻充滿學習的意志。阿嬤說她是昭和13年公學校畢業的,畢業時成績很好,還坐黑頭轎車去領獎(玉玲)。

阿嬤是我遇到瓶頸時,第一個想要求援的對象。她總是靜靜的聽,不會急著加入意見。真的遇到大麻煩,阿嬤會說,要大聲唱歌謳咾主,求主賜氣力。阿嬤的禱告鏗鏘有力,她跟主很親近。偶而她會提起,她三個月零八天就送人養,早先跟生母還見不到面。可是一路下來,她一點也不自卑。她不軟弱,也毫不爭強,我會學習阿嬤的處世態度,「輸輸仔贏」應該是阿嬤留給我最好的榜樣(玉玲)。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2.  2003.04.18., Fri.    一千兩百度高溫

在最後一次瞻仰阿嬤的遺容時,媽媽哭著說出了我的心聲:再也不能跟阿嬤訴苦了。阿嬤的兩個女兒,個性都倔,常常跟她們的子女鬥氣。而阿嬤的孫子女們,也不惶多讓,都承襲他們母親的脾氣,更倔。有時阿姨會從美國打長途電話來跟阿嬤訴苦,表妹這廂也會跟阿嬤哭訴她媽媽的倔。我跟媽媽也一樣,每次媽媽打電話給阿嬤後,我就會接到阿嬤的電話,阿嬤最常告誡我的是:媽媽終究是媽媽!而每次 阿嬤都夾在中間,這邊聽聽,那邊勸勸,最後都在回阿嬤家吃頓飯的當下,大家又都沒事了。阿嬤的飯前禱告總是鏗鏘有力,她會為圍桌的每個人向上帝獻上祈求,她跟上帝說話時,總是那麼令人感動。

上帝真的很疼惜阿嬤,是阿嬤一直都順從主的旨意行事吧。這些年阿嬤已經可以放下苦日子的煎熬,卻因為氣喘的毛病,終日受到咳嗽的折磨。也許上帝已經不忍心再讓阿嬤受苦了,讓阿嬤可以放下她的軛,召她回去,不再承受病痛。在地上的工,她已經完成。所以阿嬤走時,是在睡眠中斷氣的,完全沒有受到死亡的掙扎。離開的前一天,媽媽跟阿姨還一起去跟阿嬤吃晚餐,飯後輕鬆的坐在客廳誇讚阿嬤的好皮膚跟一頭烏黑的頭髮,這是那天她的兩個女兒突然發現的。沒想到,第一次兩個愛鬥的女兒不約而同的發現與讚美,竟也是最後一次。

流著滿臉淚水的雙眼,盯著好端端的軀體,被推進火爐,爐門關上的剎那,心裡突然一涼:這下阿嬤真的沒了。一個多小時後,廣播喊著阿嬤的名字,我們圍了過去:已是一堆白骨。

記得十三年前爸爸送進去時,出來還看得出人型,今天完全看不出阿嬤的身軀,尤其頭部只剩下很少的碎片。檢骨師解釋,以前只用六百度來燒,現在是一千兩百度高溫,而且推出來前,都會先處理篩選過,所以大約剩下骨灰甕的半甕而已。以前完整人型的白骨,還要用工具來壓擠,否則一個甕子會放不下。

不管一生經歷是苦是樂,不管生前勇健還是病痛纏身,在一千兩百度的高溫下,都一樣:終究,塵歸塵,土歸土。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1.  2003.04.07., Mon.   阿嬤走了

親愛的阿嬤:

請您安心的去上帝那裡,我會好好聽您的話。

雖然再也不會接到您一通通關心的電話,

雖然不會做菜時,不能再打電話向您求救,

雖然.......,

阿嬤!

1969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20.  2003.02.21., Fri.    改朝換代

為了讓屋子裡有點生命力,生平頭一遭學著照顧自己以外的生物。白苧載我去建國花市挑了幾株長綠植物回來養維也納的Claudia也教我要「多跟它們說話」。奇怪的是,星期天才買回來的,星期三就發現高約150cm的馬拉巴栗上,開始長黃色的斑點,有的開始像被蟲咬的樣子,一個洞一個洞的。噴了一些防蟲劑,也不見效,今早起來,卻好像更嚴重,幾乎表面的葉子都染上了黃斑,上網查也查不到相關的病蟲資料,大多認為馬拉巴栗很好養...等等。這情形好像我的小孩生病一樣,還是趕快請賣我這顆樹的老闆撥空來看一下。老闆看了說,這沒什麼,不是生病,只是換環境後的不適應。它們不會好起來,也不會再壞下去,就這樣子。等新葉子長出來,蓋過這些老葉子就好了。

這讓我想到「改朝換代」的情形。我想要好好的愛它們,它們卻「無法適應」。Claudia要我多跟它們說話,每天早上起來,我會去打開窗簾,順便跟它們道早安,要說什麼呢?要這些老葉子「趕快去死」,新葉子快快長大?好像有點殘忍。不過時代變遷就是這麼現實的事,就算我一開始想要好好愛它,如果它們一再不適應,即便有再大的愛心,可能也於事無補罷。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9.  2003.02.17., Mon.    賣頭髮抵房貸

情人節那天突然很想把頭髮剪短,廿多年沒有留那種「耳 下一公分」的髮型,很想試試。

走進美容院,洗頭的小妹妹直說:「好不容易留那麼長,為什麼要剪,好可惜喔!」
美容師替我回答:「有什麼好可惜的,再留就有啦!」

ㄎㄚ_ㄘㄚ_幾下,髮落一地了。

「妳留了多久了?」洗頭小妹妹又問。
「這次大概五年多吧!」我答。
「唉!一個女人有幾個五年呢?」洗頭小妹妹說。
「@#$%^&~~~」

回到家,電話裡跟朋友形容剪下的長髮有紮成辮子留下來,天生自然的深咖啡色,又亮又美。
「妳該不會想賣頭髮來繳房貸吧?」朋友問。
「@#$%^&~~~」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8.  2003.01.25., Sat.    旅行資料

搬家最大的優點就是可以清理掉一些長久以來根本用不到的"垃圾"。六趟3.5噸的車子來回載來的150箱書,其中不乏回來五年都還沒有拆過的箱子。這次好好的清了一下,包括碩博士論文的所有各版校對稿(整整齊齊的依日期排序,我都忘了這些還留著,留著做什麼?定稿都老早躺在維也納國家圖書館裡了),還有七大箱滿滿的過去從歐洲各地帶回的旅行資料。它們跟著我的行李,輾轉在箱子裡陳睡了五年。雖然短期間內不會再搬家了,不過也實在沒有地方可以安置它們,終於"良心發現",決定好好處置一下它們的未來。按照城市或國家,一袋袋的裝著每一次奔走的回憶,一次又一次捨不得丟的大小資料,從地圖到筆記,有導遊書,也有訂房訂車的往來通訊。

年輕真好!出門一趟,從辦簽證,索取各式各樣的資訊,到訂房劃位,這些在臺灣拿錢丟給旅行社去辦的雜事,在歐洲都自己親自辦的。下雪天的清晨五點站在德國大使館門口跟一堆東歐難民排好幾小時的隊,為的是辦一張進出德國的簽證。在那一刻會覺得當"臺灣人"真好,因為"臺灣人"只要填一張表,等一天就可以拿到簽證;可是"中國人"要填兩張表,等上一個星期才能知道簽證會不會下來。在那一刻我會特別指護照上Taipei的字眼給門口管制出入的警衛看,表示我不是"中國"來的,而是"臺灣"來的,只要一張表就可以了。

從維也納到柏林,搭夜車十三小時,晚上七點上車,搭過睡舖車,也搭過臥舖車,穿過捷克,隔天早上就到了。從維也納到波昂要十八小時,到羅馬二,三十小時不等,要看走的是那條路線。不過去了三次巴黎都是搭機去的,還沒試過搭火車的滋味,要在火車上待一天多,想必不好受。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去荷比盧的規劃圖。用各色原子筆劃的路線,公里數,火車路線圖。每一次都這樣精心規劃的行程,當時真的很有心!這些東西現在都不用了,網路上多的是資訊,不必再自己這麼"命苦"的設計。這些都可以丟掉了。去年暑假回奧地利跟英國就是很好的經驗,時空都變了,留它們做什麼呢?

我想,這一刻丟掉的,除了資料,應該還有一份不捨,一份隨著年輕歲月流逝的依依不捨!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7.  2003.01.22., Wed.    Chi-bi Maruko

搬來新店第三天,今天第四臺來接線,晚上終於又可以看卡通了。六點一到,馬上到處找我的櫻桃小丸子」 ,可是轉來轉去都找不到。以前在石牌看的是第36臺,現在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輾轉上網查,才查到在「中天資訊臺」 。「大新店」 的中天資訊臺」 在最後一個頻道--終於在第102臺找到我的小丸子了,可是也找了半小時,還好前兩星期開始延長為一小時的節目,至少還有半小時可看。最可愛的是每半小時的第10分鐘會出來一段:
ㄨ_ㄉㄚ_ㄉㄚ,ㄨ_ㄉㄚ_ㄉㄚ,
ㄨ_ㄉㄚ_ㄨ_ㄉㄚ_ㄉㄚ_,
ㄨ_ㄉㄚ_ㄨ_ㄉㄚ,ㄉㄚ_ㄉㄚ。

(後記:這篇感想刊出不久,這段ㄨ_ㄉㄚ_ㄉㄚ就不再出現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6.  2002.12.14., Sat.    Lisi

 

今年七月十四日(星期日)回到四年半不見的維也納,幾個當年的好友很興奮的從各地來相聚,酒足飯飽,約好星期五去Lisi家。 隔天星期一Claudia打電話說,Lisi胃痛去醫院身體檢查,檢查後醫生就不讓她出院,所以星期五的約取消了。

一星期後Lisi開刀,拿掉子宮--子宮癌第三期。她小我兩歲,未婚。我跟Claudia都為她開刀後的心理復健擔心。 剛從丹麥回來的她,星期日還跟我們快快樂樂的去多瑙運河邊聊的盡興,她以為只是胃腸的小毛病,根本沒想到這麼嚴重!

今天清晨六點半電話響了。是Claudia從維也納打的,心裡有不祥的預感。果真:Lisi昨天下午(12/13)病逝。今年夏天七月的一別,成了訣別!
 

1998.03.25,臨別餐會(右起第四,紅衣)

2002.07.14 維也納,當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已經病重。

1998.03.13,幫忙我打包150箱行李(綠衣)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5.  2002.09.01., Sun.    老劇院的夏天

在歐洲遊走了一個月,最後決定在倫敦休息一個星期,真正的休息,什麼也不做。

來過倫敦這麼多次,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悠閒。以前都是跑檔案館,泡圖書館,這次選在晚上泡劇院當戲棍。看了幾齣學生時代買不起票的音樂劇。這次在蘇格蘭的幾星期中,最熱的氣溫不過是攝氏19度。下來倫敦就熱多了,在30度高溫下的老劇院裡,沒有空調,汗流浹背。劇院索性也以送紙扇,中場休息馬上進場叫賣冰水霜淇淋等等,做為因應之道。三百年悠久歷史的老劇院,前兩個世紀剛有暖氣設備時,應該也有一段更新設備的調適期。

歐洲這些年越來越熱,別說冷氣,前幾年電扇都還很稀有。這幾年電器行開始大賣起電扇來。今年六月維也納曾有35度高溫的紀錄,六月的音樂廳一向有很多維也納音樂季的精采活動,試想,大家穿西裝打領帶,擠在沒有空調設備,舖了地毯,木頭地板的維也納音樂廳裡,到底能靜坐多久?

看來他們也離裝冷氣的日子不遠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4.  2002.07.07., Sun.     湯 & 山頂

中午喝湯時特別注意到了:
浮在湯面的大多是比較輕的,尤其是[油]。而真正的[料]在湯裡,是不容易浮出湯面的。
在人生舞臺上想扮演[油]或是[料]的腳色,端看個人了。

*    *    *    *    *    *    *

最近在準備去蘇格蘭高地的資料,無意間看到1991年跟Jeunesse Chor到Innsbruck演唱時的手記。
當時從阿爾卑斯山頂向下眺望,留下了這麼段記載:

人不能永遠活在山頂,在高處雖然看得到全面,卻看不清山腳下的世界。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3.  2002.06.19., Wed.     請求原諒

昨天收到一個學生的書面報告,那個班的書面報告早在6/3就在課堂上繳交了,她是昨天放在系辦我的Box中的。上面還附了一封情文並茂的長信,開頭這麼寫的:

給老師:
江玉玲老師您好。我是您通識的學生某某某。........(接下來解釋她何以缺席,何以遲交報告的理由,請求我原諒她,滿滿A4一整頁,最後還附上手機號碼,要我有疑問再打電話給她)。

看到署名時覺得對這個名子很陌生。回來查了一下,她根本不是我班上的學生,而是系上另一位老師同名通識課的學生。這個學生不只缺課,遲交作業,甚至連上誰的課都搞不清楚(據聞,那位老師的學期成績已經交出去了)。於是我回了封信:

親愛的某某某同學:
我原諒妳了!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2.  2002.06.15., Sat.     數位廣播DAB

無意間發現中廣去年成立的[數位廣播](DAB,Digital Audio Broadcasting)。它分成[流行網],[音樂網]跟[新聞網]三種。而[音樂網]之下又區隔成[熱門網 Top DAB,與收音機同步 FM 96.3(臺北)]跟[古典網 Classical DAB,只有Wave Radio線上收聽才有]。於是它的[古典網]漸漸取代了原先設定的[臺北愛樂],成了我電腦的背景音樂。

十多年前在[講義雜誌]上班時,有一陣子公司搬到兄弟飯店隔壁的大樓,新裝潢好的辦公室在各室裝設了音箱,隨時播放[中廣音樂網]的音樂。雖然是輕音樂或流行樂(大多是器樂曲,鮮少人聲),沒有播音員的頻道,記憶中,感覺很好。

在維也納聽古典音樂電臺時,喜歡它沒有太多話。我是個需要自我思考空間的聆樂者,播音員的意識主導常會讓我的聆賞受到干擾。可能因為這個緣故,回來五年了,竟很少聽[臺北愛樂]的節目,有時覺得播音員"有點吵"。我喜歡[古典網]那種"只聽音樂不聽話"的感覺。

有關[數位廣播DAB]可以參考李蝶菲的一系列介紹:http://www.bcc.com.tw/events/dabmusic/t1.htm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1.  2002.04.20., Sat.     轉檔

最近找到很多不同的聲音檔,希望能將它們互轉使用,於是整理出下列好用的轉檔工具:

 

原始檔

→ 

目標檔

 

使用轉檔軟體

 

.ra

 →   

.wav

 

Wisencroft Ripper(限次)

 

mp3

→ 

.wav

 

mp3 Decoder 或 cdex

 

.mid

→ 

.wav

 

Cold Wave

 

.wma或.mpga

→ 

.wav

 

GoldWave

 

.cd

→ 

.wav

 

Cd2wav32

 

.cda或.wav

→ 

mp3

 

Cd2wav32

 

.wav

→ 

mp3

 

cdex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10.  2002.04.06., Sat.     快到了

記憶中初夏的維也納就像臺灣現在的天氣一樣,舒適怡人。我在Alsergrund(第九區別名)住了九年多,常跟同宿舍的室友們,下午乘著徐徐微風,從宿舍巷口搭D號電車到北邊Doebling(第十九區別名),在底站Nussdorf下車後,沿Beethovengang(貝多芬小徑)溯溪步行,順勢爬過葡萄園遍佈的半山腰,攀上卡倫山(Kahlenberg)一覽維也納黃昏全景,然後搭38路電車回宿舍煮晚飯。

Beethovengang是當年貝多芬做田園交響曲的「遺跡」。雖然當年那條「Bach」現在只能用「水溝」來形容,不過,依舊是樹蔭鳥語、溪水潺潺。

有一回跟Birgit又去Beethovengang散步。
在林子裡爬著爬著,又累又喘,看到面對面下來一個小朋友,手上拿著一支ㄅㄚˇㄅㄨ。
看著他手上的ㄅㄚˇㄅㄨ,我跟Birgit說:山頂快到了。
Birgit馬上接著,對ㄚ!妳是說他的冰才剛開始吃。

當時的感覺很深刻--她知道我心裡想的(按:山頂才有賣冰的小店)。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9.  2002.03.30., Sat.     Birgit und Yuring

 

今天是Birgit生日:Schatzi,Schoenen Geburtstag!

和Birgit認識有十年了,她來自奧地利南邊Kaernten省的鄉下,跟我同校(維也納大學),主修英美文學,副修義大利文跟法文。1992年2月1日,Wiener Jeunesse-Chor在Konzerthaus的演出中,與 景仰已久的花腔女高音Edita Gruberova合作演出Vincenzo Bellini的歌劇"Beatrice di Tenda"。因與當時同住宿舍剛進大學的Birgit分享心得,自此結緣。也因為這段友誼,深刻體會什麼是"感情無國界"。

2001年7月,她在拿到博士學位後一個星期結婚了,嫁給1995年在火車上認識的義大利人Claudio。

1994.06.13     Disneyland, Paris

一路上我們聽到身後有人說:
''看!前面那兩個日本人跟德國人"。

在一片反納粹聲浪中,
嚇壞了既非日本人亦非德國人的我們。

1994.04.22  於維也納宿舍


1994.05.23   Weissen See/Kaernten (Oesterreich)與Birgit全家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8.  2001.12.23., Sun.     聖誕「快樂」?      

景一:

1)總統府前今年第一次放了一顆聖誕樹,

  紐約的聖誕樹點燈時,也成為各新聞臺的播報重點。

 

2)這幾星期去雙連郵局領信件時,

  在雙連捷運站的Information前看到一塊被聖誕紅圍住的牆腳,

  中間一顆半人高的聖誕樹,好像在"供奉"聖誕樹一樣,

  上面用燈飾寫著:Merrry X'mas!

 

3)走在臺泥對面的人行道上,遠遠的也看見雙連大樓前高高聳立的聖誕樹。

 

腦子裡浮現一個念頭:聖誕樹跟耶穌誕生有什麼關係?

 

* * * * * * *

景二:

每當聖誕節來到,毋論基督徒與否,都會互相祝福:聖誕快樂!

聖誕節大家到底在"快樂"什麼?

 

記得幾年前,張思聰牧師從耶路撒冷寄卡片來,

敘述耶路撒冷跟西方世界大異其趣的聖誕情景:

街道冷清,大家都在家裡寧靜的過。

這也許是猶太人不相信耶穌是彌賽亞的緣故。

 

不過,有人出生來到世上要替我們這些罪人死,

我們反而"快樂"的開"慶祝晚會"!

這不就好比如果我是死囚,有人願意替我受刑,

我每年在那人生日時開Party為他慶生一樣?

 

有人替我受死,我該好好反省,應該感恩,而不是慶幸ㄚ!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7.  2001.09.11., Tue.      歷史的呈現方式

     因為接了國科會三年期的士林區藝文資源調查案,才有機會接觸到「地理資訊系統」﹙GIS﹚,後來才發現它的應用還蠻普遍的。這兩天又接到通知,要做「社會科學統計套裝軟體」(SPSS)講習,包括院長在內,文學院各系參與調查的28位老師,又要一起當「同學」了。有時想想,東吳那種「頂真」﹙ 臺語﹚的風氣還真的好可愛!

     之前做「臺北縣志藝文志」時使用土法煉鋼的田調方式,現在終於有了突破跟改進。對於我們這些文史哲出身的來說,比較棘手的是要學習如何將敘述性的資料「量化」,再從數據分析中提出客觀的評析。SPSS提供的是輔助數據評析的功能,GIS則是資料量化後的多樣化呈現。「寫史」未必非用之乎者也來表達不可!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6.  2001.09.07., Fri.      電腦課

昨天終於上完暑假的最後一堂電腦課,整本筆記簿也剛好寫到最後一頁,好有成就感!Keyboard敲慣了,現在連寫信大多是字打一打,簽了名寄出去,已經好久沒有寫字了。整個暑假總共上ㄌ120多小時,錢是砸出去ㄌ,可是事先並沒有規劃好,學了一個想學另一個才去報名,就這樣像滾雪球一樣越上越多,連續上了六個軟體,現在快開學了,很多東西要準備,才只好踩煞車。因為十多年前學過Lotus 1-2-3,因此Excel就在不知不覺中自己揣摩出一點心得,等到這次去上Access資料庫時,老師覺得我的程度沒有回頭把Excel複習一下很可惜,於是我又去報名上Excel——終於有系統的練了這套軟體。雖然大部分是Office系列,這些時數跟費用,已經差不多是MOUS認證課程三分之二的進度,如果有事先規劃,也許去上認證班的課。不過好處就是沒有考認證的壓力,學起來很愉快。長久以來作息都是阿爾卑斯山步調:十點就寢的「乖寶寶」,為了隔天可以問老師問題,有時候練到半夜十二點、一點還捨不得睡,好久沒熬夜了,好甘願!

當然也學到了另一堆心得,也是當初去上課的初衷之一:看看別人怎ㄇ當老師的,順便反省一下,自己當老師時,學生有何反應。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5.  2001.09.02., Sun.      Windows XP & Office XP

     這幾年電腦設備的更新速度實在很快。想想四年前在維也納寫論文時,還用的是Windows 3.1,四年下來,從Win95、Win98、Win98 SE、WinME、到現在的NT、2000,甚至明年可以預想的XP,平均一年更新一次!這還只是作業系統而已。應用軟體則從寫論文時的Ami Pro,到回臺灣後使用的Office 95、Office 97,到現在的Office 2000,計劃明年更新為Office XP。這種感覺好像玩車的人每年換車一樣,只是玩車貴得多了!手機不也是一樣嗎?從第一枝媽媽送我的小海豚﹙Motorora cd928﹚到最近買印表機中獎的Nokia 8250,要是真的追流行,幾乎是隔幾天就有新花樣。好在還沒開始玩PDA,如果再加上玩WAPI……很驚人的。
     這些追逐遊戲,都是暫時的啦!相信過不了五年,當現在技術上已經可行的「電腦、手機、PDA結為一體」成為一般市場時,應該會是另一番天下了吧?
     或者也不?看看音響吧,現在早已經是CD-RW/DVD/VCD/CD/Tape合為一體的時代了,還是有人想買LP唱盤,只不過它扛著「復古」之名,貴得多罷了!黑金剛大哥大現在不也是博物館裡的搶手貨?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4.  2001.08.29., Wed.      Play Keyboard

     從1984年開始碰電腦到現在,一直只是標準的User,在這個領域裡,彷彿只有敲鍵盤才是看家本領。當別人問我會不會play piano時,常發自內心的回答,我會play keyboard啦,只不過是Computer的keyboard罷了,不過卻是德文所謂的Blindschreibenㄛ﹙不看鍵盤打字﹚!在我們那年代裡,要從銘傳出來,這身功夫是必備的,有人就因為打字沒過無法畢業!那是累積了三年,一個禮拜七天,每天三小時以上練出來的。偏偏練琴就沒有這個毅力了。常常半夜聽到隔壁還有人在敲打字機,就知道那戶人家裡有讀銘傳的。現在這樣親切的聲音大概只有從Front Page裡的聲音檔才聽得到了——還要設定讓它「連續播放」才像。
     詩恩,是我在維也納的電腦師父,他可是在臺灣小學音樂班出身的。不過他打字也不必看鍵盤。記得他說他初學電腦時就告訴自己:要有骨氣!就這樣辛苦練出來的吧。
     在維也納上課時,有堂跟圖書館、檔案館實習相關的課。要去實習前,老師帶我們使用系上的那臺古董打字機,它可是價值連城的。它不是一般打字母、數字的打字機,而是一 臺「音符打字機」。舉凡各式音符、譜表記號都在鍵盤上,還可以套上不同顏色的色帶來打,打出來的譜表就是彩色的。這是在那音樂圖書館的目錄卡還沒有電腦化的時代,一個非常重要的道具。ㄛ!對了,去實習時有個令人難忘的場景可以在此敘述一下:
話說,全班在維也納瑪麗亞街「海頓修道院」的地窖裡實習。大家正分工合作,把自從十九世紀首演後就丟在地窖裡,塵封了一百多年的一堆堆分譜手稿整理出來,依照譜面的樂器別排列。有的同學負責除塵、有的人辨識手稿、有的則手擬目錄卡初稿、有的負責打字、……忙得不亦樂乎,偶而伴隨一兩聲斷續而清脆的打字機叮咚聲,聽得出是同學在練「一指神功」,大家平時花時間在play piano,壓根兒很少碰打字機。忽然一陣快速而急促的打字機敲擊聲傳出,所有在場的人瞬時把頭朝向聲源處注目:真不好意思,他們在看我啦!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3.  2001.08.21., Tues.      校園民歌

     晚飯後開始寫縣志的修正稿,這是件枯燥的瑣事。順手把新買的ABBA、Air Supply、「校園民歌」的CD放來聽。一首首的聽下去,偶而也跟著哼兩句。邊寫邊哼。這樣的場景好像回到國中、高中聯考前熬夜的光景。那時候案頭放著收音機,音樂從「歡樂今宵」的節目中流出,主持人好像叫做「藍青」的吧﹙不知道這節目現在還有沒有﹚?在半夜一兩點常伴我渡過無數模擬考前的夜晚。最近這些歌又回鍋了,有的以原音重製,有的則由新一輩的歌手翻唱,煞是熱鬧!Super Sunday請回潘安邦短訪,也勾起當年的回憶。
     前陣子不是流行孫燕姿的「天黑黑」ㄇ?現在又流行錦繡二重唱的「外婆的澎湖灣」。流行歌曲還真像極了流行服飾,風水輪流轉,轉來轉去。
     其實留在心中的不是這些歌,是當年聽這些歌時生活週遭的點點滴滴。父母輩們記憶中的「港都夜雨」、「河邊春夢」,我們這一輩的「恰似你的溫柔」、「你那好冷的小手」到新進的「都是月亮惹的禍」、「忠孝東路走九遍」或是「一個人的地老天荒」……。伴隨一首首留在記憶的,不就是這些歌流行當時的人、事、時、地、物ㄇ?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2.  2001.08.17., Fri.      木瓜事件

     一向不碰水果的人,最近在調腸胃,決定開始每天吃水果。吃了一星期的香蕉,昨天Miranda告訴我,一根香蕉約等於一碗飯的熱量,建議我改吃木瓜。今天去超市,看到木瓜三顆99元的招牌。我走了過去,挑了外包裝加了保麗龍網、而且還綠綠的兩顆,另一顆,我想今天就吃,所以選了個比較軟、比較黃、沒有加網包裝、大小差不多,卻比較圓的,三顆一起裝在塑膠袋裡。
     回到家看看發票,上面竟然沒有標價99元的項目,我想我是被唬了。外面烈日當空,已經一身汗了,算了吧!
      晚飯後,想把那顆比較軟的切來吃。生平第一次切木瓜。很奇怪,看別人端出來的木瓜都四四方方有稜有角的,我卻怎ㄇ切都水水的,中間還有一顆很大的子。好不容易把子去掉,湯湯水水的切出來,邊看電視邊吃。根據過去的經驗,木瓜都有個味道,今晚這顆沒有那個味道,還出奇的甜,心想,這是生平吃到最甜的木瓜。不過還是越想越不對,卻說不出來哪裡不對。
      吃了半盤後才想出來:ㄛ!原來這顆軟軟的不是木瓜,它是芒果。
      我挑了兩顆木瓜加一顆芒果,難怪沒有99元的帳。印象中的芒果是小小、紅紅的ㄚ,怎ㄇ兩個長這ㄇ像……,好白癡ㄛ!

Top     下一篇     回玉玲網首頁

 

 

 

 

 

 


 

001.  2001.08.12., Sun.      歷史音樂學的末日

回臺灣的第四個暑假。第一個暑假忙搬家,第二個暑假學開車,第三個暑假忙縣政府的案子,這個暑假去補習班上課當學生﹙預計整個暑假要上120小時的課﹚。三年半沒有當學生了,學的又是跟工作不太相關的東西,感覺很新鮮、卻很踏實。很珍惜再度在 臺下當學生、聽課、寫筆記的福氣!以前在國外上課時,總覺得能用母語上課很幸福,體會較深切。雖然在最後第十個年頭用德語上課時,已經可以參與大部分所謂「奧國式」的幽默了,不過那終究不是自己的文化!浮在半空中的虛無飄邈,讓我想趕快回來,找回那份歸屬感。

這兩天看到我指導教授Prof. Dr. Manfred Angerer下學期一門課的標題跟簡介,覺得很有意思,在同儕中,他開的課一直很前衛,這也是為什麼我的「臺灣聖詩」可以破天荒的在他門下做為「歷史音樂學」議題來研究的緣故吧。現在就將他這門課的課程大綱簡譯如下:


歷史音樂學的末日?
—歷史編纂學與文化學理論—
http://www.univie.ac.at/strv-musikwissenschaft/KoVo_WS_2001/Haupt.html
Manfred Angerer

     「歷史音樂學」是西方音樂史上追求「偉大的大師作品」那個時代的中樞學門 [按:維也納音樂學創系百年來的傳統上,「偉大的大師作品」僅針對「西方古典音樂」而言,Dr. Angerer在此有諷刺的意味] ,長久以來一直屬於大學院校的一門學科。這並不代表這時期的音樂史研究都放在「偉大的大師作品」上:這期間也有許多關於洗禮名冊、出版社通信往來的調查,宮廷音樂家的薪水、布拉姆斯抄譜師傅的成品、巴赫的眼鏡或貝多芬的助聽器等等的研究,這些研究直接或間接的因著與古典音樂的大傳統相關,而在大專院校獲得學位的肯定。
      近十年來由於相關學門的變動,音樂學本身的研究與過去有很大的不同。這些原本透過歷史關聯而身價高漲,一向認為理所當然、又被視為特殊階級的音樂大師作品,將因為傳統規範的瓦解,不再那樣高不可攀!有兩個很基本的課題,會將音樂史的研究分成舊式與新式之別:

1.一是將音樂史的研究,以傳統教育及教條式的教育做對象,重新審查﹙檢查音樂作品與音樂活動產生時的人、事、時、地、物之間的關聯,它們是依據何種作用、何種意義來下筆的﹚。

2.其次,探討這些音樂的前後關聯性,它們是在何種特殊情境下產生的?是那些思緒特質及社會經驗鑄成它並將它展現出來?

      這些新的徵兆跟課題,無疑是在研究歷史音樂學的傳統題材時所要注意的,甚至部分還得做徹底的改變。這令人不禁懷疑,「"偉大的大師作品"是音樂研究的中樞」這句話到底還存不存在?這難道不是意味著"偉大的大師作品"本身[定義]結構的垮 臺?我們今天從事音樂史研究,所期待的是什麼?從前認為是以西方音樂的知識跟發展,來增進人們對音樂作品的認知與了解,現在呢?這個觀點早就被視為是時代[偏差]與階級[觀念]的理論,讓思想家們給看穿,而完全否決了!「這樣的」音樂史本身,透過對「歐洲中心主義」的批判,過去 [西洋音樂史] 被刻意塑造成的領導認知,而合力締造的音樂史研究觀念,已經令人產生質疑,甚至是陳腐而過時的概念了。

 

     上述所遭遇到的問題,勢必無法在我們這堂課裡徹底的解決。不過可能是個起點,可以針對目前「歷史音樂學」的主題範圍加以討論,重新議題,也許﹙百年後﹚對現狀會有所改進。

P. S.
在Dr. Angerer所列的書單裡,有一本值得注意的新書:<<
音樂學—是一門遲來的學科?>>
Anselm Gerhard﹙Hg.﹚,
Musikwissenschaft - eine verspaetete Disziplin?, Stuttgart/Weimar 2000.

這篇簡介的內容,一直也是我心中的吶喊。這是歐洲人在面對他們傳統沙文主義思想時,一個比較保守的反省,他意識到了。而我,一個「不是歐洲人」,原本就把這些看法視為理所當然的:誰說「歷史音樂學」只能用在西洋古典音樂上?難道「非西洋古典音樂」就沒有歷史,就不能以歷史方法來討論?或者「西洋古典音樂」真的高貴到只能用歷史方法來探究?

Dr. Angerer帶了我六年,不只是碩、博士論文指導,在維也納艱困的生活及精神壓力下,也一直是我背後的支柱。回 臺灣的前幾天﹙1998.03.22﹚,依依不捨的去他家跟他告別,他還模擬了我未來的前景。他說依他這些年來對我的認識,我應該會像他:不甘於一輩子當錄音機的。後來他女朋友告訴我,他教了十五年的書,開過一百多種課,沒有一門課是重覆的!
 

 Top    回玉玲網首頁